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丹尼尔·拉塞尔:互相倾听而非互相指责才是发展中美关系的正确之道


【文/丹尼尔·拉塞尔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美中关系发展已进入危险和动荡的阶段,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中国领导人看到世界正处于动荡不安的状态——“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他看来,东方正在崛起,西方正在衰落;“时间和势头”在中国一边。为了利用这种有利的力量关系形势,他支持在国际上采取一种更加自信、更加竞争、毫不妥协的姿态。在“双循环”的旗帜下,他加大力度谋求掌握本土技术以减少中国对世界的依赖,同时增加世界对中国的依赖。

同时,在美国乔·拜登总统的工作环境里则充满了两党对华怀疑、沮丧和敌对的气氛。就在他试图要团结盟友共同抵制中国的不良行为时,他所要做的却是费力不讨好地去团结这个一盘散沙的联盟。

北京掌握了一系列令人担忧的新能力,拜登正在设法与之抗衡。例如,美国国防部最近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估计,到2030年,北京将获得约1000枚可投射核弹头,比五角大楼去年的估算增加了一倍多。这一戏剧性的加速,再加上中国正大规模投资建设本国的核“三位一体”投射系统,暗示出中国正令人不安地从掌握核威慑能力转向掌握核作战能力。

还有其它恼人的问题也严重影响了美中关系。美国越来越担心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担心中国出口监控技术,以及再次以国家力量支持知识产权网络盗窃行为。北京也有一长串的不满,包括华盛顿指责中国的新疆政策,美国对华展开新的制裁和限制,此前扣留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南海展开军事行动,以及更高调地展现出支持台湾地区的姿态。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拜登和习宣布计划于11月15日举行“虚拟峰会”。举行视频会议的消息勾起了人们的希望和恐惧。尽管这只是一次虚拟会晤,但这是两国元首的首次面对面会晤。对两国和世界其他国家的观察家来说,这代表着一个可能的转折点出现了:一个将美中关系转变为合作关系的机会。对其他人来说,尤其是对那些持怀疑美国态度的人来说,他们担心拜登会被骗进另一轮双边对话中,只会产生空洞的承诺,并为中国变强赢得时间。

中美两国元首进行视频会议 图源:新华社

但这两种观点都没有抓住重点。拜登和他的团队成员都是政治老手,他们是带着一种大国竞争的紧迫感上台的,他们下决心不再接受北京所喜欢的那种大规模仪式性会晤。他们不会被诱骗进徒劳无益的对话。另一方面,鉴于美中两国的问题都不会马上消失,以及视频会议并不能取代广泛的私人接触,人们必然不会对本次会议抱有太高期望。然而,即使没有取得重大突破,外交接触也能发挥重要作用。这次会议为拜登和习近平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机会,使他们可以开始建立重要的护栏以防危机发生。

如果两人能建立一套定期沟通机制,从而在条件允许时进行面谈,那么美中两国就可以更容易地管控两国关系波动和风险。如果他们能在较低层级开通官方沟通渠道以提供和探寻信息而非吹嘘和斥责,他们就可以改善两国虽受管制但仍紧张的竞争关系。

如果拜登保证美国仍真正信守“一个中国”政策并能使习近平相信,如果习近平保证中国仍致力于和平解决台湾地位问题并能使拜登相信,那么他们就可以缓和围绕这一热点问题所引发的紧张局势。通过这种做法,两位领导人可以预防美中竞争升级为更加危险的美中对抗。

阻止螺旋式下降

拜登1月份上任时,北京方面似乎仍对他怀有不切实际的期望,认为新总统会迅速取消关税,并使两国关系恢复到奥巴马执政时的相对友好状态。特朗普执政的四年动荡不安,其政策不可预测且反复无常,其言词充满敌意,许多中国官员欢迎一位头脑清醒、经验丰富的领导人当选美国总统,而且这个人与中国领导人保持着长达十多年的友谊,并在外交政策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他们视拜登竞选时所持的对华强硬立场是政治需要,并以为他一旦当选就会改弦更张,正如其众多前任所做的那样。

但新政府的犀利言论和强硬手段很快就打破了这种期望。在拜登就任总统的第一年,美中关系仍然深陷在不信任的泥潭之中,被大多是肆无忌惮的零和博弈所左右。拜登将精力放在国内重建和修复联盟上,这源自于他坚信美国需要首先加强自身实力才能与别国展开有效接触,这意味着总统并不急于同北京展开谈判。

美中对话在小布什和奥巴马执政时期表现不佳,美国对此感到沮丧,这进一步削弱了美方进行双边谈判的积极性。因此,在特朗普执政末期时就陷入停顿的美中接触很难再重新开始。

拜登施行的强硬路线和他努力建立国际反华联盟的行为令许多中国官员(也许还有领导人)感到失望,如果不是感到自己受到了背叛的话。他们的失望情绪再加上一种新的傲慢态度,助长了中国官员越来越好战的姿态,其中就包括中共最高外交决策官员杨洁篪3月份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与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会面时,在镜头前发表的那一番言辞激烈的讲话。

今年7月,副国务卿温迪·舍曼访问中国,中国人再一次展现出了这种愤怒情绪。中国外交部还在她与中国官员会晤时,公开发布了对美要求清单。每次在与拜登政府官员会晤时,北京都坚称,在美国采取行动以“改善气氛,回到尊重中国‘核心利益’的‘正确’道路”前,合作会一直处于停滞状态。实际上,中国发给美国的信息是“取消关税,移除出口管制,在台湾、新疆、香港和南海等问题上后退,然后我们才可以谈”。

这些“战狼”型要求显示出美中外交已经到了多么艰难的境地。今天,双方都坚信本国制度的优越性,并将注意力集中在对方制度的缺点上。双方似乎都决心通过威慑和胁迫手段而不是通过激励或妥协来改变对方的行为。

对中国来说,2021年是激动人心的一年,充满了民族主义纪念日和令人心潮澎湃的坚定自信——在印度边境,对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在东海和南海以及在台湾海峡。对美国来说,这是斗争和复苏的一年,“中国挑战”一直是本年度重要的推动力量。这使得11月15日的会议成为一个难得而重要的机会,使领导人可以尝试改变基调,减少破坏性危机发生的可能性。

现在,台湾地区构成了一个特别的风险,尤其是在中美危机沟通机制和互惠护栏已经坍塌后,这导致一旦发生变故,就会产生误判并使事态无法缓和地升级。在台湾及其周边地区,侵犯性的军事信号、半导体供货问题和危险的政治姿态已经创造出了一个危险的组合,可能引发一场不必要的对抗性摊牌,任何一方都无法轻易阻止这场危机。正如拜登喜欢说的那样,唯一比战争更糟糕的事是一场意外爆发的战争。

尽管马上召开的峰会无法解决,甚至无法开始解决诸如台湾地区未来地位这样的问题,但这次峰会确实为两国领导人提供了一个机会去重建某些安全措施,以防止两国动用武力解决争端。

鉴于美中两国的国内政治议程使疑难问题的解决变得日益困难,借助此次峰会重启这样的努力就变得非常重要。随着11月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临近,华盛顿民主共和两党的反华热情高涨,这使得达成妥协和发展中美关系的可能性变得越来越渺茫。同时,中国还要召开至关重要的中共二十大。两方领导人都不能示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