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黄靖:美欧联手打供应链的主意?我认为是徒劳


【采访/观察者网 刘惠】

观察者网:当地时间10月30日,美国和欧盟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同意接下来暂停钢铝贸易争端,这个矛盾已经僵持了3年多。该协议不仅将使欧洲钢材免税出口美国,也使美国和欧盟成为共同对抗中国的统一阵营。美国为何突然对欧盟伸出拉拢之手?

黄靖:美国和欧洲的贸易税收是特朗普挑起的,当时,特朗普发动贸易保护主义,对欧洲一些主要的国家征收了钢铁税和铝税,欧洲为了报复也提高了美国的税。

第一,拜登现在意识到特朗普那种胡打乱斗的方法对美国不利,他的中国战略Outcompete China,核心是要重振美国领导联盟,欧洲是美国联盟体系中的重要一员,因此拜登在政治上想要恢复和欧洲的关系。

第二,经济上的要求,针对中国的战略要“围小院建高墙”,欧洲是高科技比较密集的地区,美国和欧洲就可以在高科技上对中国进行有效的封锁。

总而言之,这是一次美欧之间针对中国的合作,但是我认为美欧在针对中国这一点上比较谨慎,以前都是完全直接针对中国的,这次不如说是美欧之间进一步理顺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加强互相的合作。

观察者网:在这个问题上,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 G20上表示,此举是为了防止中国和其他“非正当竞争”的钢铝进入美国市场,但是从配额上来说,这个体量完全不能满足美国国内市场。

黄靖:这个配额与美国国内需求的差距还是挺大的。一些欧洲的商家为了满足美国的需求,可能会从中国进口钢铝,再转卖给美国,以这样的方式满足配额上的差距。

戴琪说这个话实际上在警告,美欧之间取消了钢铝增税的同时也定制了一些规定,就是不允许欧洲从中国或者其他国家和地区进口钢铝,然后再转手卖给美国。

这样做有三个好处。第一,这会使美欧关系中,美国的主导权更大一点,美国强行规定欧洲不能做一些事情。

第二,凸显美国的掌控能力和领导力,整个世界钢铝生产的分配看似是美欧之间达成的协议,实际上,美国想要掌控整个钢铝的定价权和周转权,说白了就是想要掌控市场。

第三点是最重要的,美国通过和欧洲之间的贸易合作,来跟中国贸易讨价还价,因为中国是钢铁和铝材的生产大国,中国是一定要出口的。美国堵死欧洲从中国进口的这条路,用一个新的游戏规则来迫使中国接受,从而奠定一个强有力的地位。

观察者网:对,但美国这么做违反了世贸组织协定的232条款和301条款,而且中国从2018年就开始进行反制。

黄靖:这肯定是违反世贸组织条款的,如今世贸组织的效率不是非常有效,美国也可以倒打一耙说中国也有很多条款没有执行。美国和欧洲明知故犯地去违反条款,是因为他们知道就算违反了规则,别的国家也没有办法进行制裁。

世贸组织协定的232条款和301条款。来源:世界卫生组织

美欧想通过这种双边来制定新的游戏规则,逼迫中国二选一,要么按照我的游戏规则来玩,要么就别玩。美欧不可能不知道他们违反了世贸组织的条款,他们算定了中国一定会有反击的举动,但我们能不能取到成效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美国不怕违反世贸组织的条款,一贯都是如此霸权,只会选取国际准则中有利的条款去执行。在违反条款这个问题上,中国当然要进行反击,起码要占住道德制高点,但能否达到预想中的效果,我们要做最坏的准备。

观察者网:另外,这是否意味着供应链重组?在疫情、气候问题政治化的背景下,美国确实在打供应链的主意,这件事是否会是其中一步?

黄靖:美国可能会这么想,但我认为是徒劳的,因为全世界供应链、生产链的形成,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策打造的,供应链是资本运作的结果。

经济全球化里最关键的是资本的全球化,资本为了获取最高利润,一定会把全球资源最优配置,把生产关系调整到最有效率,生产率提到最高,那么利润率就会最高。全球化形成的全球供应链和生产链是经济活动的结果,是市场经济活动的产物,而不是政策的产物。

只要美国仍然是市场经济利益国,只要美国离不开市场经济,它就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政治意志和战略意志来重组世界的供应链和产业链。所以,我个人认为供应链可以在政治议题上炒作,但在经济上是个伪议题。

全世界供应链的形成不是政策的结果,简单来说就是不以美国主权国家的意志为转移的。最好的例子就是特朗普花那么大的力气打贸易战,供应链不但没有打掉,反而更强大了。现在媒体炒作重组供应链等消息,我认为没有太大的现实意义,因为市场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不是随便哪个政策或哪项主张就能改变的。

观察者网:在G20峰会上,大家都在关注美法澳领导人之间的互动,拜登和马克龙似乎已经“和解”,表现出“向前看”的态度,然而马克龙和莫里森之间仍然是“冷战”状态。他们的信任关系会如何发展?核潜艇问题看似告一段落,但“心结”是否真的解开了?

黄靖:马克龙和莫里森之间的“心结”肯定不会解开,因为美澳英三国结盟的关键在于美国联盟体系中,盟友分三六九等。

中国人在战国时期就说过,盟中之盟是任何联盟的大忌。几个人组成一个联盟,但在这几个人当中,有三个人关系更“铁”、更“闺蜜”、更好,这都是会出问题的。

实际上,美国这样做是因为想要采取一个新的战略,而这个新战略需要控制海权。从控制海权的角度来讲,澳大利亚可以用法国的核潜艇,法国的核潜艇技术也很优秀,并且从某种意义上比美国要发达,但为什么不用?

拜登和马克龙10月29日举行双边会晤。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因为法国的核潜艇武器制式、数据跟美国完全不一样,因此,美英澳三国会“抱团取暖”,他们可以真正在武器和装备上完全一致,所以美国和法国“撕破脸”是势在必行的事情,法国再委屈也要接受这个现实,毕竟法国是陆权国家,而不是海权国家。

那为什么美法之间可以妥协,但和澳大利亚达成不了妥协呢?因为法国要的东西美国可以给,但澳大利亚绝对给不了。法国要什么呢?从某种意义上讲,法国要欧洲事务的主导权,在英国脱欧、德国默克尔退休的背景下,马克龙还年轻,并且是一位有野心的领导人,他想要赢得下一个大选,加强法国在欧洲的大国地位。

这次美法之间谈论的可能就是这个,拜登对马克龙在欧洲的事务表示支持。如果法国能够在欧洲上升地位,在美国的支持下成长起来,那600亿核潜艇的大单根本不算什么,所以马克龙选择和拜登达成妥协。

虽然我们不知道拜登给了具体哪些好处,我的分析是拜登肯定表示今后在国际事务中,美国将会给予法国一定的支持。甚至在欧洲战略自主方面,美国也给予了妥协和合作,这样一来马克龙当然就开心了。

法国是否能主导和领导欧洲事务的另一个关键要素,就是其他欧洲国家配不配合,比如德国、意大利、荷兰这些英语系统以外的国家会不会支持马克龙,这需要看今后欧洲国家的反应。

法国需要的东西,澳大利亚是完全没有能力给予的,并且澳大利亚在法国眼里是:“你求我,你还背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