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沈逸:拜登“长袖善舞”和稀泥?中国不会配合你的表演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结束20国集团罗马峰会后,美国总统拜登在11月5日收到一份迟来的礼物:总值1.2万亿,包含5500亿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法案,终于完成了美国国会流程,在白宫进入了签署生效的阶段。

G20峰会通过《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罗马峰会宣言》。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美国领导人来说,如果能够在罗马峰会之前拿到这份礼物,毫无疑问会让罗马之行变得更加有底气,但在11月拿到这份法案,想必也能让白宫主人过圣诞的心情好上几分。

对于关心中美关系和观察美国政治的各方来说,很显然会有一个疑问,这份法案对于民意支持率极速下跌、2022年中期选战开局不利的执政团队和民主党来说,究竟有多少意义?

对美国现任政府来说,其国内政治面临的主要挑战是选民的预期主要集中在经济,以及美国能在现任政府的带领下,实现快速的复苏和回升。此前,拜登支持率的快速下滑,源于美国民众的失望情绪持续蔓延。

最近两天,美国现任政府真正的好消息是,11月5日美国政府公布了非农就业增长数据,10月份数据显示增长了531000个就业岗位,这一数据是2021年7月份以来最好的月增长数据,拜登在周五对此作出了乐观的表态,称“美国经济正在向前移动”。

之后,美国将进入黑色星期五超级购物日、圣诞节消费旺季,如果能够保持这一势头,加上此前相对较低的起点,在疫情好转,消费复苏抬头(至少短期内是如此)的背景下,预期美国将在增长率上有更加亮眼的数据。这将对美国现任政府提升政治支持率和好感度,产生较为积极的影响。

在此背景下,美国国会通过的法案,包含了5500亿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对美国现任政府来说是一个“锦上添花”的好消息。

当然,如果能够在开20国集团峰会前拿到这个议案,可能带来更大的加分:有助于提升美国在20国集团峰会上的话语权。

需要注意的是,美国现任政府带领美国经济全面实现复苏面临的冲击和挑战,仍然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这项任务具体要实现三个目标:

第一,对新冠疫情实现有效的管控,这是美国现任政府的主要预期。其一是预期新冠病毒自身的演变朝向弱化而非强化疫情的方向演变,其二是预期辉瑞最近的新冠治疗药物能够在治疗中实现可接受成本的有效治疗,其三是伴随季节变化,新冠疫情能够持续进入下行通道,尤其是死亡人数最好能够自行快速衰减。

整体来看,美国在这方面处于“看天吃饭”的被动状态,病毒已经表现出了周期性波动特征,呈现出非常显著的冲击和挑战。

第二,通过基建计划的有效投资,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复苏,拉动国内经济尤其是实质性地降低失业率,提高劳动参与率,在降低通货膨胀率方面,拿出更好的数据。

基建计划的通过,可以带来短期的政治声望,但是中长期,还是要看今年年底到明年第一季度,整个计划的执行情况,以及拉动美国经济进入复苏增长轨道的可持续性。

尽管十月份的就业数据喜人,但是仍然没有复原2020年2-4月期间因为新冠疫情等原因失去的就业岗位,10月失业率总体从4.8%降低到了4.6%,但是女性失业率从4.2%升到了4.4%,非洲裔美国人失业率则稳定在7.9%,考虑到票源的分布,如果要将经济复苏和就业增长转化为中期选举中的投票,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第三,有效管控美国债务问题,在宏观金融政策上,解决潜在的结构性风险问题,实现某种温和的着陆。2021年9月,美国的年化通货膨胀率是5.4%,大致比美联储预设目标高出一倍。

美联储的基本表态是当前美国的通货膨胀率高企是短期现象,其缩表计划等没有超出市场预期;但另一方面,美国联邦政府负债达到上限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而美国现任政府又把大量政治筹码压在了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方案拉动经济,如何确保美国债务上限带来的问题后续能够平稳落地,考验美国现任政府的执政能力。

在民主党输掉了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之后,美国领导人的执政团队以及民主党,日趋明确地感受到了来自美国民众的不满,并且这种不满在政治上对执政的冲击,对民主党在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中的冲击和挑战,也已经展现出了非常明确的迹象。

除非能够在经济复苏等问题上给出美国民众满意的回答,否则,仅仅依靠这一轮通过的基础设施建设法案,美国现任政府难以真正有效应对共和党在国会中期选举。尤其考虑到美国政治的传统——执政党通常在中期选举中表现不佳。

此前,民主党输了被视为中期选举风向标的弗吉尼亚州,一些媒体包括部分港媒分析,在内忧外困的背景下,美国对华可能更加强硬。这种观点在传播中有自己的市场,但整体来看,这种看法有比较大的调整空间。

简单来说,部分香港媒体仍然不习惯平视美国,也不太习惯用平视的框架去分析和理解中美关系,这种认知框架需要经历一个实践和矫正的过程。

当前中美关系确实处于比较微妙的阶段,从美国的视角看,主要的特点是:对美国总体利益正确的选择,能够推动中美关系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从而让中美在宏观经济、金融政策、全球重大议题等方面实现有效的务实合作,这有助于美国经济的复苏,提升美国民众的福祉,推动美国回到真正的多边主义,恢复美国最看重的所谓国际社会中的领导力。

但是,这要求美国政府有勇气和担当,愿意做出正确的选择,承受来自国内政治反对力量的批评与指责,甚至为了美国的中长期利益,暂时在美国高度撕裂的竞争性政治环境中遭受一些短期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