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李泉:被掏空的中产阶级,还信美国梦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李泉】

美国国内政治在最近一个多月内的几个动向都表明,留给拜登做出结构性改革的空间已经所剩无几,随着明年中期选举日益临近,美国将迎来新一轮对其制度正当性的冲击。

首先,拜登在9月16日发表了一个讲话,表示美国经济已经面临一个拐点:到底是继续延续过去四十年的模式,让美国大公司和富豪获得绝大部分收益;还是转变结构,让经济发展更多地惠及美国工薪阶层和中产阶级,美国面临关键抉择。

拜登提到2020年美国最大的55家企业的利润达到400亿美元,但借助于税收漏洞,这些公司一分钱的联邦税都没有交。

9月23日,为了配合拜登的讲话,白宫预算办公室发布了一个调查报告,指出从2010年到2018年,美国最富有的400个家庭的联邦个人所得税税率仅为8.2%,远远低于美国中位数收入家庭14%的平均税率。而且仅仅是去年以来,美国700位超级富豪们的资产就增加了2.1万亿美元。

自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以来,联邦政府一共施行了三轮直接补贴措施,覆盖了大约6200万个家庭,总共花费大致为9800亿美元。两相比较,如果这几百个超级富豪家庭仅仅拿出他们一年的财富增加值,就是让联邦政府给超过至少1亿人再补贴三轮都绰绰有余。

很显然,美国不是没钱,而是钱去了不该去的地方。

面对严重失衡的分配格局和捉襟见肘的联邦财政,拜登在国会里的同盟军,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罗恩·怀登,在10月27日提出了一项所谓“亿万富翁税“动议,希望对富人们所持有资产的“未实现收益”征税,以便支撑民主党的基建和社会支出计划。

不知道是不是某电动车富豪的推特发挥了作用,这项动议被抛出不到一天,拜登就改主意了。在其于10月28日提出的缩水版社会支出法案里,“亿万富翁税”完全不见踪影,妥妥见光死。

更有意思的是,在27日“亿万富翁税”被抛出的当天,资本喉舌《华尔街日报》就刊登了特朗普的一封来信,继续抨击拜登选举舞弊。而且也就是在这一天,福克斯新闻的当红主播塔克·卡尔森公布了其制作的三集记录片预告,宣称今年1月6日的“国会山事件”是拜登一派抹黑保守派的阴谋。

很明显,拜登的计划不仅立即遭到了阻击,而且对方直接质疑拜登上台的合法性问题。

10月,仍然自称“总统”的特朗普在爱荷华州参加集会。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社会相继出现了以“茶党”为代表的右翼民粹主义派(2009年)和以“占领华尔街”为代表的左翼社会民主派(2011年)。前者在政治上的代表是特朗普,后者在政治上的代表是佛蒙特州参议员桑德斯。

2016年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其大规模减税和放松政府规制的施政方案,与里根时代并没有本质不同,代表的依然是大资本利益。鉴于特朗普的支持者主体来自中产和下中产白人,因此美国目前事实上形成了以大资本和小资产阶级的联盟为一方,以左翼社会民主派为另一方的基本政治格局,而夹在中间的则是以奥巴马和拜登为代表的温和改良派。

温和派寄希望于在不触及大资本根本利益的前提条件下,通过改革税法和调整社会支出方向等方式来缓和美国内部的阶级矛盾。2007年,当时还是联邦参议员的奥巴马就曾经前往威斯康辛州简斯维尔镇,发表针对汽车业的讲话。表示不仅要重振美国的制造业,而且许诺当地通用汽车公司的制造厂还会继续运营100年。言犹在耳,奥巴马2008年当选后还未上任,简斯维尔的汽车制造厂就在当年12月圣诞节前停止了生产,继而被逐渐关闭。

奥巴马当年各种措施没有成功,拜登现在看来成功的希望也非常渺茫。背后原因皆在于美国在过去40年中跌入了所谓的“橄榄形社会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