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维贾伊·普拉沙德:“技术不是中立的”,印度农民会同意这句话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三大洲社会研究所执行董事 维贾伊·普拉沙德】

随着最后一架私人飞机从格拉斯哥机场起飞,尘埃已然落定,然而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也就是COP26却余波未平。细细品味最终的公报,不难看出其覆盖范围之局限。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闭幕致辞中描绘了两个严峻形势:“我们这个脆弱的星球正命悬一线。我们在气候灾难边缘徘徊。应该立刻进入紧急状态,不然所谓的净零排放本身就希望为零。”

主会场上爆发最热烈欢呼的时刻并不是这段总结陈词发表之时,而是宣布下届气候变化大会将于2022年在埃及开罗举办之时。至少应该庆幸还会有下一届气候大会吧。

COP26官方平台企业高管和政治说客云集。傍晚时分,他们举办鸡尾酒会招待政府官员。虽说媒体关注的是大会正式发言,但这些夜晚的酒会、私密的会客室才是真正交易的地方。决定了COP26诸多议题的正是那些该为气候灾难负最大责任的人。

与此同时,气候活动人士却只能在离会议举办地苏格兰会展中心很远的地方拼尽全力发声。耐人寻味的是,苏格兰会展中心的所在地正是当年的女王码头,一个有利可图的口岸,英国从殖民地搜刮的货品从那里流入国内。如今,往昔的殖民陋习死灰复燃,发达国家与少数被其财阀套牢的发展中国家拒不接受严格的碳排放限制,不愿贡献气候基金所必须的几十亿美金。

《云计算》作于2021年。(Cloud Computing, 2021.

COP26主办方为会议期间若干天指定了诸如能源、金融、交通之类的主题,而农业却没有专题讨论日,只是并入了11月6日主题为森林砍伐的“自然日”。尽管全球粮食体系导致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总排放量的21%到37%,但会议没有就农业生产过程、全球粮食体系排放的二氧化碳、甲烷、一氧化二氮等气体进行专题讨论。

COP26召开前夕,联合国三个机构发布了一份重要报告,做出以下评判:“眼下许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公共财政吃紧,而全球每年对于农业生产者的援助却接近5400亿美元。其中三分之二以上的援助据信存在价格扭曲现象,而且对环境危害极大。”然而在COP26会议上,针对扭曲的粮食体系污染地球、危害健康的话题,与会者显然三缄其口,也没有就改革食品体系以生产健康食品、维系地球生命进行认真讨论。

相反,美国、阿联酋在多数发达国家的支持下,提出了所谓“农业气候创新任务”( Agriculture Innovation Mission for Climate,简称AIM4C)的倡议,支持农商企业以及科技巨头在农业领域发挥作用。亚马逊、微软等科技巨头与拜耳、嘉吉、约翰迪尔等农业科技公司正在推动一种全新的数字农业模式,以减轻气候变化影响为名,加强对于全球食品体系的控制。

令人称奇的是,这种应对气候变化的“颠覆性”新方案,在其重要文件中却丝毫未提及农民,毕竟它规划的未来并不需要他们。农业科技企业、科技巨头进军农业,意味着它们接管了从生产投入管理到农产品营销的全过程。这就让食品供应链牢牢掌握在几个全球最大食品贸易公司手中。这些公司包括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邦吉公司、嘉吉公司、路易达孚公司,统称为ABCD,它们已经掌控了70%以上的农业市场份额。

为了全面控制食品生产,农业科技企业、科技巨头正在鼓动一种按照“优步”散户化模式经营农田的做法。这种做法势必会让弱势的小农户和农业工人承担所有风险。德国制药企业拜耳与美国非营利机构“精准农业促发展”( Precision Agriculture for Development)组织联手,旨在利用在线推广培训控制农民种植的农产品种类及方式,农商企业却能捞取好处而无需承担风险。这是新自由主义作恶的又一例证,农业科技企业、科技巨头从农民手中获取了丰厚利润,却将风险转嫁给他们。这些大公司对占有土地等资源并无兴趣,它们只想控制生产过程,以便继续盆钵满盈。

《基因专利》作于2021年。(Genetic Patent, 2021.

2020年10月开始的印度农民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年,其根源正是农民对大型跨国农商企业对农业进行数字化的合理恐惧。农民担心,取消对农业市场的政府监管反而会将他们引向元宇宙(原为脸书)、谷歌、信实工业等公司所属数字平台控制的市场。这些公司不但会利用对于这些平台的控制权来决定生产分配,而且会通过对数据的掌控来主导从生产形式到消费习惯的整个食品周期。

今年早些时候,巴西无地农民运动(Landless Workers Movement)组织举办了关于数据科技与阶级斗争的研讨会,深入理解农业科技企业、科技巨头的影响,以及与它们在农业界的强势作为进行抗衡的方式。本次研讨会诞生的一项研究成果名为:《科技巨头及当前阶级斗争面临的挑战》(Big Tech and the Current Challenges Facing the Class Struggle),旨在“从阶级斗争视角理解技术变革及其社会影响”,而不是“就这些主题进行面面俱到的讨论,做出泛泛的结论”。总结了几项得到充分讨论的议题,如科技与资本主义的关系、国家与科技的作用、金融与科技企业的密切关系、农业科技企业和科技巨头在农田、工厂中的作用。

汇编封面(Dossier Cover

关于农业的章节(“科技巨头对抗自然”)介绍了农商企业与农业种植,大型农业科技企业、科技巨头企图收集、掌控关于农村的信息,企图改变农业以确保大公司巨大的盈利空间,企图让农业从业者沦为朝不保夕的打工人。本期汇编的结尾思考了数字经济扩张背后的五大条件,这些条件都与农业科技企业在农村的发展相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