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COP26气候协定达成前,印度出面改了一个词


【文/观察者网 鞠峰】

当地时间11月13日19时04分,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对路透社记者竖起大拇指,说,“协议达成了(We have a deal)。”

图自美媒

“但,发展中国家的意见没有被充分听取。”解指出。

19时40分,印度环境部长出面,在《格拉斯哥气候协定》表决刚启动时打断了进程,要求更改条款。一些国家表示不满,会议主席看起来“好像要哭了”。

20点15分,经过了紧急磋商和文本更改,一份“历史性的协定”终于通过。

环境议题的联合国会议,会期总是特别长。联合国格拉斯哥气候变化大会(COP26)已经开了两周,又在11月13日延长1天,塞满了曲折的谈判。最终,在各国的让步下,大会达成了“历史性协定”,各国同意通过订立协定减少煤炭的使用。

在“最后关头”,印度提出了一个印、中、美等国家支持的意见,协定中的一个词得到紧急修改。一项条款从要求各国加速“逐步淘汰”(phase out)煤炭,改为“逐步减少”(phase down)。

印度环境部长布平德·亚达夫和美国总统气候特使约翰·克里在会议间隙进行交流讨论(图自彭博社)

绿色和平运动组织的执行董事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说,该协定的通过意味着“煤炭的时代走向终结。”

“历史性协定”

综合英《卫报》和路透社消息,COP26上,各国已就气候危机达成协定。该协定将落实将把全球变暖限制在1.5℃的目标,这是2015年《巴黎协定》中规定的关键“安全线”。

谈判一直持续到周六(13日)晚上,各国政府就“逐步淘汰煤炭”、“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向贫困世界提供资金”的条款争论不休。

经过漫长的谈判,当地时间11月13日19时04分,中国气候特使解振华对路透社记者竖起大拇指,回应记者“协议是否会通过”的问题。

解振华指出,“但是发展中国家的意见没有被充分听取。”

过了一会,COP26大会主席、英国内阁大臣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宣布,“现在到了决定的时候了。”

19时40分,印度在最后一刻出面干预。印度环境和气候部长布平德·亚达夫(Bhupender Yadav)要求对协定内容作出修改,把“逐步淘汰”煤炭改为“逐步减少”。一些代表表示不满,夏尔马“看起来好像要哭了”。

约半小时后,《协定》内容紧急修改完成,经过26年、26次国际磋商后,联合国关于气候变化的历史性协定终于通过。

与会的近200个国家代表团都没有投出否决票时,夏尔马明显情绪激动。他如释重负般敲响木槌,足见主持这场谈判多么不容易。

这份协定主要是对《巴黎协定》的实施细节达成了共识。所有国家都同意在2022年重新审视并加强从目前到2030年的排放目标,即国家自主贡献(NDC)。协定还指出,富裕国家未能实现其2020年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帮助发展中国家的目标,并承诺它们每年至少筹集到这一数额,直到2025年。协定还为国际碳汇市场设定了详细规则,弥补了之前碳汇市场的漏洞。

右二为大会主席阿洛克·夏尔马,图源:COP26官方推特

然而《卫报》援引科学意见称,这两周,许多国家做出的减排承诺,还远远不能将气候变暖控制在1.5℃之内。但所有国家同意在明年重返谈判桌,会议将在埃及举行,重新审视他们的计划,并阐述他们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雄心。

夏尔马承认任务之艰巨,“我们现在能有凭有据地承认,我们为1.5℃的目标‘续命’了。然而,它的‘生命力’是微弱的,只有各个国家信守承诺,快速行动,才能实现。”

“在这次会议之前,全世界都在问:格拉斯哥的各方是否有勇气迎接这么大的挑战?我们已经做出回应,格拉斯哥创造了历史。”夏尔马说。

然而,一些发达国家依旧增加了谈判的困难度。

印度环境和气候部长布平德·亚达夫(Bhupender Yadav)表示,还需要对协议进行修订,以反映“新兴经济体的国情”。

“我们正在成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言人,”他对路透社说,在COP26会谈期间,煤炭已被“单拎出来”,而没有类似的呼吁逐步淘汰石油或天然气。

亚达夫称,“我们尽了努力,让达成的共识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是合理的,对气候正义来说也是合理的,”他暗示了发达国家温室气体历史排放量份额最大的事实。

路透社称,这一个词的修改欧盟和瑞士等富裕经济体以及许多小型岛屿国家感到沮丧。但所有人都表示,为了达成全面协议,更改是必须的。

“获得通过的文本是一种妥协。它们反映了当今世界的利益、条件、矛盾和国家的政治意愿,”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

代表讨论协定内容

“煤炭时代走向终结”

绿色和平运动组织的执行董事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说协议“还不够‘给力’(meek),太弱了。

“他们改变了一个词,但他们无法改变本次缔约方会议发出的信号,即‘煤炭时代走向终结’的信号,这很重要。”她说。

据路透社报道,发展中国家坚称发达国家的历史排放对地球变暖负主要责任,必须支付更多费用,来帮助南方国家适应北方国家造成的后果,并减少碳足迹。

《格拉斯哥气候协定》给了最贫穷国家更多的承诺,但没有保证他们最终会得到更多长期以来一直被告知将获得的财政援助。

协定敦促富裕国家到2025年将“气候适应资金”从2019年的水平翻一番,一些小型岛国在会议上的主要需求便是提供资金援助。目前,“气候适应资金”主要流向最贫穷的国家,仅占总的气候资金的一小部分。

发达国家曾承诺到2020年兑现每年1000亿美元的气候资金,但尚未兑现。明年,联合国一个委员会还会对资金情况进行通报。各国政府还会在2022年、2024年和2026年就气候问题进行进一步磋商。然而,联合国称,每年1000亿美元的资金仍然达不到相对贫穷国家的实际需要。到2030年,光是气候适应成本就要达到3000亿美元,此外还有对于农作物歉收和气候灾害的补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