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刘宗义:面对中国和阿富汗,印度现在很尴尬


观察者网:11月10日,印度主持的阿富汗问题会议,中国和巴基斯坦没有参与。一天之后,伊斯兰堡举行的阿富汗问题“中美俄+”磋商机制扩大会议上,则没有印度的身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您怎么看印度在阿富汗问题上扮演的角色?

刘宗义:准确地说,印度不是阿富汗的邻国。虽然印度声称它和阿富汗接壤,但其实不是。因为它所谓接壤的地区是克什米尔地区,可事实上巴控克什米尔才和阿富汗接壤,而不是印控克什米尔。

当然作为一个地区大国,印度可以在阿富汗问题上做一些事情,但关键是发挥正面的作用,还是负面的作用。

在这个问题上,巴基斯坦和印度有不同的认知。印度认为自己发挥了积极作用,理由是自己为阿富汗的反恐做出了贡献。但巴基斯坦认为,印度所谓的“反恐”,实际上是出于自己利益而发动的一种代理人战争。

现在,印度政府举办阿富汗问题的会议,体现了印度人一种急切的心态,但还是主要出于地缘政治层面的考虑,也是为了缓解自己国际和国内尴尬的处境。从战略上包围巴基斯坦,对印度来说这是阿富汗最大的价值。早在2011年的时候,印度就和阿富汗签订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协议,协议签订之后,印度和阿富汗就把巴基斯坦夹在中间了。

此前,阿富汗原来的卡尔扎伊政府、加尼政府,同巴基斯坦有很大的边界领土争议,也就是“杜兰线”的问题。同时,阿富汗政府认为巴基斯坦是支持塔利班的,认为阿富汗境内的不稳定因素以及恐怖主义势力,都与巴基斯坦有关系。所以阿巴关系不好,印巴关系也不好,印度和阿富汗就在制约巴基斯坦这个问题上就形成了共识。

可在这次阿富汗塔利班夺权的过程中,巴基斯坦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而印度过去20年间的对阿政策实际上依附于美国,它把塔利班认定为恐怖主义组织,跟塔利班之间很少有联系,也不承认塔利班。所以塔利班夺权之后,印度的处境非常尴尬。

美国是希望印度在阿富汗发挥主导作用,但美国如果真的希望解决阿富汗问题,就应该认识到印度在阿富汗问题的解决上是一个负面因素,印度不会有助于阿富汗的局势平复,反而是时常添乱。

印度这次开关于阿富汗的会议,宣传和作秀的意义大于实际的意义,仍然是将阿富汗塔利班政权作为一个所谓恐怖主义政权来看待的。它宣称要关注阿富汗的人道主义问题、经济民生建设问题、反恐禁毒问题,但现在没有正式的官方渠道。印度所拥有的渠道,都是原来建立起的那种代理人渠道。

11月9日,在阿富汗霍斯特省,孩子们坐在援助物资旁。 新华社发

观察者网:如您所说,现在阿富汗塔利班上台,巴基斯坦获得了相对的战略优势。这种情况下,印度战略界怎么考虑自己未来在阿富汗的发展?

刘宗义:印度过去20年间在阿富汗有大概30亿美元的投资,但它一直是坚定支持前加尼政府。印度战略界主要的观点是“等着瞧”。

实际上他们现在是有争论的,一部分人主张应该积极和阿富汗塔利班进行联系,实际上他们也这么做了,但是看来谈得并不是太好。

另一方面,他们就希望“等着瞧”。因为他们知道阿富汗塔利班现在面临着很多的困难,首先是阿富汗塔利班内部有很多分歧,所以他们希望能够利用这种分歧。

第二,就是阿富汗塔利班与阿富汗境内其他政治派别之间的矛盾。因为印度过去20年在阿富汗投入很多,并且同阿富汗境内的非塔利班势力有很明显的联系,所以他们还希望能够继续来利用这些代理人。

第三,他们是想等巴基斯坦与阿塔之间出现分歧,因为他们认为阿富汗塔利班稳固政权之后,与巴基斯坦之间的矛盾会显现出来。

一个是刚才我说的边界领土纠纷,也就是“杜兰线”的问题。再一个是普什图民族主义的问题。因为普什图族属于跨境民族,在巴基斯坦境内的人口数甚至超过了在阿富汗境内的人口数。一些人有普什图民族主义情结,想建立一个统一的普什图国家。所以,印度方面认为将来阿富汗塔利班和巴基斯坦会在这个问题上产生矛盾,希望利用这个矛盾进行战略投机。

当然,阿富汗也面临其他问题,比如说粮食危机、人道主义危机可能都会出现。据此印度不认为阿富汗塔利班会把政权稳定下来,它在等待可乘之机,推行机会主义政策。

现在,印度主要的困境是无处下手。因为阿塔刚刚控制阿富汗境内不久,很多情势并不是太明朗。原来印度希望利用一些国际势力,比如俄罗斯、伊朗,保障自己在阿富汗的利益。但是因为它跟美国走得太近,所以它跟其他国家的关系出现了恶化。因此,印度现在觉得国际势力也靠不住了。

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印度召开的阿富汗问题会议,集中谈论的还是反恐问题。而且让人觉得比较好笑的是,阿富汗现在是在阿塔的控制之下,印度却排除了阿塔来谈阿富汗问题。这纯粹是一种掩耳盗铃的做法。

2016年,莫迪、鲁哈尼、加尼会面。(新华网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