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相继发现新变异毒株确诊病例,英德意等国“如临大敌”


(观察者网讯)自南非上报“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以来,英、德、意大利等多国相继发现确诊病例,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也表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可能已经在美国出现,但尚未被发现。

26、27两日,各国“争先恐后”发布针对非洲国家的旅行禁令。对此,非盟官员抗议称,“这是世界高收入国家囤积(疫苗)的结果”,发达国家应对此负责。

11月26日,南非约翰内斯堡,电子屏上显示约翰内斯堡飞往英国伦敦希斯罗机场的航班被取消。图自澎湃影像

11月26日,世界卫生组织将最新报告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B.1.1.529列为“需要关注”的变异毒株,并以希腊字母“奥密克戎”(Ο)命名,要求各国加强监测和测序工作。

世卫组织在声明中指出,南非于11月24日首次将这一变异株报告给世卫组织,首个感染该变异株的样本的采集时间是11月9日。该变异株包含大量突变,其中一些令人担忧。初步研究表明,与其他“需要关注的变异株”相比,该变异株导致人体再次感染病毒的风险增加,目前南非几乎各省份感染该变异株的病例数量都在增加。

当地时间11月27日,意大利罗马儿童医院科研团队发布新冠病毒新型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全球首张图片。

意大利、德国、比利时、捷克、英国等多国发现确诊、疑似病例

当地时间26日,比利时发现欧洲首例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感染病例。

据路透社报道,26日,比利时卫生部长弗兰克·范登布鲁克(Frank Vandenbroucke)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比利时已确诊一例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感染病例。该病例是一名成年女性,未接种疫苗,自埃及经土耳其入境后11天出现症状,22日检测呈阳性。

同天,两班来自南非的客机抵达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机上共载有约600人,其中61人新冠检测呈阳性。荷兰卫生部表示,他们将接受进一步检测,确认是否感染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

27日,意大利国家卫生研究所宣布,意大利确诊了一名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感染病例。该病例有莫桑比克旅行史。

同天,德国巴伐利亚州卫生部宣布,已发现两例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感染病例。两名病例为一对夫妻,23日从南非旅行回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经实验室测序,已确定感染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另外,德国中部黑森州也发现了一例从南非入境的疑似病例,测序将于下周初完成。

德国确诊病例近期不断攀升,24日新增病例已突破7万例。

德国新增确诊病例

27日,英国卫生大臣贾维德也表示,英国确诊了两例感染新冠病毒新型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病例。这两个病例分别在埃塞克斯和诺丁汉。官员称,这两个病例相互关联,并且都去过南非。

捷克27日也报告了一名疑似感染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的病例,该病例曾在纳米比亚停留。26日,捷克国家公共卫生研究所发言人什图坦卡·乔乔娃(Štěpánka Čechová)在声明中表示:“实验室正在检测可能发现的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阳性样本。我们正在等待确认真实与否。”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以色列卫生部27日通报一例确认感染该毒株的病例,以及7例疑似感染病例。其中至少3例最近没有出过国,引发人们对于是否已经出现社区感染的担忧。确认感染“奥密克戎”的病例最近去过非洲东南部国家马拉维。

据香港特区政府官网27日消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中心)当天表示,自11月25日公布两宗确诊个案涉及2019冠状病毒病新出现的病毒株谱系B.1.1.529后,一直密切留意及跟进该变异病毒株的最新发展。

美国:可能已经出现,但尚未被发现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7日报道,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表示,到目前为止,在美国还没有发现已知的奥密克戎(Omicron)病例,如果出现病例,该机构预计“将通过国家变异病毒监测系统迅速发现病例”。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表示,新冠病毒变异毒株奥密克戎可能已经在美国出现,但尚未被发现。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报道,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福奇27日表示,“如果(在美国)出现了,我不会感到惊讶。我们还没有检测到它,但是当病毒表现出这种程度的传染性,并且已经出现旅行相关病例时,这样一种病毒,几乎总是会蔓延。”

各国“争先恐后”加强旅行限制

英国《卫报》27日报道称,英国科学家将该变种描述为疫情开始以来“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变种。自发现以来,世界各国都在“争先恐后”地实行旅行限制。

27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出席新闻发布会,宣布加强防疫措施。约翰逊说,所有进入英国的人在抵英后第二天必须进行核酸检测,在得到阴性结果前需自我隔离;所有与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有密切接触的人必须自我隔离10天,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进入商店和公共交通设施必须佩戴口罩;推动接种加强针,缩短与第二针之间的时间距离。

约翰逊表示,上述措施是“暂时和预防性的”,将在措施实施3周时进行审查,以了解疫苗“持续有效性”的更多信息。“我们的科学家们正在一小时一小时地学习更多的知识,而且似乎奥密克戎(Omicron)的传播非常迅速,可以在已接种两剂疫苗的人群之间传播。”

目前,英国已将十个国家列入旅游红色名单,包括南非、纳米比亚、津巴布韦、博茨瓦纳、莱索托、埃斯瓦蒂尼、安哥拉、莫桑比克、马拉维和赞比亚,这些国家的人入境英国后,须在酒店隔离10天。

11月26日,南非约翰内斯堡,奥利弗-坦博国际机场新加坡航空柜台前,旅客排队等候办理登机手续。图自澎湃影像

27日,意大利卫生部也决定,禁止过去14天在南非、津巴布韦等8个非洲国家逗留过的人员入境。

德国政府25日也发布了限制措施,自27日午夜起,将南非认定为高风险的“变异(毒株)区域”,限制该国人员入境。并且,所有入境德国人员必须隔离14天,即使已经接种疫苗。

当地时间11月2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听取美国传染病福奇关于“奥密克戎”的报告后,宣布美国将从11月29日起,对来自南非、博茨瓦纳、津巴布韦、纳米比亚、莱索托、斯威士兰、莫桑比克以及马拉维等非洲南部的8个国家公民实施旅行限制。而美国刚刚在11月8日解除了对南非的旅行限制。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欧委会建议欧盟成员国暂停与发现变种病毒株国家之间的航空旅行,直到更加清楚了解这个新变种的危险,所有从有关地区回国的人都应遵守严格的检疫隔离规定。随后欧委会发言人马麦尔(Eric Mamer)在推特上发文称,27国已同意迅速行动,限制所有来自南部非洲7国的人员进入欧盟。限制适用于博茨瓦纳、斯威士兰、莱索托、莫桑比克、纳米比亚、南非、津巴布韦。

澳大利亚27日宣布,来自南非、纳米比亚、津巴布韦、博茨瓦纳、莱索托、埃斯瓦蒂尼、塞舌尔、马拉维和莫桑比克的航班将暂停14天。过去两周在这些国家的非澳大利亚公民被禁止入境。

澳大利亚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Greg Hunt)在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任何不是澳大利亚公民或其家属的人,以及在过去14天内身处检测、传播奥密克戎(Omicron)变异毒株的非洲国家的人,都将无法进入澳大利亚。”

加拿大禁止所有在过去14天内途经南非、纳米比亚、津巴布韦、博茨瓦纳、莱索托、埃斯瓦蒂尼或莫桑比克的外国人入境。

以色列发布最严禁令,28日午夜起,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据《以色列时报》报道,这项措施将持续14天。“今日俄罗斯”(RT)11月27日报道称,以色列实施了“世界上最严格的封锁令”,成为全球首个完全关闭边境至少两周的国家。只有名为“例外委员会”的政府机构特别批准的人员,才能在这个特殊时期入境。

印度已下令对来自南非、博茨瓦纳和中国香港的旅客进行更严格的检测。印度原本计划放宽旅行限制,27日,印度总理莫迪告诉官员称,将审查放宽旅行限制的计划。

“奥密克戎”会引发什么症状?

据英《每日电讯报》11月27日报道,南非医生安吉丽·库切(Angelique Coetzee)表示自己是第一个对于新变异毒株可能出现提出警告的人。她在南非行政首都茨瓦内(比勒陀利亚)经营一家私人诊所。本月早些时候,她的新冠患者开始出现一些特殊症状,让她意识到病毒再次突变的可能性。

自称最先警告新型变异毒株的医生 安吉丽·库切 图自BBC

据库切介绍,患者中有一些来自不同背景、种族的年轻人,他们感到极度疲劳。还有一名6岁儿童脉搏一度非常高。没有人丧失味觉或嗅觉。库切称,感染该毒株的病例症状“不寻常,但温和”。据这名医生介绍,感染奥密克戎的病人出现的典型症状是“极度疲乏”,但没有出现味觉或嗅觉丧失

“和我以前诊治的病人相比,他们的症状很不一样,而且很轻。”库切称,“我们现在需要担心的是,当年龄较大、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感染这种新变种后,有人可能会出现严重的症状。”

南非的人口结构较特殊,65岁以上人口仅占6%,因此老年患者感染奥密克戎后的症状等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非盟抗议:发达国家应该负责

27日,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南非外交部发表声明,强烈批评旅行禁令

“优秀的科学应该受到赞扬,而不是惩罚。”南非外交部称,这些禁令“类似于惩罚南非先进的基因组测序和更快检测新变异的能力”。

声明补充说,当世界其他地方发现新的变种时,反应完全不同。

对此,非盟官员表示,发达国家应该为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出现负责。

目前,南非的疫苗完全接种率约为24%。非盟疫苗交付联盟联合主席阿约德·阿拉基亚(Ayoade Alakija)说:“现在发生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这是世界未能以公平、紧急和迅速的方式接种疫苗的结果。这是世界高收入国家囤积(疫苗)的结果,坦率地说,这是不可接受的。”

“这些旅行禁令基于政治,而非科学。这是错误的……既然这种病毒已经在三大洲传播,我们为什么要封锁非洲?”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