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俄白签署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两国合并”要来了吗?


【文/观察者网 刘骞】

当地时间11月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通过视频会议,共同签署了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等一系列文件。两国领导人强调,将共同维护历史精神价值,共同抵御外部力量干预两国内政。

消息一经传出,关于“俄白合并”、“再造苏联”等种种议论纷纷出现。

普京在会议上表示,建立联盟国家不仅意味着经济上的一体化,双方还将在包括政治和国防在内的所有其他领域加强协调。卢卡申科也表示,一体化法令的签署标志着俄白两国在建立联盟国家的道路上又迈出重要一步,俄白联盟正变得更加强大。

似乎两位元首的表态也与炒作言论暗合。但实际的情形如何呢?我们真的能够见证一个统一的俄白联邦的出现吗?

对此,中国社科院助理研究员刘丹指出,虽然“俄白联盟国家”已成立二十年,但由于俄白两国在政治、经济一体化等方面存在原则性分歧,最终完成的项目不多,成果寥寥。

哈尔滨工程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学者原泉表示,俄白两国之间的“走近”是一种国家关系的走近,白俄罗斯有着明确的国家认同和民族意识,“俄白合并”至少在普京和卢卡申科在位期间不会实现。

普京与卢卡申科  图自克里姆林宫网

“俄白联盟国家”坎坷20年

实际上,俄白签署文件中的“联盟国家”并不是一个新事物。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1996年,彼时处在经济动荡、政局不稳情形下的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就推动建立了“俄白共同体”。1997年,两国签署《俄罗斯与白俄罗斯联盟条约》,“俄白共同体”升级为“俄白联盟”。

1999年12月,俄白两国在莫斯科签订《建立联盟国家》条约,“俄白联盟国家”正式成立。根据该条约,两国将在主权平等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新的国家,两国将进行全面一体化,甚至将拥有共同的宪法。

不过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俄白联盟国家”的发展远没有那么顺利。

对此,中国社科院助理研究员刘丹在《“俄白联盟国家”20年历史嬗变和发展趋势》一文中曾精辟地总结道,“在白俄罗斯政治阶层中有两种永恒的倾向不断挣扎:一方面希望俄罗斯提供全面和无私的援助;另一方面不希望失去民族独立”。

因此,在政治一体化方面,两国预期的“共同宪法”始终没有达成。在2002年9月,普京曾向卢卡申科提出过联盟国家的三种政治方案:完全合并、欧盟模式、俄白联盟国家条约模式。普京倾向于前两种,其中“完全合并”是希望白俄作为7个行政区完全并入俄罗斯,而卢卡申科坚持国家主权独立,只肯考虑第三种方案。

在货币一体化方面,根据签订协议,两国原本计划到2005年将俄罗斯卢布作为唯一货币在两国流通,发行中心设在莫斯科,但后来卢卡申科担忧货币一体化影响主权独立,将该计划冻结。实际上,白俄罗斯方面更倾向于建立超国家的货币发行中心,由双方央行共管。然而俄白两国至今未就这一问题达成共识。

哈尔滨工程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学者原泉在《俄白走向统一?恐怕正相反吧》一文中也指出,2000年以来,普京的强硬政策一定程度上威胁到了白俄罗斯的国家自主性,日益引起包括卢卡申科在内的白俄罗斯人的不满。

因此在近几年,不论是在政治上,还是文化生活上,白俄罗斯都有意凸显与俄罗斯的差别。比如,加强白俄罗斯语教育,卢卡申科在庆祝胜利日时罕见用白俄罗斯语演讲;比如,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中,卢卡申科公开支持乌克兰政府;比如,在2018年,白俄罗斯驻中国使馆将该国中文译名改为“白罗斯”。

此外,再加上俄白两国在能源问题上存在利益纷争,而且白俄罗斯为保持外交政策的灵活性,曾尝试与西方国家关系正常化。种种因素最终导致,俄白两国虽然已签约20年,但成果寥寥,“俄白联盟国家”至今仍在构建当中。

白俄罗斯需要斯支持

那既然如此,俄白两国为何又时隔多年再度重启“联盟国家”方案呢?

原泉对观察者网表示,首先就是,今年以来,白俄罗斯的国内外环境并不安宁,在“迫降客机”事件之后,面对西方国家的制裁胁迫,白俄罗斯客观上有加深俄白关系、扩展白俄国际空间的需要。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今年5月23日,一架从希腊飞往立陶宛的客机紧急降落于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机场,随后白当局逮捕了乘坐该趟航班的白俄罗斯反对派人士普罗塔谢维奇。此后,美国、欧盟、英国、加拿大等以“人权与自由问题”为由对白俄罗斯进行多轮制裁。包括对白俄航司关闭领空,停止发放新贷款,限制产品贸易,冻结白俄企业实体资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