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薛凯桓:难民问题,谁先动的手?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薛凯桓】

兰和白俄罗斯边境的难民危机正在迅速发展,这可能会导致不可预测的结果,甚至包括武装冲突等。波兰方面的言论也变得越来越“好战”,越来越具有攻击性,近乎歇斯底里。呼吁北约进行干预的呼声,在波兰也已经越来越响亮,“战争”这个词被越来越频繁地使用。

人权组织批评波兰和白俄罗斯对待移民和难民的方式,这些难民面临零下气温,缺乏食物和医疗,来源:半岛电视台

然而,此事最引人注目的不仅是对白俄罗斯制裁的呼吁,更包括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呼吁——尽管这与正在发生的事情无关。西方的反俄斗士们已经找到了克里姆林宫参与所有问题的所谓“无可争辩的证据”:他们发现莫斯科—明斯克航班的航班时刻表“莫名地改动了许多”。这种无法令人信服的理由,竟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波兰当局与欧盟的制裁威胁理由之内,也给此事平添了荒诞和“无厘头”的双标味道。

祸根早已埋下

白俄罗斯难民危机究竟缘起何处?关注时政的人也许都会记得今年5月份白俄罗斯发生的客机迫降事件:2021年5月23日,白俄罗斯著名反对派人士普罗塔谢维奇乘飞机从雅典飞往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有消息称飞机上有炸弹,之后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下令允许该飞机降落,白俄罗斯军方一架米格29战斗机紧急升空对客机实施伴飞,并下令允许客机降落到明斯克机场。飞机降落后,普罗塔谢维奇遭到逮捕。这一架飞机是欧盟成员爱尔兰的瑞安航空公司的波音737-800型客机。而在不久后的6月4日,欧盟就宣布了禁止白俄罗斯航班进入其领空的制裁措施。

白俄罗斯迫降飞机逮捕持不同政见者;欧洲认为是“国家劫持”。来源:纽约时报

以“铁人”形象而闻名的卢卡申科当然不可能吃下这个“闷亏”,和欧盟闹翻后,白俄罗斯正式宣布不再为欧盟“处理”难民过境的事务,并将之前拥有诸多限制的中东诸国至白俄罗斯的航班“彻底放开”。

难民问题的背后隐情并不是很多人所想的那般:白俄罗斯为了“报复”欧盟而临时起意制造了这起难民危机,相反,通过白俄罗斯入境波兰再进入西欧发达地区,这条路线在“阿拉伯之春”以后,曾经是离开家园的中东难民的上佳之选——千万不要低估他们离开家园的“创造性”。

但彼时的白俄罗斯为了顾及与欧盟的良好关系,选择“切断”这条路线,其措施包括但不限于:大量减少伊拉克等国飞往白俄罗斯的航班、动用警备甚至军队力量去限制难民来源国入境者的活动、收紧针对难民来源国入境者的许可等等。

但是从今年5月后,这些都不存在了。愤怒的白俄罗斯决定不再为欧盟“买单”,这成为了现如今欧白一切“口水仗”的开始。

卢卡申科早在欧盟对白俄罗斯实施新制裁后,就立即“诚实地”警告了欧洲有关移民即将面临的问题。5月底,他在白俄罗斯最高议会发表讲话时说:“我们已经停止了对欧盟偷渡和移民问题的关心——现在欧盟可以自己吃掉并解决它们了。”

6月,在纪念苏联卫国战争的活动中,卢卡申科说:“这些疯狂的欧盟国家,他们正在要求我们的帮助。他们要求停止非法移民……的确,成千上万的移民涌入到了立陶宛、拉脱维亚和波兰,但这和我们毫无关系,这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义务。可笑的是,他们竟然还要求我们保护他们免受偷渡和走私的侵害……我只是想问:你们疯了吗?欧盟对我们发动了一场混合战争,你们在我们的国家制造颜色革命,你们还制裁我们的航空公司、阻止我们逮捕对国家有害的人,现在你们居然还反过来要求我们保护你?像以前一样?多么可笑。”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来源:欧洲新闻

当时的西方很少有人注意到白俄罗斯总统的这些话。欧盟的官员们对卢卡申科的话付之一笑、嗤之以鼻。正如我们现在看到的,卢卡申科的话相当于对牛弹琴。于是难民流动(主要来自中东和西亚国家)逐步增加,白俄罗斯与立陶宛和波兰接壤的各个地区都爆发了逐渐升温的危机局势。如果早些时候在每个单独的地区和事件中都只能计算出数百名难民的话,那么从这个星期一开始,谈论这一问题就要开始以“千”为单位去计算了,此问题的个中复杂难以言说,甚至包括许多儿童和青少年难民的健康问题以及其他的人道主义危机。

其实早在2015年就可以在波兰和白俄罗斯的边境上看到类似的画面,当时两个国家的边防人员将这些“不速之客”推向对方,将他们运送过境以摆脱他们,并设置障碍不允许他们进入自己的领土。欧盟为此事互相争吵,互相指责也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但现在,恐慌的程度显然已经高出了一个数量级。

波兰电视台的节目发出“祖国处于危险之中!”的警报声。曾在波兰驻白俄罗斯大使馆工作的前外交官,波兰著名政治分析家尤拉什在波兰国家电视台TVN24频道上向公众解释说:“我们面临着实际侵略的情况。我们看到了白俄罗斯士兵如何攻击我们的边境,这是混合战争,也是事实上的战争。当然,我们不会互相射击,所以我可以让担心的人放心:俄罗斯坦克不会来这里。但俄罗斯坦克可能会出现在我们的边界上,这极大地改变了情况。”

波兰反对派呼吁采取联合行动保卫祖国。来源:radiogdansk

根据尤拉什的说法和许多其他波兰政治评论员的说法,整个波白边界事端的缘起,主要就是为了“给俄罗斯人在白俄罗斯部署武装部队的理由”。听着好像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应该为此负全责一样,但显然这些波兰人并不打算解释北约艾布拉姆斯坦克在波兰东部边界的集团式部署,还有波兰境内计划建立的由美国驻军的军事基地、加强北约在波罗的海国家的军事存在、以及在白俄罗斯煽动“颜色革命”、发放“波兰人卡”等种种不友善行为,虽然波兰宣称这些是为了对抗“白俄罗斯的流氓威胁”,但这些措施早在今年以前就已经公布了,很明显不可能穿越到现在来“应对”波白之间出现的移民问题。

欧洲一口咬定,背后是俄罗斯

“反俄”这个属性早就已经成为波兰的标志之一,此次对俄罗斯的指控在波兰听起来也很稀松平常。波兰人在这方面一直都很高兴得到他们的欧洲伙伴的鼓励,他们专门煽动反俄恐惧。

例如,英国首席克里姆林宫专家爱德华·卢卡斯在《泰晤士报》上明确表示,俄罗斯是波兰边境局势恶化的幕后推手,让华沙陷入了困境:“如果波兰人以武力回应,他们会显得残忍和鲁莽。如果他们不回应,就会显得软弱。”

卢卡斯总结道:“俄罗斯正在通过诡计、虚张声势和恐吓来探索我们在各个方面的弱点。它正在探索公众对移民、高能源价格和我们联盟弱点的敏感性。我们需要一个系统的、协调的响应,以提高我们的韧性并建立防止任何未来挑衅的反制措施。”

欧盟的软弱让俄罗斯逍遥法外。来源:《泰晤士报

笔者想要强调的是,这里还没有谈论北约宪章第五条,该条规定对受到外部攻击的联盟成员提供武装保护,而是谈论第四条,即在“任何缔约方的领土完整、政治独立或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进行的磋商。但波兰分析人士已经强烈呼吁准备使用武器,当然还有加强对明斯克的制裁。

紧接着,来自邻国德国的声音响起:“欧盟正在准备对白俄罗斯实施制裁,但克里姆林宫呢?”——这段话来自于德国国家通讯社DW。俄罗斯卷入这场危机的“证据”看起来很简单,这是布鲁塞尔欧盟精英们的共同观点:“如果没有俄罗斯的同意,卢卡申科不会对欧盟发起如此长期且日益加剧的移民攻击。”正如读者们所看到的,一切都很简单:有一个“普遍意见”,对于这样的指控,这已经足够了。

但主要的王牌是由德国著名反俄右翼媒体Bild及其写手朱利安·罗普克准备的。这位在西方世界以及俄罗斯都极为有名的反俄斗士,把所有的精力都献给了反俄活动。由于在叙利亚战争期间的这种狂热反俄行为,他被昵称为“圣战士朱利安”,此人以对俄罗斯进行大量真真假假的愤怒指控而闻名于西方世界。但这次他还是“超越了自己”,他宣称找到了普京和埃尔多安卷入波兰边境移民危机的无可辩驳的“证据”:明斯克机场的航班时刻表。

土耳其航空每天有两次从伊斯坦布尔飞往明斯克的航班,俄罗斯航空每天有四次从莫斯科飞往白俄罗斯首都的航班。来源:Bild

也许看起来颇为荒谬,但这不是在开玩笑,德国《图片报》的报道就采信了其说法,报道中相当严肃地声称,白俄罗斯的移民是由俄罗斯航空公司和土耳其航空公司联合运送的。这一耸人听闻的报道,唯一“证据”就是那份航班时刻表:包括莫斯科—明斯克和明斯克—伊斯坦布尔的航班,证据呢?仅仅只是以上三地的来往航班“突然”变得多了起来而已。

奇怪的是,在2015年欧盟移民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没有人想到将这件事归咎于任何与欧盟紧邻的国家飞往欧洲机场的航班增多。如我们所见,为了指责俄罗斯,欧盟甚至已经可以“莫须有”,以“先画靶,再打靶”的目的性追责方式,去寻找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罪证”。

舆论造势当然不是西方世界的本意,既然俄罗斯的“罪行”已被“证明”,那么要求立即对其实施制裁、打压的真正面目也就图穷匕见了:首先,关闭波兰—白俄罗斯边境的货运,然后追加禁止俄罗斯航班飞越欧盟领空的禁令,还有不胜枚举的追加贸易制裁。诚然,在整个欧洲能源供应危机愈演愈烈、圣诞节销售旺季即将到来、且俄罗斯已经威胁要对等制裁、禁止西方国家航班飞越俄罗斯领空的大背景下,究竟谁会受到更大的打击,这一问题显然需要欧盟的精英们考虑清楚。

截至11月9日,至少有2000名移民在白俄罗斯与波兰边界处。来源:BBC

还有一个问题与西方的虚伪和双重标准有关。波兰边境的危机确实“令人痛苦”,但还远不是灾难性的。通过白俄罗斯进入欧盟难民人数究竟有多少?德国声称有8400余人,而白俄罗斯的说法则为6000余人,无论采信哪一方的说法,这个数字都还尚未破万。

而在白俄罗斯难民危机持续发酵的同时,从欧盟到英国的非法移民危机也在逐渐加剧。根据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下半年就已经有不少于五万的“数万人”通过法国偷渡至英国,仅在过去的周三,根据英国国防部内部事务机关的说法,就有853人从法国进入英国,而这些还只是被英国执法人员“抓获”的人数,至于偷渡成功的那些难民,没有统计数字,但想必这个数字不会小到哪去。

英国的许多民众和政客已经将这场危机归咎于法国:英国人认为巴黎当局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来缓解这种情况,甚至有可能是在故意引发非法移民涌入英伦三岛。法国的“控制不力”被指责为对法英、欧英之间所有政治和经济争端以及英国“脱欧”的报复,这些争端现在在永恒的“英法盟友”之间逐渐升级。

11月11日,约1185人乘船越过英吉利海峡到达英国,这是单日移民过境的新纪录。来源:BBC

这就是欧盟的双标所在:如果接受欧盟委员会关于白俄罗斯“对欧盟的混合攻击”的逻辑,那么欧盟应该以同样的方式被指控对英国进行“混合攻击”,并因此要求引入相同的对布鲁塞尔和法国、德国的制裁,这些制裁如果可以对白俄罗斯,以及出于“航班时刻表”的原因也对俄罗斯实施,自然也可以对同样“蓄意”制造对英难民危机的欧盟实施。但是显而易见,要求惩罚欧盟对英造成难民危机的呼声并不大。

在波白、欧白难民问题持续升温的今天,一个摆在面前问题是:难民问题究竟是谁“先撩者贱”?由瑞安航空飞机迫降事件一步步发展到如今的地步,究竟是谁一手制造了如今的难民危机?一切的开头究竟是白俄罗斯的“邪恶行为”,还是一次次针对白俄罗斯的“颜色革命”及不讲理的制裁中累积起来的矛盾,这个问题值得波兰、欧盟好好想想。

为了“反俄”,还是为了真正解决问题,事到如今欧盟的所作所为早已给出了我们答案。若想真正解决问题,在用种种荒谬理由指责俄罗斯、白俄罗斯前,欧盟还是先把自己“摘干净”的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