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薛凯桓:西方企图用“新的铁幕”隔离白俄罗斯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当地时间11月4日,普京和卢卡申科签署了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等一系列文件,加强两国联盟关系。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

而欧盟对白俄罗斯实施的第五套限制性措施也即将临近,白俄罗斯的国内外政治氛围也逐渐变得紧张。

在西方媒体歇斯底里的宣传下,针对白俄罗斯的言语侮辱层出不穷,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意。欧盟等美西方国家和组织也频频发动外交攻势,试图为白俄罗斯复杂的政治局势“火上浇油”。

愈演愈烈的外交攻势也将西方的敌意显露无疑:白俄罗斯外交部命令法国驻白俄大使在10月18日之前离开白俄罗斯:这位大使尼古拉·德布安·拉克斯特(Nicolas de Bouillane de Lacoste)在停止工作一年后,于10月17日启程回到法国。

尼古拉·德布安·拉克斯特。图片来源:法国驻白俄罗斯大使馆网站

这不是西方针对白俄罗斯的第一次外交攻势,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此前8月,白俄罗斯外交部宣布“撤回”对美国驻明斯克大使朱莉·费舍尔的任命同意表示。与法国驻白俄大使一样,她也拒绝向“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提交国书。

相应地,为了法国没有机会根据“镜像”原则驱逐白俄罗斯驻法国大使,白俄罗斯有“预警”地召回了自己的大使。明斯克与巴黎的冲突升级,只是美西方与白俄罗斯各方面冲突的一个缩影。

根据非官方消息,去年就被任命的法国驻白俄罗斯大使拉克斯特被要求了至少两次,以“最正规的方式”递交他的国书,但他“以各种可能的方式避免了这种情况”。显然,这不是他个人的主动行为,而是法国和整个欧盟意志的体现。

法国外交部10月18日发表声明称,前一天,巴黎当局“对白俄罗斯在法国的外交代表采取了相应措施,白俄罗斯当局已获悉此事”。

新闻界还获悉,拉克斯特很早之前就被要求“按照外交规则”向白俄罗斯外交部移交他的全权证书与国书副本,但因为“欧洲的立场是不承认总统选举的合法性,所以法国大使至今没有向卢卡申科递交国书。”

法国当然知道这一场外交闹剧的根源:法国大使拒绝向“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提交国书,认为其应当以“当政者卢卡申科先生”提交国书的名义来完成自己的到任程序。

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就意味着承认“欧洲最后一位独裁者”卢卡申科仍然是白俄罗斯合法的总统。法国当局及欧盟的真意就是要借去年白俄罗斯总统大选风波来“搅混水”。

因此,法国驻白俄罗斯大使馆工作人员向媒体通报的关于拉克斯特离开的情况,看起来就不足为奇了。据称,记者打电话给大使拉克斯特时,他要求法媒等一众西方媒体报道他“没有被邀请参加会议”的“真实情况”,并将颁发国书仪式迟迟不能举行的责任甩到白俄罗斯政府的身上。

拉克斯特要求报道出来的此类信息必须是“具有针对性”的,要突出“邪恶的白俄罗斯当局为了羞辱法国所派驻的大使,迟迟不举行国书上交仪式”,却对其顽固地称卢卡申科为“卢卡申科先生”而不是总统这种极其不礼貌的外交敌意行为只字未提。

白俄罗斯自然不可能坐视这种敌意与羞辱。不管是宣布法国驻白俄罗斯大使为不受欢迎的人,还是直接撤回自己的大使,白俄罗斯对欧盟等美西方已经开始了反击。

事实上,这就是白俄罗斯针对西方国家敌意的敲打,这在西方的报道中已经上升到了“敲诈”的级别。白俄罗斯国家电视频道出现了各种西方国家驻白俄使节的桃色丑闻,比如德国大使馆第一任秘书斯特凡·格罗伊斯在白俄罗斯的“第三者”丑闻。爱沙尼亚驻白俄罗斯临时代办哈里·拉赫泰因、匈牙利大使费兰克和其他一些欧盟外交官也未能幸免,他们在白俄罗斯的“糜烂生活”被统统曝光,大大地丢了面子。

今年5月,白俄罗斯外交部以“侮辱白俄罗斯国旗”为由,驱逐了整个拉脱维亚的驻白俄大使馆,拉脱维亚用同样的对等措施“予以回报”。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彼时,世界冰球锦标赛正在在拉脱维亚举行,参赛国的旗帜都被悬挂在拉脱维亚首都里加的市中心。

而拉脱维亚首都里加市市长以及拉脱维亚外长一起将白俄罗斯国旗降下,替换上了白俄罗斯反对派使用的白红相间的旗帜。里加市市长通过社交媒体表示,此举显示了拉脱维亚“对遭受政治压迫的白俄罗斯人民的声援”。

如果继续梳理西方针对白俄罗斯的外交攻势脉络,我们发现法国的行为也不是自己的“原创”。

今年7月,爱沙尼亚外交部长伊娃·玛丽亚·利梅茨表示,爱沙尼亚当局不会再向白俄罗斯派驻新大使,因为这“不合适”,她声称,爱沙尼亚不认为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是“合法的,并表示,直到白俄罗斯不承认“非法的总统”卢卡申科时,爱沙尼亚才会“考虑和白俄罗斯重新建立外事使节关系”。这都是典型的冷战对抗手段的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