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周波:气候危机的警示,中美应确保共存而非极限竞争


中美两国在格拉斯哥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期间的联合减排承诺,就像是沙漠中的一片绿洲,尤其是考虑到近来紧张的双边关系。但这不应该令人感到惊讶。面对不断逼近自身生存的共同威胁,大国知道何时应该携手应对。

格拉斯哥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来源:半岛电视台

气候变化将一个问题摆在了面前:既然大会达成的最重要共识是(人类)时日无多, 我们还有时间互相竞争吗?

如果人性的天生缺陷是只有大难临头才会停止争斗,那么气候变化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从共存的角度看待彼此关系的方式:我们合作以求生存,不是生存以求竞争。

共存谈何容易,尤其是在两个几乎同等分量的巨人之间。冷战期间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战略平衡,最终是通过相互确保摧毁的方针实现的。

诚然,由于今日中美之间存在着巨大的经济及其他方面的相互依存,中美关系与冷战时期的美苏关系并不具有可比性。但是,我们现如今看到的两国之间不断加剧的竞争却与冷战初期几乎并无差别,以至于美国总统拜登在11月16日的视频会晤上向习主席建议共同推动两国“建立理性务实的护栏”。

但问题的关键是:双方该怎么做?中美两国都宣称不让两国关系进入“新冷战”,但是谁也无法担保。

应该说,中国接受与美国共存相对容易,共存不仅与中国“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外交传统一脉相承,而且除了中国必须捍卫的台湾、东海和南海的领土主权之外,中国和美国在其他地方不可能发生军事冲突。

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来源:《百年党史关键词》

一个更大的背景是,中国无意挑战这个几十年来都让中国获益的国际体系。

同北京共存对于华盛顿更像是难咽的苦果,因为美国很大程度上将中美关系视为民主与专制之间的决斗。

自中美建交以来,美国总统常常将希望看到一个强大、繁荣中国的话语挂在嘴边,但类似的表述背后的“潜台词”被前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于2018年在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一语道破:“苏联解体后,我们曾一度认为中国走向自由是不可避免的。”

现在这一希望已经破灭。中国变得更加强大,但却不是美国希望的样子。在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对中国采取了非常手段,发动贸易战,增加美国海军在南海中国领海的行动,废除了几乎所有与台湾交流的法律限制。

尽管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特朗普政府大国竞争战略的延续,但是情况似乎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近日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记者扎卡里亚(Fared
Zakaria)采访时表示:“美国以往对华政策的错误之一在于认为可以通过政策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制度。但这不是拜登政府的目标。”他甚至提到了“共存”一词。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接受采访。来源:CNN

即使习主席与拜登的会晤标志着一个分水岭,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当今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共存比冷战期间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的共存更加困难。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的共存有着明确界定的势力范围,但是现如今中美之间甚至都没有缓冲区。

美国定期派遣海舰穿越台湾海峡,驶近中国南海岛礁,同时又要求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舰与其保持安全距离。这种边缘政策极有可能引发拜登不想看到的局面——一场有意或无意的冲突。

临渊而知退。一旦发生冲突,除了日本和澳大利亚之外,美国的其他盟友都不可能心甘情愿站在美国一边。人们很难想象一向与中国和睦相处的泰国会作为美国的盟友在任何情况下追随美国而与中国交战。

即便奥库斯(Aukus)潜艇交易证明美国成功地用甜言蜜语说服了澳大利亚对抗中国,这也使它经失去了另一个重要盟友法国的信任。美国的短期收益为零,长期收益则可忽略不计。

奥库斯潜艇交易在印太地区。来源:外交官

阿富汗战争对美国形象和信誉的损害只有越南战争可相提并论。一些人认为,美国将浴火重生,像越战10年后一样繁荣兴旺。也许吧!但即便如此,中国的GDP也会于2030年,甚至在此之前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