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比利时政府被控“危害人类罪”:殖民刚果时强制种族隔离


(观察者网讯)在被执行“种族隔离”政策,强行与父母分离数十年后,五名比利时-刚果混血儿终于不堪沉默,向比利时政府提起了“危害人类罪”诉讼。

据《纽约时报》11月3日报道,这五名受害女性都出生于1945年至1950年,比利时殖民下的刚果。她们2岁至4岁时被从亲生母亲身边夺走,送到了离家数百英里外的宗教学校,在那里深陷贫困、营养不良和身体虐待。

2020年,这五名混血女性向比利时政府提起了危害人类罪民事诉讼,要求比利时政府赔偿每人5万欧元(约合 5.5万美元)。法院预计将在六周内做出裁决。

这五名受害女性的母亲是刚果人,父亲是比利时人。当时,比利时政府威胁称,如果女孩的刚果家庭拒绝让她们离开,他们将遭到报复。

被从家中带走后,她们被送到了今天刚果民主共和国开赛省卡滕迪的一所天主教学校。 受害者之一,塔瓦雷斯·穆根加(Tavares Mujinga)说,她和她的同学们像囚犯一样生活,衣食不足。 在1950 年代初期寄给地方当局的信件中,修女们求助说,学校食物短缺,宿舍、食堂非常不卫生。

1960年刚果独立后,一些年幼的孩子甚至被遗弃给了武装团体。据受害者宾图·宾吉(Bento Benji)说,有女孩遭到了强奸。

1908年至1960年,比利时对刚果进行了殖民统治,在当地书写了暴力剥削、种族隔离的残酷历史。当时,混血儿童被称作“梅蒂斯”(Métis),比利时政府为了保证白人的优先地位,禁止不同种族通婚,孤立被当作“羞耻”的混血儿童,以确保他们在以后的生活中不会与比利时有任何联系。

在比利时殖民刚果时期,被从家人身边带走的混血儿童人数以千计。这些儿童中的少数人被送往比利时,而大多数留在刚果,被送往宗教学校。他们被告知,他们的父亲是“Papa l’État(国家爸爸)”,即国家。

受害者塔瓦雷斯·穆根加(Tavares Mujinga)指着白人父亲的照片。视频截图

比利时国家研究项目“梅蒂斯决议”(Résolution Métis)的首席档案管理员德尔芬·劳沃斯(Delphine Lauwers)说,很明显,混血儿童被视为一种威胁。

混种扰乱了二元殖民体系,其基础是白人的种族优于黑人。”劳沃斯说, “因此,比利时政府决定将混血儿童限制在一个介于两者之间的空间,他们被同时排除在这两者之外。”

近些年来,随着反种族歧视的运动兴起,欧美各国的殖民历史重新受到了关注。2019年,比利时时任总理查尔斯·米歇尔(Charles Michel)道歉称,“我代表比利时联邦政府,向比利时殖民时期的混血儿及其家人道歉,为他们遭受的不公正和痛苦道歉。”

2020年,比利时政府移除了殖民统治者,前国王利奥波德二世(King Leopold II)的雕像。利奥波德二世在刚果建立了残酷的殖民统治,并迫使许多刚果人沦为奴隶。有专家称,他的残酷统治导致多达1000万刚果人死亡。此后,比利时国王菲利普也表达了他“对过去的创伤最深切的遗憾”,但没有道歉。

批评人士表示,比利时只采取了象征性措施,但对解决创伤问题几乎没有作用。

比利时移除殖民统治者,利奥波德二世(King Leopold II)的雕像。图自法新社

11月4日,比利时首都的一家法院审理了这起民事案件。“我的委托人被绑架、虐待、忽视、驱逐出世界。”律师米歇尔·赫希(Michele Hirsch)说。“他们是未经证实的国家罪行的活生生的证据,很快就要没有人作证了。”

“她们的名字、出身和身份都被剥夺了。”赫希说。 “她们和我分享的东西不在历史书中。”

对于五名受害者来说,比利时的道歉也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不能在不告诉人们比利时政府对我们做了什么的情况下就死去。”受害人宾图·宾吉(Bento Benji)控诉说。

“比利时政府没有勇气继续下去,因为说出罪行会使它承担责任并导致赔偿。”赫希谈到道歉时说。 “为历史道歉,可以。但对受害者赔偿,不行。”

受害者家属黛博拉·姆邦戈(Deborah Mbongo)强调:“就我们共同的历史而言,犯罪应该导致赔偿。这只是基本的。”

目前,法院正在审理中,预计将在六周内做出裁决。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