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中国病死率仅澳大利亚1/63,澳媒发现“坚持新冠清零”政策好处


(观察者网讯)“中国新冠疫情数据透露出一项非凡表现:死亡率是澳大利亚的63分之1。”当地时间11月6日,澳媒在计算中国过去18个月的疫情数据后承认,这将凸显全球最严格“零容忍”防疫政策的好处,具体包括严格的入境管理,迅速采取行动遏制小规模疫情等。

在此之前,一些外媒文章报道新加坡、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已经放弃“新冠清零”策略,同时极为刻意地渲染中国是唯一坚持这一方向的国家。而在短短一个月,新加坡的确诊病例就超过了此前总和,死亡病例则翻了近3倍。

11月2日,钟南山院士就中国防疫政策的可持续性表示,零容忍或者零传播是不得已而为之。目前病死率从全世界来看的话是2%左右,还是不能够容忍这么高的病死率。在目前的情况下,相较于感染后再治疗,中国采取的“零传播政策”并非成本过高,而是一种低成本的做法。

新加坡的13分之1,澳大利亚的63分之1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11月6日报道称,中国统计的几乎所有新冠死亡病例都在2020年4月17日之前。

当天,国家卫健委通报指出,根据武汉订正结果,截至2020年4月16日24时,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死亡病例4632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2692例。境外输入累计确诊病例1549例。

文章继续说道,“在此后的18个月里,中国报告了超过14886例新冠确诊病例,其中只有4人死亡。另外,还有8800多例无症状感染者。如果数据准确,这意味着过去18个月,中国的新冠病死率为0.016%,新加坡(0.2%)比这高12倍,澳大利亚比这高62倍。”

根据新加坡卫生部截至11月5日更新的数据,新加坡累计报告212745例新冠病例,死亡468人。


根据澳大利亚卫生部截至11月5日更新数据,澳大利亚累计报告177393例新冠病例,死亡1795人。

据观察者网核实,0.016%这一数字,是澳媒文章所列中国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总体病死率情况。

而事实上,考虑到“无症状转为确诊病例”的情况发生,国家卫健委通常通报“尚在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病例数,而非“累计无症状感染者”病例数。

根据澳媒文章发布前的国家卫健委最新公开数据,截至11月4日24时,31省份累计死亡病例4636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97605例。境外输入累计确诊病例9697例,无死亡病例。

所以,自2020年4月17日起,中国累计报告新增境外输入及本土确诊病例23061例,新增死亡病例4人,病死率约为0.017%。如果加上无症状感染者,这一数字将会更低。

中国新冠死亡病例数“低得出奇”?澳媒专家:可信

在澳媒关注中国疫情数据之时,美国彭博社等一些媒体接连发文称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认清了德尔塔变异毒株的现实”,放弃“清零”政策,并带节奏称散发疫情“挑战中国‘清零’策略”。

CNN也渲染、质疑“清零”策略的可持续性。它称,与西方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的新增病例数似乎很少,许多西方国家每天仍在报告数万病例。但对一直坚持“新冠清零”的中国来说,已经算很多。

澳媒也提到,许多亚太邻国已经放弃了“清零”策略。

但澳媒一边质疑“中国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低得出奇。我们能相信这些数字吗”;一边承认,低死亡率将凸显全球最严格“零容忍”政策的好处

在过去18个月里,中国也有一些散发的疫情,但几乎没有死亡记录。据不完全统计,近几周的疫情已经波及河北、甘肃、内蒙古等19省份,但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死亡病例数仍保持在4636人。

而许多专家告诉澳媒,低死亡率是可信的。

一种说法是,自境内暴发的第一波疫情被控制以来,中国的绝大多数病例都是境外输入。进行国际旅行的人,可能比那些最容易患严重疾病的人更年轻、更健康。

香港大学传染病专家高本恩(Ben Cowling)解释说:“病死率随年龄的不同而有很大差异。如果有1000例儿童或年轻人感染,不会有人死亡。”

另外,北京一家医院的肺部疾病医生告诉澳媒,新冠检测和尽早发现病例可能是预防死亡的关键因素:“其他国家没有像中国那样,以同样速度和规模进行新冠检测的能力。这意味着在非常早的阶段就发现感染,很快进行医疗干预。”

此外,中国对疫情的快速反应可能会预防病例的死亡。

高本恩说,中国防疫的最大不同在于社区传播:“一旦病毒进入社区并开始传播,你就会发现人们病得很重,进入重症监护室,甚至死亡。”

“由于疫情暴发时必须进行病毒检测,中国往往能统计到‘在世界其他地区永远不会被发现’的许多轻症或无症状感染者。

他认为,统计到那些轻症病例,会推高病例总数,从而得出更低的病死率。

有人质疑中国新冠死亡病例统计的完整性,但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认为,地方卫生部门不太可能伪造死亡证明:“政府确实有动机为其防疫努力描绘一幅美好的画面,但我认为蓄意掩盖病例是不可能的。”

中国现在有超过80%的人口接种了疫苗,这也将是低死亡率的一个因素。”

11月2日,钟南山院士就中国防疫政策的可持续性表示,零容忍或者零传播,这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因为它的传播太迅速,而且它的复制指数太高了。而且现在看起来,尽管有疫苗,病死率从全世界来看的话是2%左右,还是不能够容忍这么高的病死率,所以现在采用零传播的政策。的确成本是比较高的,但是比起你不管它、放开它,成本就更高。因为现在也有一些国家尽管还有一些小量的传播,但是他们就决定采用全部放开的办法,那么最近这两个月出现大量的感染又要开始收缩,那么这一来一回带来的成本的代价是更大,对于市民、对社会的心理影响也是更大。

“所以中国是采用逐步放开,但现在总的一个政策还是零容忍的政策,这个我可以叫它持续性的零感染、零传播,而不是绝对性的零传播。只要它一出现,就采用刚才我讲的这些办法,能够把它控制在很小的范围,而且把它控制住。”

“那么这个(政策)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持续多长时间那有赖于世界、各地,看看全世界对它的防控情况,因为中国做得再好,只要是有开放、有输入的话肯定还会有传播。所以目前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零传播战略并不是成本过高,而是比较低成本的一个做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