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戴雨潇:我觉得法院这次判对了,但美国还是被撕裂了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戴雨潇】

在最近的两周里,一起案件牵动了全美国的心。

事情发生在去年,当时17岁的凯尔 · 里滕豪斯手持一把 AR-15 式步枪在街头打死了两人、打伤了一人。州检方立刻起诉里滕豪斯犯有一级故意杀人罪、18岁以下人士持有危险武器罪等多项罪名。最终经过了十几天的审理,当地法庭于上周五宣布里滕豪斯无罪,当堂释放。

这一审判结果迎来了社会上截然相反的两种态度。自由派和民主党支持者认为正义没有得到伸张。拜登表示尊重陪审团的决定,但是也指出案件的判决“会让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美国人感到愤怒和担忧”。副总统哈里斯则直接攻击美国的司法系统不够公正,“今天的判决显示,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政治光谱的另一端,保守派和共和党支持者在得知判决后额手称庆。前总统特朗普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在电视上表示“我认为案件的结果很好。我很高兴看到这样的判决”。星期二,特朗普在佛罗里达海湖庄园的住所热情接待了里滕豪斯,对他表示祝贺,并赞扬他“守护了城市”。

从案件发生以来,特朗普一直毫不掩饰自己对里滕豪斯的支持(Fox)

究竟是什么样的案件导致美国再次陷入了如此的分裂,这个17岁的少年究竟是十恶不赦的连环杀人犯还是除暴安良的英雄,一切还得从去年的一场抗议活动讲起。

一、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次的判决之所以会在美国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案件敏感的政治背景。

去年8月23日,美国威斯康辛州基诺沙市警方因接到家庭暴力指控,持搜捕令前去逮捕黑人男子雅各 · 布莱克。这名男子先是拘捕,随后和警察大打出手,并走向自己汽车的驾驶室。一名警员害怕他去拿枪,立刻从背后连开7枪将其打死。

平心而论,在美国这个任何人都可能持枪的国家,如果警察发现嫌疑人有可疑动作或者有可能掏枪,当场将其射杀是常规的应对措施,警员开枪设计布莱克无可厚非。事后基诺沙检察官经过长时间的调查之后也决定不起诉开枪的警员。

然而问题在于此案发生的时间刚好在黑人弗洛伊德被跪杀事件之后不久,同时也是美国四年一届总统大选前的造势阶段。当时民主党高举“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的大旗,将警察暴力和种族歧视视为绊倒特朗普的关键议题,因此任何白人警察打死黑人的事件都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

在布莱克被枪击之后几个小时,基诺沙迅速爆发了激烈的抗议示威活动。由于当地法院遭到破坏、一辆警车被袭击、警员被砖头砸倒之后,基诺沙政府立刻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警察敦促商家停止营业,200多名威斯康辛州国民卫队士兵被派驻街头维护治安。但是抗议活动依然愈演愈烈。

被示威者摧毁的基诺沙商户(Kenosha News)

24日,BLM 示威者开始纵火并抢劫商户。与此同时,反对示威活动的白人居民开始在互联网上联动以反制示威者。由前基诺沙市议员凯文 · 马修森召集的“基诺沙卫兵”(Kenosha Guard)民间武装团体在社交网络广发“英雄帖”召集江湖人士“保卫城市免受邪恶暴徒的破坏”。很快,保守派人士开始全副武装走上街头“巡逻”和示威者对峙。

保守派民间武装团体基诺沙卫兵:“今晚有没有爱国者愿意拿起武器保卫我们的城市免受邪恶暴徒的侵害?”(Facebook)

同一天,本案的主角凯尔 · 里滕豪斯从隔壁伊利诺伊州安条克的家中驱车赶到住在基诺沙的朋友多米尼克 · 布莱克的家里。布莱克4个多月前曾经帮里滕豪斯购买了一把步枪,随后替他保存在了自己家中的保险柜里。里滕豪斯曾经在布莱克继父的监督下进行射击训练,此前还参加过当地警察学员计划,可以说他具备基本的武器使用知识。

25日上午,里滕豪斯和布莱克等人被拍到前往基诺沙的一所中学清理示威者在墙壁上留下的涂鸦。

正在当地中学清理示威者涂鸦的里滕豪斯(中间戴帽子的人)(Youtube)

就在同一时间,里滕豪斯案的第一个受害者——36岁的基诺沙居民约瑟夫 · 罗森鲍姆刚刚被从一家精神病院放了出来。此前罗森鲍姆由于殴打自己的未婚妻以及两度试图通过服用过量药物自杀被警方控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