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施兰茶:莫迪罕见妥协,究竟如何影响印度大国运势?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施兰茶】

2021年11月19日,印度总理莫迪突然宣布废止《2020农民(授权和保护)价格保证协议和农业服务法案》《2020农产品贸易和商业(促进和便利)法案》《2020年基本商品(修正)法案》三项旨在改革印度农业的法案。

莫迪一贯以“果断强势”“刚毅坚决”形象勇猛推进改革议程,在苦苦推进农改法近一年后居然转头就妥协服软,而且还罕见地向印度民众公开致歉。这种强烈反差可谓莫迪2014年强势上台以来最具戏剧性的一幕。

然而,莫迪废止农改法绝不仅是印度内政的策略问题或战术问题,更是决定印度今后一个时期大国运势的重大战略问题:

莫迪政府遭遇农改法大挫折以后,还能否积聚政治资本继续推动改革议程?

如果像莫迪这样强势领导人推动的改革都难以为继,那印度如何才能为经济跨越式发展扫清制度障碍?

如果印度工业化进程因改革停滞而徘徊不前,其综合国力和所扮演的全球角色将受到什么影响?

毫无疑问,作为除中国之外全球唯一人口达到十亿级别的超大规模经济体,印度经济发展态势,尤其是其工业化进程,不仅是决定其自身运势的最关键变量,也是深刻影响未来全球格局的重要因素。从这一角度出发审视莫迪政府此次农业改革失利的前因后果,可以为我们更好理解、评估印度的崛起野望和大国运势提供可行路径。

莫迪撤销农改法,大批农民上街庆祝。(资料图/美联社

莫迪屡试不爽的“突击式改革”这次为什么出现溃败?

自2014年上台以来,莫迪执政最鲜明特征就是连续发动出其不意的“突击式改革”,从废钞令、商品服务税(GST)改革到废除宪法370条款、公民法修正案,再到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烈度空前的“封国令”,概莫能外。

然而,决策果断并不代表能力高强。莫迪改革尽管方向正确、目标宏大,但细究起来,往往准备草率、过程扭曲,导致成本高昂、配套缺失,最后不免一地鸡毛、不了了之。可以说,这种执政风格体现出“情况不明决心大、事实不清信心足、胸中无数点子多、决策失误态度牛”的特征。

然而,莫迪“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拍桌子执行、拍大腿后悔、拍屁股走人”的鲁莽强势作风却屡屡得手,他在完成第一任期后甚至还以更高选票得以连任。

究其原因,印度民众在莫迪上台前就已受够长期议而不决、扯皮推诿的“拖延政治”,因此不由自主地对莫迪雷厉风行、言出法随的强势作风产生好感——“不管莫迪做得好不好,至少他做了,这就很了不起”。

更重要的是,莫迪以这种“执行力好感”为基础,摸出一套惯用策略,对此我的好友白广灿有精辟的概括:莫迪确定具体政治目标后,通过速战速决获取战术胜利,再挟胜利之威向各路反对派极限施压,借此收获战略收益后,再积极塑造更宏大的态势,最后转进下一个政治进程。这相当于在政治领域制造击鼓传花的“庞氏骗局”:依靠借新债还旧债的惯性,莫迪只要不断推出新的、更宏大的、更刺激的政治议程,就能不断在转移公众注意力的过程中文过饰非、相机遁走、赢得主动。

那么问题来了,屡试不爽的套路为什么这次却折戟沉沙?

“庞氏骗局”不管以什么形态出现,最怕的都是“资金链断裂”。很不幸,莫迪在农改法问题上恰恰也遭遇了政治资本难以为继导致的“资金链断裂”——反对农改法的农民抗议一直无法驱离,这又与疫情冲击、经济低迷叠加共振,严重损耗莫迪的政治资本,使他无法腾挪转进,因此为确保印人党2022年关键邦选顺利,他只能认栽止损。

莫迪政府在农业改革上可以说遭遇了一场“完美风暴”:

一是遭遇最难缠的对手。

反对农改法的抗议群体主体是旁遮普、哈里亚纳等邦的锡克教徒农民,其中又以组织严密的贾特人最为突出。莫迪此前改革触及的群体往往组织松散而被各个击破,但此次农民抗议却显示出组织严密、保障有力、策略灵活等特点,这使严寒酷暑、疫情爆发、空气污染、农忙时节都无法动摇他们。

二是经历最严峻的外部形势。

早在2019年底受疫情冲击之前,印度经济就已步入4%低速区间,后来疫情叠加仓促出台的“封国令”,印度沦为全球经济缩水最严重的大型经济体,而2021年初以来第二波疫情更严重扰乱印度经济运行。这一态势持续消耗莫迪的政治资本和执政威信,使他难以从农改法中“胜利转进”。

三是面对不确定性极高的邦选前景。

2022年,北方邦、旁遮普邦、北阿坎德邦、喜马偕尔邦、果阿邦都拟举行邦选,而印人党近期在旁邦民意调查和哈邦补选中均表现不佳,而北方邦也出现反对印人党的不妙势头。考虑到北方邦、旁遮普邦为代表的“谷物地带(Grain  Belt)”在印度内政中举足轻重的地位,尤其是2022年邦选对2024年大选的风向标意义,这种不确定性诱发的“选举恐慌”就成为促使莫迪政府在农业改革问题上骤然转向的直接导火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