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元宇宙首尔”计划总投资39亿韩元,是“锦上添花”还是“画蛇添足”?


近日,韩国首尔市政府发布了《元宇宙首尔五年计划》(下称“计划”),宣布从2022年起分三个阶段在经济、文化、旅游、教育、信访等市政府所有业务领域打造元宇宙行政服务生态。

元宇宙(Metaverse)一词诞生于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该书于1992年出版后好评如潮,却不想30年后书中描绘的虚拟世界布局成为各方憧憬的“绿洲”,更成为了商机。

今年3月10日,沙盒游戏平台Roblox作为第一个将“元宇宙”概念写进招股书的公司,成功登陆纽交所,上市首日市值突破400亿美元,引爆了科技和资本圈。此后,脸谱网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嗅到了其中商机,并大举押注这一领域。

如今,除了科技界、企业界、资本界,甚至是政府部门都开始畅想一个由元宇宙构建的未来。首尔提出的上述计划,让韩国成为了“元宇宙”热潮中首个将这一概念纳入城市规划,与传统政务相结合的国家。

首尔科学综合研究生院大学主任教授黄菲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疫情下,非接触性社会的现状持续,所以不难理解元宇宙目前很受资本追捧的事实,“但元宇宙的兴起始于游戏,现在要扩大到其他领域,首先还是要走出泛娱乐化才行。”

“元宇宙首尔”计划

据韩媒报道,这份被称为“元宇宙首尔”的计划分三步走:计划2022年“起步”,2023~2024年进一步“扩张”,最终在2025~2026年“完成”。其中,2022年将通过第一阶段工作完成平台的搭建,引入经济、教育、观光等七大领域服务,总投资计划为39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087万元)。

根据计划,首尔市政府将陆续在元宇宙平台上提供各种商业支持设施和服务,包括虚拟市长办公室、首尔金融科技实验室、首尔投资和首尔校园城等。

日前,首尔市长吴世勋对元宇宙城市进行了充分的畅想,比如,未来将出现“元宇宙市长室”,为市民与市长沟通、市长听取意见建议等提供便捷。首尔市政府希望能将此打造成随时对市民开放的交流空间。

此外,首尔还将打造虚拟的公共服务中心——“元宇宙120中心”(Metaverse 120 Center),届时各种业务申请、咨询商谈服务在元宇宙平台上都可以办理。同时,“元宇宙智能工作平台”将使后疫情时代的各项市政工作不再受到时间和空间的制约,利用网络虚拟空间即可完成。据悉,平台还将引入AI公务员,它将与公务员的虚拟替身一起为民众提供更专业、高效和智能的服务。

在便捷政务办理的同时,首尔还将推出以元宇宙为基础的“首尔金融科技实验室”,将此前在汝矣岛构建的首尔金融技术实验室复制到元宇宙平台之上,形成线上线下的产业集群。同时,旨在吸引外资的首尔投资中心也将搭载元宇宙技术,转变成“元宇宙投资首尔”项目,加大通过在线虚拟技术为首尔引资的力度。

除了政务、引资外,首尔还将通过元宇宙技术搭建虚拟的观光特区,把首尔的知名景点,比如光化门广场、德寿宫、南大门市场等搬上平台。同时,一些韩国特色的传统节日庆典、大型的博物馆展览等也将会陆续走上元宇宙平台。用韩媒的话来说,即便无法亲临现场,元宇宙技术可拉近各国游客与韩国传统文化的距离。

就在1个多月后,作为“元宇宙五年计划”的首个示范项目,首尔市每年辞旧迎新的普信阁敲钟仪式就将在元宇宙平台上举行。作为传统活动,每年的元旦零时前,很多市民、游客都会聚集到普信阁前等待新年钟声。可以预见的是,2022年的敲钟仪式将会有些特别。

“锦上添花”还是“画蛇添足”?

对于当下元宇宙概念的火热,黄菲认为,疫情下全球资金流动性充裕,很多散户都对投资新标的非常渴望,所以不难理解,在这个时候推出的元宇宙相关基金都受到了散户的追捧。而韩国市场,也成为了除美国外,投资者押注元宇宙技术的首选市场。目前,韩国已成为元宇宙概念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增长最快的全球市场。仅在10月,韩国就推出了4只新的专注于元宇宙的ETF。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显示,韩国元宇宙概念ETF今年共吸引了2.78亿美元的资金流入,其中相当大的一部分是在10月底11月初流入。

那么,对于首尔市政府在元宇宙领域史无前例的举措,韩国民众反响如何?

一位韩国普通市民通过社交媒体告诉第一财经,他认为首尔“元宇宙五年计划”就是个“画饼充饥”的计划,“39亿韩元,目前仅相当于首尔江南地区一套100平方米的公寓房(价格)而已,把这当长期投资计划,多少有些笑话了”。

在他看来,吴世勋抛出这一计划的时间点值得玩味,因为韩国政坛将在明年3月迎来五年一次的大选,“吴世勋能否连任还是个未知数。即便连任,当前的首尔议会中占据多数的都是民主党,并不是国民力量党出身的吴世勋一人说了算。”

对于在韩国生活了十多年的黄菲来说,她最大的感受是,首尔的市政服务其实已经非常电子化了。“即便没有元宇宙这种虚拟城市,市民也是可以足不出户,在网上完成各种政务服务。”

她表示:“在此基础上,推出元宇宙市政服务的平台,可能是‘锦上添花’,也有可能是‘画蛇添足’,因为元宇宙是一种强调沉浸式体验和娱乐性的平台,对一般只需要市政服务的大多数市民来讲,都是不必需的。”

在黄菲看来,首尔市政府在信息科技领域一直与时俱进,积极尝试各种新鲜的玩意儿。她举例道,2018年首尔市政府推出Zero Pay项目,旨在缓解首尔市内66万户个体零售户主的移动支付手续费的负担。

但黄菲也指出:“项目推出以后市场反响不是很热烈,不仅参加的商户仅为1/3,真正使用的消费者就更少了。究其原因还是政府的好心并没有完全兑现成服务,消费者不买单。” 因此,她认为,Zero Pay项目的前车之鉴对当下的元宇宙市政有很强烈的警示作用。

“可能会吸引一些年轻用户的关注,再加上疫情下很多外国游客来不了韩国,把旅游业搬上元宇宙平台,在城市宣传方面应该会达到一个不错的效果。”黄菲说道,“但要让大多数人都参与进来才会达到效果,但对于大多数首尔民众来说,目前在利用电子政务方面已经很方便了。再加上如果政府要单独拿出市民的税金打造元宇宙平台的话,市民一旦没有享受到元宇宙带来的足够实惠的话,也会引发很多诟病。”

展望未来,黄菲指出,要搭建元宇宙,其实需要比较大的前期投入。目前有一些类似Roblox的服务平台,比如ifland、gathertown等开始推出会议室和线上空间的服务。黄菲的使用体验感是,企业和学校都需要投入精力去构建这个虚拟世界里的内容,“目前的体验感不是很沉浸,所以元宇宙这个概念还是停留在资本炒作的阶段,但好在一些大企业已经开始布局,抢占先机从搭建平台着手。”

(潘寅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