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史上最大规模!拜登宣布释放5千万桶战略石油储备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面对居高不下的大宗能源价格,美国拜登政府终于使出了“杀手锏”。

综合《华尔街日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华盛顿邮报》消息,美国总统拜登23日宣布,作为“持续降低油价和解决全球供应短缺问题努力的一部分”,美国将释放50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以降低油价,解决美国内能源供需不匹配的问题。

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国政府此举这是向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发出信号,可能促使石油输出国重新评估其恢复石油增产的计划。

尽管这是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战略石油储备释放,但《华盛顿邮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指出,拜登政府此举所传递的政治意涵大于实际效果。其释放的战略石油储备规模还不足以对国内乃至全球石油价格产生实质影响。对此,拜登也承认,释放储备石油“不会在一夜之间解决高油价的问题”。

拜登23日在白宫发布演说 NBC视频截图

史上最大规模

白宫在当天的一份声明中说,尽管随着经济复苏,美国家庭的可支配收入有所增加,但消费者还是感受到了加油和供暖费用上涨的压力,美国企业也同样受到影响。拜登政府将采取一切可利用的政策工具,降低石油价格,解决能源供应不足的问题。

这5000万桶石油不会一次性投入市场,白宫表示,美国能源部将以两种方式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其中的3200万桶石油将在未来几个月内进行交易,并在几年后返回战略储备库存。而此前已获国会批准的1800万桶石油,将加速销售。

在声明中,白宫还证实,美国将与世界其他国家协调工作,白宫说:“拜登随时准备在必要时采取额外的行动,并准备与世界其他国家协调工作,以保持充足的能源供应。同时,拜登也关注油气行业的整合可能会导致反竞争行为,使美国消费者在油价下跌时无法获益。”

美国于1975年建立战略石油储备制度,立法授权总统在发生“严重的能源供应中断”时可释放石油储备。美国能源部数据显示,截至11月19日,美国的战略石油储备为6.045亿桶。

美国底特律一家炼油厂的储罐 图源:社交媒体

尽管5000万桶石油很看起来多,但美国人消耗石油的速度更快。根据美国能源部能源信息管理局的数据,2019年,美国石油消费量平均约为2050万桶/天,2020年美国石油消费量平均约为1810万桶/天。这意味着这次释放的石油储备仅仅够全美使用两到三天。

对此,《华盛顿邮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指出,拜登政府此举所传递的政治意涵大于实际效果。其释放的战略石油储备规模还不足以对国内乃至全球石油价格产生实质影响。对此,拜登也承认,释放储备石油“不会在一夜之间解决高油价的问题”。

拜登在23日的讲话中这样说:“这需要时间,但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看到加油站的汽油价格下降……从长远来看,随着我们转向清洁能源,我们将减少对石油的依赖。”

国内压力

目前,全球能源价格依然居高不下,据美国能源部数据显示,22日,全美每加仑汽油的均价为3.395美元,较一年前上涨了1.293美元。

CNN在报道中评论称,就在白宫释放石油储备之际,拜登政府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美国出现的几十年来最严重通货膨胀,令美国人感到沮丧和愤怒。

而即将到来的感恩节假期加剧了美国人的不满,根据美国汽车协会的数据,今年感恩节假期预计有4830万美国人将开车旅行。这一数字比去年同期高出8%,但仍低于疫情前的水平。

持续的通胀给了共和党批评拜登的机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上周指责拜登政府令美国中产阶层成为高通胀的受害者。他表示,推动高通胀的3大因素,住房、交通和食品,都不是奢侈品,而是必需品,这些方面的支出占据了中产阶层一下民众家庭预算的更大比例。

除了共和党以外,持续的通胀让拜登面临民主党党内的压力,12名民主党国会议员22日联名写信给拜登,敦促他除了释放美国战略石油储备,还要用“禁止美国原油出口”来应对高油价:“禁止美国原油出口将增加国内供应,为了让美国家庭用得起汽油,我们必须利用一切手段在短期内降低汽油价格”。

此外,也有民主党人呼吁拜登增加国内能源生产,西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要求拜登改变取消美加输油管道的计划,这一提议得到了同为西弗吉尼亚州参议员的共和党人谢利·摩尔·卡皮托的支持。

就在民众不满之际,上周,拜登要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立即”调查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是否通过非法活动推高了天然气价格。能源部长詹妮弗·格兰霍姆在23日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说,天然气和石油公司在财务上“利用”了当前高油价,赚取了超过疫情前的利润。

向石油输出国发出信号

目前,石油输出国组织仍然未决定增产,CNN在报道中评论称,拜登此举在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向OPEC+国家和俄罗斯发出一个信号,即如果这些能源生产国再不增产,美国将认真采取行动降低油价。

CNN在报道中同时表示,石油输出国组织也对担心石油价格带来的地缘政治变动。两名美国官员告诉CNN,沙特坚决拒绝增产,同时在谈判中将伊核协议作为石油增产讨价还价的筹码。沙特担心的是,为了提高原油供给,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可能会被取消,使伊朗能够提高其石油产量,并与OPEC+组织竞争。

在美国释放石油储备以后,日本、印度等国家也表示将释放石油储备。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拜登政府宣布释放战略石油储备后,印度23日表示将从其约 3800 万桶战略石油储备中释放 500 万桶石油。日本经济新闻23日晚称,日本政府“将于24日宣布释放国家石油储备”,“因国内石油需求下降,日本将释放超过必要储备量的剩余部分,这将是日本首次释放国家石油储备”。

对于这些国家的增产行动,彭博社在报道中评论称,美国和其他国家释放储备原油的行动,是与OPEC+正面对抗,可能促使OPEC+重新评估其恢复石油供应计划,该组织预定12月2日开会讨论产量问题。

OPEC+一直对大幅增产持谨慎态度,担心需求反弹可能十分脆弱,而额外的供应可能会压倒市场。

当被问及明年是否会出现石油供应过剩时,欧佩克秘书长穆罕默德·巴尔金多(Mohammad Barkindo)上周曾表示,供应过剩从今年12月就开始了,“这些信号表明,我们必须非常、非常谨慎”。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