国内新闻翻译

苏东亮:寒冬来临,国际粮食生产的一些变化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苏东亮】

2021年进博会如期举办,在疫情和经济压力下,粮食安全问题又成了关注焦点。

世界粮食市场在此前的几十年里,除了2008年的短暂风波可以说基本上价格平稳,相对风平浪静。但过去一年中,玉米、大豆、小麦的全球价格分别增长了83%、56%和33%。近日,国内部分地区也出现了抢购风潮,再次让大家对粮食安全问题产生焦虑。

疫情对世界部分地区的粮食生产和运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但随着气候变化与资源退化,世界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进入一个粮食供不应求的时代。中国人不会挨饿,但未来十年中国是否将为粮食付出比现在高出数倍的价格呢?

环境负荷压力、水资源枯竭、碳中和等等问题叠加在一起,中国在守好红线,确保水稻、小麦等主粮自给自足的同时,也需要从巨头把持的国际市场上进口油菜籽等各种作物作为补充,毕竟人不能只“干饭”。那么如何来辨识当前国际上的粮食生产及市场变动的趋势,做好进口工作呢?

这是一个很庞大又敏感的话题,笔者只是一个参加过进博会的加拿大小粮商,在进博会再次召开之际,希望能基于自己的观察和大家探讨这些问题,提供一些信息供大家参考,是否正确还请朋友们自行评判。

绿地农业参加第三届进博会

不堪负荷的星球

粮食需求的增长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人口的增长,二是饮食肉食化。世界人口在1800年只有大约10亿,1930年达到20亿,1974年达到40亿,2020年达到78亿。

这78亿人口中约65亿都是发展中国家的。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饮食习惯趋向肉食化,消耗更多的鸡鸭猪牛羊等肉类。生产肉类,一般需要消耗数倍重量的粮食。比例较高的是牛肉,一般需要7公斤粮食才能生产出1公斤牛肉。比例较低的是鸡肉,一般需要2公斤粮食就能生产出1公斤鸡肉。肉食化大大地增加了粮食的需求。

到2020年为止,过去几十年总体上世界粮食供需平衡,虽然人均耕地已经从1961年的1.45公顷下降到2018年的0.63公顷,但世界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粮食危机,主要可以归因于几个方面:一是科技的提升(种子、农药、化肥、灌溉等)大大增加了单位面积耕地的产出;二是耕地面积的增加;三是资源的过度利用,这和前两项也相关,比如过度使用农药、化肥,耕地面积增加往往是毁林造田得来的,以及过度使用地下水等等。

展望未来30年,世界粮食的需求还将继续增长。人口预测将在2050年增长至90亿到100亿。饮食肉食化的趋势也将继续攀升。虽然过去三十年中国人均肉类消耗已经大大增加,但仍然只有美国的一半。其他发展中国家也将因变得富裕而增加肉食。

我们当然不能剥夺部分人类的“吃肉权”,必须在肉食增加的背景下考虑粮食问题。也就是说,到2050年粮食总体还得增长30-50%才能满足需求。

但从粮食供应的角度来看就不容乐观。单位耕地面积产出的增长已经大大减缓,世界耕地总面积的增长也已经基本耗尽。地球大约一半的土地已经用于农业,可拓展空间已经极其有限。八年前笔者刚到加拿大的粮仓萨省时,休耕土地随处可见,现在已经基本消失。过度使用的资源难以持续,相反这些资源的产出将减少。

不要以为不堪负荷只是发展中国家的问题,发达国家问题也相当严重。预计发达国家的农业用地在2050年将减少五千万公顷。美国最肥沃的“玉米带”三分之一土地的顶层土壤已经完全消失。由于农药的过分使用,澳大利亚的一些农地只能长期罢耕。

美国一些山顶较浅的土壤表明,表层土壤已经侵蚀下坡。来源:美国史密森尼 (Smithsonian)

这里需要提醒的是:笔者并非说世界马上就将进入粮食供不应求的状态,挨饿人口马上就会大大增加。相反,世界粮食增长的潜力依然不低,但增产可能得以粮价的攀升为前提,而且增产也需要时间。

水资源枯竭

更加麻烦的是,全球变暖和水资源耗尽为粮食供应带来难以预测的风险。气候变化可以说是未来影响粮食供给最重要也是最不可预测的因素,我们离下一次粮食危机可能只差一场大水灾、大旱灾、或大虫灾。

而全球变暖导致降水结构变化,出现水旱灾害的可能性更大了。水资源的重新分布也已经改变了农业。

笔者曾请萨省畜牧业协会主席给自己上课。萨省的畜牧业中心以前在西南部,但目前已转移到东部,主要原因就是水资源。

一头牛一天大约需要饮用一百公斤的水,所需的土地因土地质量不同大约是每头牛20到200亩不等。但一些地区降雨量减少,也降低了牧草的生长量。由于水资源逐渐短缺,同样土地能承载的牛的数量逐渐下降。

在过去20年牛肉价格涨了两倍,但美国牛肉生产量却下降了,不是美国牧场主不想养更多的牛,而是美国养牛资源的负担已经到了极限。

减少土地使用量的方法可以改用谷物而不是牧草来喂养,尤其是养牛后期的育肥,但谷物就不适用于奶牛,因为产奶量会大大下降。

经常有国内朋友找我咨询萨省的苜蓿草。苜蓿草是奶牛的主要饲料,要提高它的蛋白质含量,降雨量或者灌溉水量就一定要充足。进口苜蓿草的本质其实就是进口水资源。

美国苜蓿干草生产;按县收获亩。来源:美国农业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