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万青松:白俄罗斯对欧盟“以攻促谈”,底气何在?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万青松】

这段时期,白俄罗斯在国际地缘政治问题中“刷”的“存在感”确实不少。从俄白签署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到愈演愈烈的边境难民危机,白俄罗斯在与欧盟、俄罗斯的关系之间玩平衡。

眼下,停留在白俄罗斯边境的难民大多来自中东和非洲,主要包括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土耳其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等国,试图借道地理上与白俄罗斯接壤的立陶宛、波兰进入欧盟境内。

持续恶化的难民危机,不仅让白俄罗斯与波兰、立陶宛在边界强硬“对抗”,欧盟、德国、俄罗斯、美国、英国等大国也被卷入其中:欧盟指责白俄罗斯制造了这场旨在“袭击”欧盟的危机,并宣布对白俄罗斯实施第五轮制裁;德国看守政府总理默克尔于11月10日、11日连续两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要求俄方对白俄罗斯施加压力;美国总统拜登对此也表达“严重关切”;英国公开指责俄罗斯“参与”此次难民危机。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16日,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库兹尼察,波兰执法人员使用高压水枪阻挡难民。@视觉中国

然而,俄罗斯不仅直接“拒绝”干涉这次难民危机,还建议欧盟就难民问题恢复与白俄罗斯之间的直接对话。11月13日,普京公开表示俄罗斯与此次难民危机毫无关联,并直指此次难民危机源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最终责任在西方国家,而非白俄罗斯。

可以预计,白俄边境难民危机还会持续,短期内难以解决。值得关注的是,白俄边境的难民问题为何“突然”恶化?与白俄罗斯和俄罗斯刚刚签署的联盟一体化法令是否有关?近期白俄罗斯的举措是否意在帮助俄罗斯打破与西方关系的平衡?未来局势将如何演变?这些是本文试图回答的问题。

白俄罗斯为何“强迫”欧盟对话?

事实上,白俄罗斯边境爆发的难民危机不是孤立的“突发”事件,在难民事件的态度上,白俄罗斯也前后多次反复。

早在今年7月初,白俄罗斯就以人力、财力有限为由,将中东难民“放入”与其接壤的立陶宛,引发立陶宛和欧盟的严重担忧。媒体分析,此举意在回应欧盟对白俄罗斯实施的最新一轮制裁。

一个月之后的8月5日,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边境局势会议上要求关闭西南部边界,以避免非法移民以本国为跳板,进入欧洲邻国。

近期,卢卡申科又“突然”宣布“放松”对移民政策的管控,由此“吸引”来越来越多的难民。

此次难民危机所导致的各方关系紧张的主要症结,是围绕白俄罗斯政治选举的合法性斗争,尤其是欧盟试图让执政长达27年的卢卡申科“离开”政治舞台。去年8月总统选举中,卢卡申科对政治对手、反对派和示威游行的打压让欧盟非常愤怒,欧盟拒绝承认选举结果和卢卡申科的总统合法性,并大力支持白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试图极大地压缩卢卡申科的国际生存空间。

欧盟这种公开干涉白俄罗斯内政的行为,显然是卢卡申科及其支持者难以接受的,于是不得不做出回应和反击。白俄罗斯借用这次难民危机的用意显然是试图“强迫”欧盟与其对话。白俄罗斯的诉求主要包括,欧盟减轻(甚至取消)对其制裁,减少干涉白俄罗斯内政,承认白俄罗斯总统的合法性。

白俄罗斯“底气”何在?

白俄罗斯之所以能够对欧盟展开“攻势”,其“底气”主要来源于两方面:

一是,获得俄罗斯义无反顾的鼎力支持。自去年选举危机以来,俄罗斯是公开承诺支持卢卡申科的唯一大国。俄罗斯总统普京公开表示,俄方已组建一支后备警察部队,待命派往白俄罗斯。如果白俄罗斯出现类似于乌克兰那样的暴力“国家政变”,俄方会向其部署军队。这种政治层面的支持,既向白俄罗斯反对派,也向西方发出严重警告信号。

今年4月21日,普京在发表国情咨文时也指责西方策划“暗杀”卢卡申科,并意图搞国家政变,这是完全不被允许的。

8月,白俄罗斯与俄罗斯举行旨在加强地区安全的“西方-2021”战略演习,还就制定军事学说达成一致。

9月,双方又就深化一体化合作达成共识,囊括了28项经济合作项目,建立石油及天然气统一市场,以应对西方的经济制裁。

而且,还选在11月4日俄罗斯“人民团结日”当天宣布签署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不仅表达进一步推进双方一体化进程的决心,也传递出两国团结应对困难与挑战的意志。

在这次难民危机中,白俄罗斯继续获得俄罗斯的大力支持,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诺娃表示,任何以难民为由针对白俄罗斯的制裁都是非法的;立陶宛与波兰政府采取的行动更像是“惩罚”白俄罗斯,而不是纡解当下的难民危机。此前,俄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也公开指责立陶宛与波兰不愿意解决难民问题的作派,直指西方国家对待难民的双重标准,并将难民危机归咎为北约错误东扩和西方在中东、阿富汗及非洲等地区推行错误政策,西方的错误政策导致地区形势不稳和越来越多发的难民潮。

卢卡申科非常清楚,白俄罗斯并不存在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做类似于乌克兰那样的虚假地缘政治选择,只有与俄罗斯联系更加紧密,才能稳定国内政局;更何况在推进政治、经济改革和寻求双方最优关系模式方面,俄罗斯显然会发挥决定性作用。

其次,卢卡申科也意识到,想要走出政治合法性危机,需要避免打破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平衡。对卢卡申科而言,当下白俄罗斯的修宪筹备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其面临的迫切问题是如何通过宪法改革走出政治危机。

俄罗斯《生意人报》称,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卢卡申科并没有打算对宪法进行大范围修订(其中涉及到总统任期不能超过两届、总统对政府不能完全限制等新提法,但这些变化更多是象征性的),某种程度上反而将强化总统权力。这显然会继续引发国内外反对派的强烈反对。流亡海外的白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也已经开展游说活动,不仅欧盟迄今不承认去年8月的白俄罗斯总统选举结果,美国总统拜登也专门会见白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季哈诺夫斯卡娅,并表示会全力支持她的诉求。

11月4日,俄白两国选在俄罗斯“人民团结日”当天宣布签署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截图来自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