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德国新增5万例确诊再创新高,欧洲德语区成疫苗接种“重灾区”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由于疫苗接种速度放缓,新冠疫情正在欧洲德语区加速传播,包括德国在内的欧洲德语区国家单日新增确诊连创新高。

据法新社11月10日报道,德国政府证实,在10日24小时里,德国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超过5万例,创下德国暴发疫情以来的最高纪录。除了德国以外,德语区的其他国家——瑞士、比利时和奥地利,新冠确诊病例也连创新高。

对于欧洲德语区疫苗接种率低的原因,有媒体分析称,而德语区普遍存在的反疫苗论运动影响了这几个国家的疫苗接种率。

疫苗接种率低下

综合法新社、美联社、英国《金融时报》消息,德国连日来疫情严重反弹。

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报告显示,德国7天新冠感染率也创下新高,达到每10万人新增确诊病例数为232.1。这家机构8日报告德国7天新冠感染率达到每10万人201.1后,9日为每10万人213.7,而一周前7天新冠感染率仅为每10万人146.6,一个月前更是仅为每10万人66.1。

在德国以外,据荷兰媒体BNO新闻网11月11日报道,在10日24小时时间里,比利时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突破14586例,创去年11月以来的新高。

BNO报道截图

美联社分析称,疫苗接种率过低导致了德国近期疫情卷土重来。官方数据显示,德国8300万人口中有33%的人没有完全接种疫苗。

除了德国以外,瑞士、奥地利等德语区国家连日来也因为疫苗接种率过低,面临新冠确诊飙升的问题。德国的邻国奥地利,33.1%的人还没有接种第一针疫苗。瑞士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但瑞士拥有西欧地区最低的疫苗接种率,有超过33.6%的瑞士人口没有接种第一剂新冠疫苗。

德语区的疫苗接种率是西欧最低的 图源:金融时报

反疫苗运动

对于德语区疫苗接种率低的原因,媒体分析称,德语区普遍存在的反疫苗论运动影响了这几个国家的疫苗接种。

英国《金融时报》11月10日发表专题报道《“不用谢谢”——欧洲德语区疫苗接种率普遍过低》报道了德语区此起彼伏的反疫苗运动。

随着瑞士政府开始普及疫苗注射,防暴警察在苏黎世主要火车站周围排成了长队。他们的任务是保护车站大厅里新建的“疫苗接种站”免受愤怒抗议者的攻击。

来自卢塞恩的瑞士26岁抗议者尼古拉·里莫表示,他抗议是为了“民权”,疫苗是强加在人们身上的巨大压迫,违反道德,违反宪法,“这是不对的”。

在瑞士,讲德语的东部农村地区的疫苗接种率往往远低于讲法语的西部和讲意大利语的南部地区。

在德国东部的巴伐利亚州和巴登-符腾堡州等地,疫苗接种率都很低。巴伐利亚州州长马库斯·索德尔表示,当前德国有两种病毒,一种是新冠病毒,另外一种是反疫苗论组织,德国反新冠防疫措施团体“横向思维”运动(Querdenker)和(极右翼)德国新选择党(AfD)等政党正在大规模传播后者。”

卢加诺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传播学教授苏珊娜·萨格斯表示,德语国家的政府在健康信息方面的宣传往往更加“冷静”,没有采用“感性”。她表示,德国政府往往只宣传疫苗的功能性,没有用感性支持疫苗接种,这意味着“阴谋论填补了这一空白,阴谋论往往更容易让无知的人们相信谣言”。

根据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拒绝疫苗者中有69%相信新冠病毒是“收紧国家控制的借口”,80%的人认为基本权利受到侵犯要比病毒的危险更严重。有34%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现有疫苗没有经过充分测试,因此拒绝接种,害怕副作用的人占18%、有15%的受访者怀疑疫苗的安全性。

拒绝透露姓氏的尤塔这样告诉《金融时报》说:“我支持接种(普通)疫苗,但我只是不确定这种疫苗是否安全。目前我仍然反对新冠疫苗,但我已经别无选择。他们说我不打预防针就不能去上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