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日本三季度实际GDP年率萎缩3%,今年再次负增长


【文/观察者网 鞠峰】

据日本广播协会(NHK)11月15日报道,日本内阁府当天公布的7至9月经调整后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速报值环比萎缩0.8%,折合成年率下降3%。这是日本经济时隔两季度首次出现萎缩。

今年夏季GDP再次下滑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紧急事态期间消费疲软。供应链的限制导致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出口下降。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此前11月初的数据显示,日本9月GDP环比下降2.1%,创17个月以来最大降幅。

NHK报道截图

据报道,个人消费占日本GDP的一半以上,而7至9月由于日本疫情较为严重,东京、大阪等主要经济城市进入紧急事态,旅行、就餐等需要低迷,家电购买量也下滑,个人消费环比萎缩1.1%。奥运会未能促进消费,因为大多数赛事都禁止观众入场。

此外,日本的出口环比减少2.1%,主要原因是世界范围内的半导体供应不足,东南亚的零部件供应延缓等,造成了汽车的减产。

由于商用车和工程机械采购量减少,“企业资本投资”也减少了3.8%。

虽然日本政府预测,在本财年结束前,GDP将恢复到新冠暴发以前水准,但感染在夏季“一波又起”迫使日本经济复苏陷入僵局。

反映物价变动的名义GDP环比萎缩0.6%,折合成年率缩小2.5%。由于原油价格高企、物价上升等因素,名义GDP跌幅小于实际跌幅。

新冠疫情挥之不去,各国供应链不顺的情形恶化,冲击全球经济。NHK提及,世界最大、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美国第三季度GDP同样增长乏力。日内阁府数据显示,中国三季度GDP折合年率小幅上升0.8%,增长率较上季度大幅下降,主要受到供应链紊乱、电力供应不足使生产受限、物价上升的影响。美国也受到物价等因素影响,实际GDP增长率折合成年率增长2%。此外,欧元区的二、三季度GDP持续保持高速增长,三季度GDP折合年率增幅9.1%。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和15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物价上涨导致的收入外流日益明显,有必要密切关注这些影响带来的经济下行风险,以及新冠疫情再次扩大的风险。”

同样,日本经济再生相山际大志郎在GDP公布后的记者会上表示,GDP下行主要原因是,“除了到9月份的紧急状态之外,还有半导体短缺和东南亚疫情蔓延导致的零部件供应不足和资源价格上涨。

山际表示,但另一方面,企业利润在回升,就业和收入环境也在改善。考虑到这些因素,经济有回暖的趋势,但回升的步伐正在减缓。

山际称,“现在感染者也少了,紧急事态也解除了,经济正在复苏。我们期待着10月到12月的GDP的数据,同时也要十分警惕经济下行风险。”

对于日本经济前景,经济团体联合会主席十仓库雅和表示,虽然GDP两个季度以来首次出现负值,“随着政府放宽旅游和行动限制,服务、旅游业会从现在开始增长。但是由于半导体供应短缺等原因,靠出口赚钱的公司的业绩已经达到了平台期,这一点会抵消经济增长。我认为、也希望未来GDP会转为正数。”

稍早前,日本经济研究中心11月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经通胀调整后,日本9月份国内生产总值GDP环比下降2.1%。《日本经济新闻(亚洲版)》8日报道称,该降幅为日本17个月以来最大,而导致经济萎缩的原因是家庭消费和日本企业投资的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进入9月底后,日本的疫情突然好转。单日确诊的人数不断回落,一度“清零”。10月1日,日本取消紧急事态,经济活动慢慢恢复。

岸田文雄已经完成组阁,恢复经济是新政府需要面对的首个考验。据日媒此前报道,岸田预计投入40万亿日元刺激经济。此外,日本政府还将增加护理人员的工资,向18岁及以下年龄的人群发放10万日元,发放旅游补贴等等经济刺激措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