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朱云汉:伪善、西方优越与双重标准


【文/ 朱云汉】

在英国格拉斯哥召开的第26届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COP26),是一场令人失望的政治表演秀。这场大会难有成效,因为始终笼罩在西方精英伪善、双重标准与种族优越意识阴影下。

美国总统拜登把此次峰会视为彰显美国重新站上全球议题领导者制高点的重要舞台,但美国国会未能如期通过洁净电力预算法案,所以他是空手而来。

最讽刺的是,前往格拉斯哥之前,拜登在罗马会晤教皇,其出行阵仗共动用85辆汽车,与温室气体减排的宗旨完全背道而驰。

拜登的超长车队

即使拜登出席峰会开幕典礼时,刻意将车队缩减到20辆,但他选择下榻距离会场45英里远的爱丁堡,往返两地就非常不环保,更不用说此行还动用空军一号和两架用来运输庞大车队的C-17运输机。

峰会期间,约有400架各国政要与企业领袖的私人飞机,降落在格拉斯哥和爱丁堡。这些飞机共排放约1300吨二氧化碳,相当于1600名英国人一年的碳排放量。

世界领导人和企业家们乘坐私人飞机前往气候保护峰会(图源:bild.de)

这场大会是巴黎协定执行前的最后一场气候会议,是针对2015年COP21拟定“全球控制气候增温摄氏1.5度内”的目标,检视各国执行进度、评估目前的碳排放状况,提出具体的解决承诺和政策,此次大会却无法拿出令人满意的成绩单。

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100多个国家响应美国与欧洲联盟(EU)发起的“甲烷倡议”,承诺在2030年前把强大温室气体甲烷的排放量减少到比2020年水准低30%,作为对应气候变迁的手段。此外,可以说一事无成。

这几年美国与欧盟不断施压发展中国家,希望它们提前达成“碳达峰”目标,并大幅减少使用燃煤。然而,对发展中国家而言,煤炭仍是最经济实惠的能源,若要它们放弃使用,必会束缚经济成长。发达国家必须拿出真金白银来补偿,否则根本无法说服这些贫穷国家。

发达国家设定的减排路径与策略,在道德上也站不住脚,因为这些方案的前提是发达国家可以长期拥有远比发展中国家更高的人均碳排放指标,尤其是美国人仍可以保有高度浪费的生活方式。从正义、平等与民主角度来看,这是不可接受的。

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气候大会上,年轻的气候活动家参加示威游行。图片来源:联合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