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新西兰安乐死正式合法化,如何保障运行机制透明引担忧


(观察者网讯)新西兰《生命终结选择法》7日正式生效,正式成为全球第七个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

在新西兰,安乐死的实施需要达到一系列标准,但始终存在担忧:是否会对弱势群体不利?如何保障机制运行透明?仍有一系列悬而未决的问题有待解决。

《新西兰先驱报》报道截图

据《新西兰先驱报》11月8日报道,新西兰《生命终结选择法案》(俗称安乐死法案)11月7日正式生效,符合条件的新西兰人可以合法申请协助死亡,终结自己的生命。

对于自愿选择安乐死的患者,医生将提供口服药或静脉给药两种选择。安乐死必须由两名医生同时操作,其中一名由新西兰生命终结支持和咨询小组( SCENZ)任命。

据新西兰媒体“Newshub”网站预计,第一年可能有多达1000人申请,但并非所有人都满足条件。据已实施安乐死国家的统计数据,选择安乐死的人数约在总死亡人数的0.3%到2%之间,因此,在新西兰,未来一年内可能有约350人接受安乐死。

据悉,如果要在新西兰申请安乐死,需要满足严格的条件:

年满18岁;

是新西兰公民或永久居民;

患有绝症,可能在未来半年内生命终结;

身体机能有明显且持续的下降,且无好转可能;

正在经历难以忍受的痛苦,且无法通过自认为可以忍受的方式予以缓解;

有能力就协助死亡做出知情决定。

以下几点不能作为要求协助死亡的原因:

高龄;
患有精神疾病;
有任何形式的残疾。

目前,安乐死在比利时、卢森堡、荷兰、加拿大、瑞士、西班牙、美国(部分州)是合法行为。在新西兰,安乐死问题已经争论多年。

2019年10月23日,新西兰国会议员通过投票,决定就《生命终结选择法案》举行公投。同年11月13日,法案在国会获得通过。

2020年10月,新西兰举行全民公投,65.2%的选民投票赞成安乐死法案生效。

议会议员布鲁克·范维尔登(Brooke van Velden)是该法案的积极推动者,她说:“本周末,新西兰成为了一个更友善、更富有同情心、更人道的社会,允许那些在过去几天中因晚期疾病而挣扎和痛苦的人们,选择如何以及何时离开。我认为这是我们应该拥有的。”

但是,此前,新西兰当地医生、残疾人以及毛利人群体曾公开表示反对。据《新西兰先驱报》报道,2019年,1000多名医生曾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反对这项法案,称协助死亡是不道德的。虽然他们支持绝症患者有拒绝治疗的权利,但他们也认为,“越线去帮助一个人死亡会削弱医患关系。”

2019年,新西兰民众在议会外举着“护理,而不是杀害”的抗议标牌。图自“the conversation”新闻网

据新西兰新闻网站“Stuff”2020年报道,新西兰残疾人群体曾一度表示反对。他们担心,如果该法案生效,新西兰残疾人可能面临更大的风险,特别是在缺乏良好、公平的残疾支持服务的情况下。

新西兰毛利人西基(Huhana Hickey)也投下反对票。她说,考虑到毛利人的高残疾率、较差的健康状况和不公平的医疗保健机会,这也使毛利人处于不成比例的风险之中。

法案生效后,依旧存在担忧的声音。新西兰网站“sunlive”8日报道,游说团体“护理联盟(Care Alliance)”发言人西尼德·唐纳利(Sinead Donnelly)认为,重点应当放在为重症患者提供服务的缓和医疗(palliative care)上,而不是安乐死。

“我们被告知,卫生部大约有40人签字,或者致力于推动《生命终结选择法》。你知道,卫生部没有人监督缓和医疗的发展,所以什么是真正的选择?”

“如果人们因为症状或者痛苦不堪重负,但是他们所在地区的缓和医疗资源不足,导致他们的痛苦变得无法忍受,然后他们才要求安乐死的话,这不是一个真正的选择。”

另外,安乐死实施之后,如何收集数据,保障运行机制透明也是一个重要问题。

“收集数据很重要。如果这项立法的目的仅仅是选择,你实际上不必收集任何数据,因为这无关紧要。但如果重点也是安全和保障措施……那么,必须从一开始就收集数据。”

“还有一些数据,比如,医疗从业者如何确定寿命不到6个月?他们如何确定无法忍受的痛苦?痛苦的原因是什么?他们是否知道患者是否有心理健康问题?患者最近是否有丧亲之痛……所有这些因素都可能影响患者申请安乐死的原因。”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