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于洪君:“一带一路”遇上新挑战,该如何管理预期?


世界面临百年未有的大变局,从2013年到现在,我们提出这个“一带一路”合作倡议或者“一带一路”世纪行动,是大变局中牵动世界经济关系、影响国际战略格局,改变全球治理方向的一个重大事项。

8年来,由于我们中国的大力推动和引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成了中国与世界联动发展的新路径,成了世界各国共同繁荣进步的新范式,成了不同发展战略相互对接的新创举。“一带一路”成就显著,积累了很多经验,展现出了广阔的发展前景。我用三个“新”概括它的特点:

第一, “一带一路”合作提出了中国影响力,也给伙伴国带来了发展利益和机遇。

观察“一带一路”合作的成就与经验,可以有很多角度。从我们自身来说,最大成果是树立了我们中国政府、中华民族,包括我们执政党开明开放,包容合作的一个建设者形象。现在有人说西方如何阻碍我们,如何制裁我们,这个声音在上升。正是因为我们的作用在提高,才有那样一种反作用力出现。要不然它对你不以为然,不会有遏制中国发展和诋毁中国形象出现。这是成长进步自然而然带来的负面影响。

“一带一路”8年的实践,为世界各国打造双边、多边相辅相成的合作格局,实现区域一体化与普惠式的全球化协同发展新境界开辟了现实的可能。国际社会通过“一带一路”的合作,找到了超越意识形态分歧,超越社会制度差异,超越地缘利益纷争,超越发展水平鸿沟,共谋发展进步的新方向、新目标。“一带一路”实际是推动人类社会,推动我们世界各国实现了四个超越,或者说正在实现四个超越,就是超越意识形态分歧,超越社会制度差异,超越地缘利益纷争,共同发展,走向一个美好的未来。

国际社会也有公论,澳大利亚一个教授指出中国企业正在提供就业岗位出口预算收入和技术类支持,他讲了中国公司在中亚,特别是在吉尔吉斯斯坦,中国的公司在外本土化的程度实际很高的。美国有些智库也承认,我们推动“一带一路”合作,给参与国带来了诸多的利益。麦肯锡在非洲1000多个公司调查,这些公司80%到90%都是非洲人。

现在外界舆论对“一带一路”批评主要是关于基础建设,说中国制造了“债务陷阱”。霍普金斯学会有一个调查,评论我们和东盟国家的合作,指责我们搞债务外交。自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他们所调查的“外债与国民收入之比”的数据看,几乎所有东盟国家情况都是良好的,中国并没有给他们制造多少债务陷阱。

波士顿大学也有报告,2016年以来,中国政策性银行对其他国家新贷款承诺大幅度减少。永鼎咨询报告称,新冠肺炎大流行以来,中国向其他国家提供对全球的贷款在减少。我们没有利用“一带一路”,把很多国家推向举债的边缘。

总的来讲,“一带一路”在国际上是受欢迎的。世界银行有个测算,到2030年,“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可以帮助全球760万人摆脱极端贫困,帮助3200万人摆脱中度贫困。按照这个势头下去,真正受益的还不止是世界银行测算的人数,可能还更多一些。

第二,“一带一路”合作积累了丰富经验与成果,同时也面临多种风险和挑战。

面对“一带一路”的风险挑战,我们领导人一开始就有清醒的认识和估计。早在2013年莫斯科,当时还没有提出“一带一路”,习近平总书记谈到人类命运共同体,提及中华民族崛起会面临困难、风险和挑战。今年4月在博鳌论坛上习主席发言提到,

所有感兴趣的国家都可以加入进来,共同参与、共同合作、共同受益。共建“一带一路”追求的是发展,崇尚的是共赢,传递的是希望。

面向未来,我们将同各方继续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践行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弘扬开放、绿色、廉洁理念,努力实现高标准、惠民生、可持续目标。

针对卫生合作互联互通,绿色发展开放包容,习主席提出了建设更为紧密的伙伴关系的新建议。这些正面回应了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的质疑和责难。

4月20日上午,博鳌亚洲论坛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了发表题为《同舟共济克时艰,命运与共创未来》的主旨演讲 图源自新华社

“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务实合作符合当今时代潮流,也符合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实际需要,甚至符合我们自身的融合发展需要。支持参与“一带一路”合作,现在是成为了全球经济运行和人类进步发展进程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今后一段时期,基础设施建设与联通,产能跨国转移与合作,社会民生工程与福祉,还有数字经济合作与管控,甚至包括支付方式的改变和创新,都将成为“一带一路”合作的新亮点。这大大超越了我们8年前对“一带一路”的认识、理解。新的经济现象、数字经济问题、智慧城市问题,都纳入到“一带一路”的合作中来。

“十四五”提出新基建,与“一带一路”合作相互协调,统筹推进,是大有可为的。当然问题和挑战是如影随形,是不可避免的。

首先一点,百年未有大变局涉及国际政治、世界经济、安全态势、文明共存等诸多方面,所以它的深刻性、复杂性、不可预测性,某些方面的不可控性超出想象,这一切都会对“一带一路”的合作持续推进,造成多方面的深重影响,有的是负面的,甚至是灾难性的影响,必须有一个冷静的估计。现在欧美一些国家害怕中国和平崛起,干扰我们跟世界的良性互动,这是一个方面。我们看得很清楚,估计得很充分,也做了一些政策的解读,甚至正面去回击。

去年年底我们和一些国家搞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成了,为“一带一路”在东亚、东南亚地区推进提供了新机遇,但现在看这15个签字国中,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我们的关系到底怎么样?中日韩区域合作是推而不动。所以还是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行稳才能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