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遭遇“尿素荒”,执政党:派特使团向中国求助


(观察者网讯)受到中方供应减少影响,韩国正面临车用尿素溶液(柴油机尾气处理液)的生产原料尿素紧缺问题。11月7日,韩国执政党于召开会议,该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在会上提出,要动员特使团求助中方、以及管控囤货行为等对策。此外,韩国总统文在寅也高度重视“尿素荒”,并于8日在幕僚会议上强调国内外两手抓,动用一切办法“千方百计保证尿素迅速恢复供应”。

而对于韩国国内的尿素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等行为,韩国政府多部门8日当天0时也启动了专项行动,进行联合严打。其车用尿素生产、进口、销售厂商和尿素进口商的储备量不得超过去年月均销量的110%,违规者将被处以3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1亿韩元(约54万元人民币)以下的罚金。

韩国政府一周找不到解决办法 11月底即将断供

据韩民族日报消息,车用尿素是为了清除柴油车辆排出的氮氧化物而用于减少尾气排放的物质,韩国国内车用尿素97%的产量(以今年1~9月为准)依靠于从中国进口的尿素。中国则从煤炭中提取氨气生产尿素,但近来因煤炭价格上升及电力短缺问题,中国加强了对尿素出口的管制,导致韩国市场供应持续吃紧。

11月4日,京畿道富川市,一家车用尿素制造企业前面贴出了“停止销售”的横幅  图丨韩民族日报

报道警告称,目前乐天精密化学等韩国国内炼油企业的尿素库存将于11月底耗尽。如果韩国政府在今后一周内若找不到解决办法及新货源,11月内韩国就会出现车用尿素断供现象。据推算,韩国国内需要使用车用尿素的车辆有56万辆货车(进口车除外)以及100万辆以上的轿车,柴油货车停运导致物流受阻将在所难免,给各行各业都带来不利影响。

其中,同其他物流单位相比,快递行业的货车行驶里程不长,目前“尿素荒”尚未波及向散户配送的快递一线。但占据韩国首都圈三分之一市场份额的第三方配送的车队只能正常运营2~3周,地方配送车队的尿素供应也不容乐观。

另外,蔬菜流通环节已经开始受到尿素短缺的影响。零售业内人士表示,部分供货商的蔬菜运费提升10%到15%左右,今后一个月内可以顶住涨价压力,此后难免要体现在零售价格上。

执政党动员特使团赴华 总统强调千方百计保供

对于韩国目前面临的“尿素荒”,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崔泳杉11月4日就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韩方正通过多个外交渠道向中国有关机构持续、具体地要求尽快完成尿素出口前检验程序。11月5日,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又启动应对车用尿素短缺问题的特别工作小组。旨在将原料、零部件、设备供应紧缺应对机制和经济、外交应对机制相结合,与国内产业界和物流界开展合作,同时与中国等尿素生产国进行外交协商。

11月7日,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根据该党总统候选人李在明的提议,召开会议讨论尿素紧缺问题,并决定筹建专项工作组。会上李在明表示,“就如同各位所知,无论有意或无意间为之,尿素问题是由于对中国依存度过高,我国在中国陷入困境时也会受到牵连影响”,他认为供应链混乱、尤其是高度依赖中国是导致出现此次车用尿素供应不足问题的根本原因,并提出了向中方派遣特使团、管控囤货行为等对策。

民主党党鞭尹昊重也在会上表示,短期对策方面,可考虑请求中国放宽尿素出口限制、寻找新的货源等方案。长期对策方面,需要了解是否还有其他原材料集中依靠从特定国家和地区进口,并采取相应措施,以防类似情况重演。工作组组长李学永则在会后表示,将与中方就待出口的尿素通关问题进行沟通,争取中方快速通关放行。

11月7日,首尔汝矣岛国会,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召开会议讨论尿素紧缺问题的解决方案 图丨韩联社

11月8日,青瓦台发言人在书面简报资料中透露,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当天的幕僚会议上,指示各部门动用要求在国内外两手抓,动用一切办法“千方百计”迅速稳定车用尿素的市场供应。

文在寅要求,有关部门应严厉打击囤积居奇行为,投放公共部门库存,万无一失地管控国内尿素市场的供需状况。同时,他强调政府相关部门倾注外交努力,在海外筹措货源。

政府严打投机倒把 网络二手平台尿素翻10倍仍被抢购

8日当天,韩国政府还启动了严打车用尿素及尿素投机倒把的特别行动。韩国环境部从8日0点起开展针对尿素非法流通的多部门联合检查。在多部门联合执法小组中,环境部和产业通商资源部负责检查尿素是否符合生产标准,公正交易委员会负责整治价格串通、哄抬价格的垄断行为,国税厅检查尿素制品的入库、在库、出库情况和货源、经销点。

根据韩国《关于稳定物价的法律》规定,以检查日为准,车用尿素生产、进口、销售厂商和尿素进口商的储备量不得超过去年月均销量的110%,违规者将被处以3年以下的有期徒刑,或1亿韩元(约54万元人民币)以下的罚金。

然而,韩国政府对内除了限制囤积居奇之外,没有拿出其他有效的对策,因此在韩国的网络空间中,投机倒把行为依然猖獗。受到生计影响,货车司机们正在忙于进行二手交易和海外直接购买等自救行为。

行动开始后,韩国“胡萝卜交易”等二手交易平台上依然顶风出现了数十条关于车用尿素交易帖子。其中销售者以平常价格10倍的价格(每升1万韩元,约54元人民币)上架10升车用尿素,而不到一分钟时间就有买家在回帖中表示希望购买。在同样的规格只卖6万韩元的帖子中,则是瞬间出现了5-6个希望购买的回复,均表示该价格十分便宜。

此外,平台上甚至还出现了诸如购买电饭煲就送3.6升车用尿素的捆绑销售方式。对此,网友们虽然纷纷谴责网络空间的哄抬尿素“乱象”,但也无奈表示,在今天之前的哄抬价格行为“即便打电话举报也会被告知,对象不符合举报条件”、“那些昨天已经高价售出的人,才是真正的赢家”。

韩国政府应对迟缓遭批,工业用尿素替代对策令人怀疑

另一方面,由于韩国此前已经历过日本光刻胶等关键半导体原料断供危机,理应具备相关应急预案。但韩国尿素对中国依赖度极高,且尿素不能在韩国国内生产,随着本次“尿素荒”事态恶化,韩国人不禁怀疑韩国政府是不是没有准备应对能源价格变化带来的供应链冲击,和由此带来的经济和产业打击预案。

据韩民族日报称,中方事实上已于10月15日就实施可尿素出口监管措施,该消息在实施的4天前即10月11日发布。以发布日期为准,从3周前就预告了尿素即将面临紧缺的情况。但是韩国政府以国务调整室为中心在11月2日才了解到该情况。

另外,韩国政府对策的实效性也令人怀疑。政府考虑以工业用尿素溶液代替车用尿素的方案,但业界认为此方案并不可行。柴油车上安装的减排装置对杂质很敏感,工业用尿素溶液与车辆不同,含有杂质。韩国环境部计划为此展开技术研究,最早于15日得出结论。工业用尿素很有可能无法立即适用于车辆,即使有可能,减少尾气的效果也必然会降低。工业用尿素本身的库存不足也是问题。

利用工业用尿素度过难关也只不过是权宜之计。要想阻止尿素供给危机长期化,在库存耗尽之前,必须确保其他尿素供应源。韩国政府的立场是开拓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等其他进口渠道,但从协商到实际供应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其他尿素出口国本身也由于库存不足,很难突然改变全球供应线。

韩国国策研究所研究委员表示,考虑到现政府执政初期已经经历过因日本的出口限制,供应链危险大幅上升的先例,因此,对于政府目前对尿素紧缺问题采取的应对措施,人们不得不表现出失望的态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