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时代不同了?韩国廉租公寓只租女性被投诉:歧视男性


【文/观察者网 李丽】过去要求“男女平等”的主要诉求方是女性,如今反了过来。继今年4月份10万多韩国男性向政府请愿“要求女性也义务服兵役”后,《朝鲜日报》报道称,京畿道城南市中原区廉租公寓“Dasom Village”因只租给单身未婚女性引发争议,有人认为这是歧视男性。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相关人士指出,今年收到的涉嫌“性别歧视”的投诉中,男性投诉人占60%。

 “未婚女性”专用租赁公寓是歧视男性?…人权委展开调查(《朝鲜日报》报道截图

韩人权委:涉嫌“性别歧视”的投诉中,男性投诉人占60%  

《朝鲜日报》11月29日报道,28日国家人权委员会透露,最近接到了对城南市“女性专用廉租公寓”涉嫌“对男性性别歧视”的投诉后,已经指定一名调查官开始相关调查。

据介绍,城南市女性专用公租房始建于1984年,小区共200户,每户套内面积为49平方米,可容纳约450人居住。单人住户每月租金为16.5万韩元(约合883元人民币),双人住户租金为每人每月9万韩元(486元人民币)。专供在当地企业工作的未婚单身女工人申请居住,每人最长可居住8年。

对于“Dasom Village”公寓只租给“未婚女性”一事,此前在总统府青瓦台官网的请愿栏上,就出现过“敦促将城南市女性专用公寓改成男女均可租赁”的请愿。

发帖者称:“城南市政府根据1984年制定的《女性专用公寓运营条例》,建造了女性专用公租房,供未婚单身女工人居住。该政策推出的时代背景为上世纪80年代,当时很多女性确实在恶劣的社会条件下只能从事低薪劳动,该政策也旨在保障这些女性的居住权。但现在时代不同了,不再存在‘父母不让女孩上大学’‘女性被迫领低薪’‘让女性只做简单劳动’等情况。反而是男性更需要得到补偿,因为他们由于服兵役普遍比女性晚两年进入社会。”

对于相关争议,《首尔新闻》21日报道称,城南市相关人士回应称:“考虑到时移世易,确实应该与时俱进地听取新的意见。虽然无法立即改变现状,但可以探讨拿出一套方案,也为男性提供专用住房。”

女性专用出租公寓。图自韩国京畿道城南城市开发公司

《朝鲜日报》报道称,类似“Dasom Village”公寓的投诉事件还有很多。此前忠清北道堤川妇女图书馆规定仅有女性才能进入,京畿道安山市仙釜洞的幸福之家也规定入住者只限青年女性,都受到了人权委员会的调查。堤川市回应称,“女子图书馆的运作是遵循捐赠者的意愿,与性别歧视无关。”而安山市则决定从今年8月开始招募的租户,不再区分性别。

韩国男性投诉遭到“性别歧视”的案例越来越多,且已经超过了女性。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相关人士指出,今年收到的涉嫌“性别歧视”的投诉中,男性投诉人占60%。

报道称,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此前曾多次做出解释:排除特定群体,无论是女性还是男性,都构成歧视,除非有明确的理由将其视为优先考虑的少数群体,才能提供“优惠措施”。

房价越调越涨,文在寅就韩国房价上涨道歉

“反女权”的背后,与韩国现代年轻人面临的经济压力有关。受疫情影响,韩国就业市场低迷,经济复苏态势缓慢,但与房价却一直上涨。韩国民众买房、租房比以前更难了。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韩国全国平均房价上涨19.08%,创下14年来同比最大涨幅。

房价连创新高,不动产相关税费上调,也加大了韩国人的租房压力。《中央日报》28日报道称,今年有94.7万人需要缴纳综合房地产税。通知的应缴纳综合房产税税额共计5.7万亿韩元,是去年的3.2倍。越是高价住宅,房产持有者的纳税额度就越高。因此,一些多套房产持有者会将部分负担转嫁给房屋承租人,从而导致房租价格进一步上涨。

据韩国国土部“2019年居住现状调查”显示,韩国租房人口占总人口比例的42%,其中租住全租房的人口达到总人口的15.1%。

据韩联社21日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21日参加电视节目谈及楼市时称,没能控制房价上涨是其任期内最大遗憾。“我为房地产政策的失败感到遗憾,这些政策没有为公众,特别是年轻人和新婚人士提供足够的机会来购买自己的住房。”他说:“我已经就房地产问题多次道歉,我认为如果政府在房地产政策,特别是住房供应方面做出更大努力,情况会更好。”

韩国国民银行数据显示,2017年5月,在首尔购买一套公寓的平均价格为6.07亿韩元(约合51万美元);今年10月,这一均价达到12.1亿韩元(102万美元)。

文在寅不是没有努力过,过去四年来,文在寅政府宣布不少稳定房价的措施,包括增加供给和打击投机,以及增税和贷款监管等,但一系列政策的效果似乎并不显著。

不少韩国民众期待政府能有更合理的“良策”解决“买房租房难”的困境。

李在明、尹锡悦接连因“反女权”引争议

在女权主义与”反女权“对立的浓烈情绪下,共同民主党李在明和国民力量党尹锡悦似有激化两性矛盾之嫌。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韩国下届总统候选人李在明11月8日,李在明分享了一篇《20、30岁的韩国男人们聚集在fmkorea支持洪准杓的理由》的文章(fmkorea是韩国知名男性论坛,洪准杓曾是国民力量党的下届总统初步候选人,多次煽动性别对立),文章先是批评文在寅,认为其多次在公众场合为女性发声是“女权”,这“逆向歧视了男性”,随后,文章作者喊话李在明称,如果李在明的政策和文在寅的政策有区别的话,就可以获得他们的选票。

10日,李在明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又分享了一篇《应该停止这种疯狂的女权主义》的文章,呼吁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10日,李在明转发文章《应该停止这种疯狂的女权主义》。图自《朝鲜日报》

有韩媒直言,连日来,李在明分享了多个“反女权”的文章,是为了拉拢原本支持洪准杓的那部分年轻男性,缩小与尹锡悦的差距。《韩民族新闻》当时对此报道称,对于李在明如此态度,选举对策委员会相关核心人士表示,这是狭隘地只想着为20多岁男性群体说话的行为,20-30岁女性群体的对李在明的支持率也很低,但他只想着为一方发言。李在明所在的执政党内部也爆出了不满,有人认为,李在明想借机获得煽动性别对立的洪准杓的选票,这很危险。还有相关人士认为,李在明为了男性选票排除了女性选民,令人担忧。

相比李在明的“性别分化”争议,另一名候选人尹锡悦引发的轰动稍微小一些。此前,他曾在竞选中承诺,将在《性暴力处罚法》中新设诬告罪,有观点认为这很明显是接受了一些男性论坛的说法,认为一些女性可能会虚假主张遭遇性暴力导致男性蒙冤,文章引用了韩国官方于2019年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其中指出,2017-2018两年间,韩国因诬告性暴力被起诉且最终被认定有罪的案件在所有的性暴力犯罪中仅占0.42%,批评尹锡悦的人士认为,尹锡悦是检察长出身,不可能不知道这一数据,却还是提出了类似观点,说明还是放不下20多岁男性选票的诱惑。

其实,韩国青年人普遍对个体生存状况不满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政界和一些媒体却刻意将其引向“性别矛盾”,给人一种男女矛盾是青年问题根源的观感,这也让急需解决的劳动市场内部的两极化问题和性别平等等社会结构性问题被边缘化,由此可以看出,韩国大选正在出现“倒行逆施”的局面,引人担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