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澳反对党领袖怒批莫里森政府:拉高对中国的开战预期,是澳大利亚史上最危险选举策略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搞糟了中澳关系,近期还频就台湾问题指手画脚,一些澳媒开始反思,其国内政界人士也在批评。据英国《卫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11月23日报道,澳大利亚联邦参议员、澳参议院工党领袖兼反对党领袖、影子内阁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华裔澳大利亚人)当天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发表了一场演讲。

演讲中,针对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近期声称“工党和中国站在一起”的言论,黄英贤指责对方“每当遇到麻烦时就拼命操弄中国议题”,并批评其领导的政府近期大谈所谓“加入台海战争”,正着手采取一种“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危险的选举策略”。

对于近期“狂擂战鼓”的澳大利亚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黄英贤也批评其言论偏离了澳国内两党长期以来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她认为,达顿那些夸大惹眼的言论实际上并不是在帮助台湾民众。

在这场内容广泛的外交政策演讲中,黄英贤表示,澳大利亚需要扩大其能力和影响力,恢复以往“正直而尽责”的声誉。她认为,在这个“充满巨大不确定性”的时代,挑战有许多,包括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日益受损的多边主义、大国竞争、新冠疫情、气候变化,以及“更加自信的中国”。

《卫报》报道截图

《卫报》和ABC都提到了近期澳方在台湾问题上的一些发言,比如,澳防长达顿近日在接受《澳大利亚人报》采访时妄言,如果美国承诺派兵“保卫台湾”,澳大利亚作为其盟友不参加军事行动将是“不可想象的”,要不断提升作战准备和威慑力,为台海地区可能的“冲突威胁”做好准备。

对于达顿的言论,黄英贤认为,这一发言的背景来自于明年5月即将举行的澳大利亚大选,莫里森政府显然有意要将所谓“国家安全”作为其大选的竞选重点和主轴,故意激怒中国,并“提高战争威胁”,以求赢得下次选举。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截图

“拉高一个超级大国(中国)的战争预期(Amping up the prospect of war against a superpower),是澳大利亚历史上最危险的选举策略,这是那些不顾一切想要保住权力的不负责任的政客使用的策略。”黄英贤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演讲时,将可能发生的“台海战争”描述为对印太地区和平、稳定和繁荣最大的风险,可能成为“人类的灾难”。

她表示,澳大利亚长期以来一直采取两党一致的立场,主张阻止单方面改变台湾地区现状。在是否加入“台海战争”的问题上,美国两党政府也都坚持“战略模糊”,达顿所宣称的这一战略“极不合拍”。

黄英贤称,莫里森政府一直试图利用所谓“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作为幌子,来获取自身政治优势,而在这一系列的案例之中,达顿近期的涉台言论是最糟糕的。

日前,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临时代办王晰宁接受《卫报(澳版)》独家专访,围绕中澳关系、经贸往来、台湾问题等表明了中方立场。但王晰宁话音刚落,在涉华问题上屡次发出刺耳言论的澳防长达顿又跳了出来,恼羞成怒的他,不仅叫嚣中方应撤回这些言论,甚至反唇相讥中国外交官“愚蠢可笑”。

资料图:彼得·达顿 图自澳媒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1月22日回应称,达顿先生此番言论极其荒谬,极其不负责任。此人身为澳大利亚政府高级官员,却满脑子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出于一己政治私利,屡次在涉华问题上搞挑衅,发表危言耸听、令人大跌眼镜的言论,不惜将澳大利亚绑上与中国对抗的战车,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赵立坚强调,澳方某些政客应摒弃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不要无谓树立“假想敌”,停止通过反华谋取政治私利,否则最终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沦为全世界的笑柄。

本月早些时候,当被问到是否担心法国总统马克龙和澳前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都将自己称为“骗子”时,莫里森却扯上澳反对党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受中国政府支持”,和其他一些人都在攻击自己。

对此,黄英贤又说,尽管中国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澳大利亚也更难管理两国关系,但莫里森玩弄政治的本能,无论是在澳大利亚或中国政府面前,都无助于加强其“个人权威形象”,特别是在“潜艇争端”和泄露马克龙私人短信后,全球领导人再也不会信任莫里森了。

资料图: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 图自澎湃影像

黄英贤出生在马来西亚,父亲是马来西亚华裔,母亲是澳大利亚白人。父母离异后,母亲带着8岁的黄英贤和弟弟回到南澳大利亚州阿德莱德生活。黄英贤于1988年加入澳大利亚工党,并开始从政。

由于大选临近,黄英贤也代表工党,阐述了本党的一些政见和立场。她指出,莫里森政府在重大外交政策中往往忽视澳外交官的存在,工党将授权外交部和贸易部新的工作重点和优先权。

在这场演讲中,黄英贤还表示,澳大利亚需要通过将“政治利益和国家利益分开”,在各个方面把治国之道紧密结合,以扩大国家的能力和影响力。这就包括,要融入澳大利亚民众“巨大而未被开发的力量”,并向世界展示一个“自信、统一和现代的澳大利亚”。

黄英贤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发表演讲 视频截图

作为澳大利亚影子内阁外交部长的黄英贤主张,本国需要优先对待东南亚国家,尽管工党也支持“AUKUS”中与美英两国的伙伴关系,但这一过程必须伴随着更多的地区参与性。为此,工党承诺将任命一名东盟特使,以补充外交系统,并与各国政府建立密切关系。

黄英贤还谈到了气候问题,指责莫里森政府顽固地忽视了太平洋地区各领导人要求澳大利亚在气候问题上采取正确行动的呼吁。她表示,澳大利亚真正关心气候问题,只会在阿尔巴尼斯和工党的领导下发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