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18个月美国大水漫灌7.1万亿美元,经济出现怪症状


【文/观察者网 赵挪亚 编辑 徐乾昂】

“拜登经济就是个活生生的矛盾。”

“(经济上)有些事真的说不通。”

在新冠疫情迟迟不见缓和的情况下强行提振经济,如今的美国社会怪相频出:美国人消费者信心指数处于10年最低点,却又在疯狂购物;企业招聘势头强劲,工人们却以创纪录的速度辞职;疫情下的美国人,工资却比疫情前的还要多,地方政府拨款“现金过剩”……

归根结底,单方面靠美联储“超发”、美国政府“乱花”似的“输血型”经济疗法,已经无法治愈美国经济内伤。特朗普和拜登两届政府,为美国经济注入了数万亿美元。过去18个月内,美国国会的总拨款7.1万亿美元,已占一年总GDP的30.6%,其中部分资金通过支票发给民众。根据美国官方11月16日最新数据,去年美国人所谓“涨的工资”中,有超90%是政府拨款。美国财长耶伦已于16日警告,国库中的现金在12月3日以后不会支撑太久。

固然,美国政府以上次经济危机为模板,制定了此次应对危机的方案。但供应链割裂的巨大隐患,让美国的方案如今开始反噬经济建筑的各个层面——不断拉大的贫富差距、逐月提高的通胀指数、层层攀升的债务上限,这些已成为美国经济的“引爆点”。已经有共和党参议员指出,美国的通胀已经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最终会颠覆美国经济。

同时,美国为市场注入的天量流动性正不断产生负面溢出效应,让全世界人民为此“埋单”。

美国经济,怪象频出

怪象之一,消费者信心指数10年最低,美国人却在疯狂购物。

11月12日,CNN援引密歇根大学数据称,11月初,美国人的初步消费者信心指数已降至66.8%,较上月下降6.8%,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3.1%,为10年最低。美国广播公司(ABC)和《华盛顿邮报》共同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惊人的”70%美国人对拜登政府执政下的经济持负面评价。

密歇根大学制作的美国消费者信心数据,11月初步数据为10年最低

但与此同时,美国人正在疯狂购物。10月份的零售额上升,继9月份增长0.8%后,10月继续增长1.7%,为3月份以来的最大增幅。这是连续第三个月增长,超过了经济学家1.4%的预期。10月份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飙升16.3%,比疫情前水平高出21.4%。

怪象之二,岗位需求增多,工人辞职数量却创下纪录。

10月,美国的招聘市场进一步扩大。尽管外界担心夏季招聘会放缓,但修正数据显示,政府严重低估了6月至9月之间的就业增长,并将最初的预测上调至62.6万个就业岗位。但与此同时,创纪录的440万美国人在9月份辞职。

创纪录的440万美国人在9月辞职 数据来源:美国劳工部

美国劳工部发布的职位空缺及劳动力流动调查(JOLTS)显示,职位空缺数比失业人数多出280万,再创新高,连续三个月站在200万整数关口上方。仍然高企的数字意味着美国的劳动力短缺延续至秋季。

另外,超过四分之一的美国人考虑在未来12到18个月内换工作或退休,这表明劳动力市场将进一步流失。种种迹象表明,越来越多的美国年轻人的“打工”意愿正在降低。

美国大部分企业为了招聘、留住员工绞尽脑汁,涨工资、加福利、给股权激励。但另一方面,工资的增长还是赶不上不断升高的商品价格。

怪象之三:新冠疫情暴发,美国经济衰退,美国人和政府反而更有钱了。

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最新数据(11月16日),2020年美国共有3040个县民众的个人收入增加,69个县下降,3个县维持不变。

美国经济分析局制作各县个人收入图表,颜色越深,说明个人收入增长越快

而从总的增长趋势来看,2020年2月之后,美国人的个人收入增长经历了多次猛烈的波动,短期之内的增长幅度历史最快。

这一增长,令美媒很费解。《纽约时报》10月18日在报道中抛出这样一个问题: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除了短暂的例外,大多数美国中产阶级和工薪阶层家庭的收入增长缓慢得令人沮丧,远远落后于经济增长。

“但令人惊讶的是,过去两年是一个例外。在全球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大多数美国家庭的财务状况比2019年好,这怎么可能呢?新冠疫情已经造成了大量的疾病和死亡,扰乱了正常的生活节奏……它引发了一场短暂的急剧经济衰退。

美国民众的个人收入增长一直较为平缓,但疫情期间波动幅度激烈 美国圣路易斯联储数据

地方政府的钱,也多到不知道该怎么用。皮尤研究中心11月15日的报告显示,由于州税收收入、投资收入以及联邦疫情援助拨款的激增,许多州在2021财年,实现了史上最大的财政盈余。

例如,爱荷华州的财政盈余为12.4亿美元,相当于2021财年全年预算资金的16%。弗吉尼亚州有26亿美元的盈余,相当于2021财年全年预算的11%。

“我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数字,”爱达荷州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里克·扬布拉德(Rick Youngblood)说。

但由于美国政治的极化,两党围绕资金的使用方式有着诸多争吵。科罗拉多州的民主党力推将资金投放到社会服务和环境项目,但共和党人更为支持减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