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中国驻澳大使馆临时代办王晰宁:澳大利亚是个“淘气鬼”,舞刀弄剑危害本国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伙同美英组建“AUKUS”、防长“狂擂战鼓”、前总理窜访台湾……澳大利亚在一系列对华问题上,仍未纠正自身错误。就在当地时间11月18日,《卫报》澳大利亚版刊登了一篇对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临时代办王晰宁的专访,他谈及了澳方近期的做法。

王晰宁将参与组建“AUKUS”和潜艇交易的澳大利亚比作“淘气鬼”(naughty guy)、“舞刀弄剑者”(sabre wielder),称这些举动危及了澳大利亚热爱和平的声誉、破坏了核不扩散体系,也使不具备核能力的澳大利亚处于可能发生事故的危险中,澳国内民众更加应该感到担心。

针对澳防长近期就台湾问题发表的错误言论,王晰宁提醒澳政界人士“不要做任何有损两国关系的事情”,这些言论“不利于”创造两国之间的高层级对话,并称澳前总理上月窜访台湾的行为是“令人遗憾的”(very unfortunate)。

采访中,王晰宁并未释放出中方将“解冻”中澳战略经济对话的信息,而对于澳大利亚在与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日益紧张之际,悍然撕毁“一带一路”协议,还试图终止中企对于达尔文港的长期租约,他表示对此也不感到意外。

他还反问:“我不知道,澳大利亚是否有能力再撕毁一份合约?”

《卫报》报道截图

“AUKUS”,一个“盎格鲁-撒克逊小圈子

今年9月,美英澳三国提出要组成新的印太安全联盟“AUKUS”,以便进一步共享防务能力,其中包括帮助澳大利亚获得核动力攻击潜艇,三国的这一协议被广泛认为是“为了对抗中国的崛起态势”。

澳政府却宣称,这一决定是由印太地区日益恶化的安全局势所推动的,澳驻美大使则声称,拥有能力更强的潜艇,将使澳大利亚能够从其海岸线向更远的地方投射力量。

对此,王晰宁告诉《卫报》,澳大利亚人应该担心“AUKUS”对于其国家形象的影响,因为澳大利亚此前一直将自己描绘成是所谓“国际体系的支持者”。

“试图获得一艘核动力潜艇,肯定会对现存的核不扩散体系造成影响。那你打算做一个‘淘气鬼’吗?”王晰宁这样反问,随后轻声笑了起来。

资料图: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临时代办王晰宁 图自澳媒

“从技术上讲,澳大利亚没有核能力,核能力可以保证你不会遇到麻烦,不会发生事故。如果发生什么事情,(澳大利亚)政客们准备好向墨尔本和阿德莱德的人民道歉了吗?”

他表示,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中国人都将澳大利亚视为是“爱好和平的国家”,但现在人们知道,核动力潜艇的设计目的,就是针对遥远目标发动远程攻击。“那么你打算攻击谁?你不再是一个和平爱好者,一个和平卫士,你变成了某种形式的舞刀弄枪者。”

《卫报》提到,美国国防部近期发布了新版“中国军力报告”,其中一再突出中国海军拥有的船舰数量,特别是核潜艇数量,将中国渲染成是和美国一样的“核武器大国”。而事实上,澳大利亚参与“AUKUS”和打造核潜艇,才真正让东南亚各国产生了对于地区军备竞赛的担忧

美英澳领导人在今年6月的G7峰会上会晤 图自社交媒体

澳大利亚外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本月早些时候访问了东南亚,试图减轻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担忧,她声称澳大利亚是“全球核不扩散机制的最坚定支持者之一”,将与国际原子能机构一道合作,并保证“AUKUS”将为地区安全和稳定做出贡献。

然而,王晰宁却一语道破了“AUKUS”的本质,他将美英澳三国组成的这一同盟形容是一个“盎格鲁-撒克逊小圈子”(Anglo-Saxon clique),此举表明,这些国家的某些人仍然有一种根据文化和种族背景进行“同心圆分层”的心态在作祟。

想同中国高层对话,澳方要做的还有很多

《卫报》介绍道,11月初,前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成竞业结束了自己的5年任期,离任返回北京。此后,身为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公使的王晰宁,成为了驻澳使馆临时代办,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在澳排名最高的中国外交官。

对于过去几年来中澳两国关系的恶化,王晰宁感到难过和失望,他在驻澳大使馆接受采访时,对于“澳大利亚针对中国的负面政策和行动”以及“错误和武断的执行方式”提出了批评。

他还列举了诸多澳方的错误行为,比如2018年禁止中国企业华为进入其国内5G网络建设、今年早些时候公然宣布撕毁维多利亚州政府同中方签订的“一带一路”协议、以及增加外国投资壁垒以“吓跑”中国投资者等等。

就在撕毁“一带一路”协议后,4月25日,多家澳媒曾报道称,莫里森政府还考虑终止澳方与中方签订的达尔文港租约,此举可能将进一步加剧两国关系的紧张。

达尔文港 图自澳北领地政府网

王晰宁表示,2015年11月,中国岚桥集团以5.06亿澳元收购了澳北领地达尔文港99年经营权,根据现有合同,该公司计划扩大港口的容量。

“如果(澳大利亚)情报和安全机构再次伸出‘黑手’,干扰正常的商业运作,我不会感到惊讶。”王晰宁表示,一旦澳方宣布任何决定,中国政府都会作出回应,就如同迄今为止中方对澳方“所有负面举措”的回应一样。

过去18个月里,中方对澳方一系列出口行业的商品(煤炭、大麦、葡萄酒、海鲜等)执行了征收反倾销税等贸易措施,澳大利亚则无端指责中国发动了所谓“经济胁迫”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