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澳大利亚网红医生给患者做手术做到一半,去剪辑小视频了


(观察者网讯)拍网络小视频能“上瘾”到什么地步?近日,一澳大利亚整容医生被曝曾在手术做到一半时,跑去隔壁房间剪辑小视频去了,而那场手术,他为了节约前期成本,没有使用麻醉师,病人完全清醒地躺在手术台上“颤抖、震惊、痛苦,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后来的结果显示,这位病人还因此产生了神经损伤。

据悉尼先驱晨报当地时间11月30日报道,近日,这名医生被澳大利亚医疗从业者管理局(Australian Health Practitioner Agency ,AHPRA)禁止进行整容手术。

“网红”医生阿罗诺夫

综合澳大利亚媒体报道,近几年,澳大利亚整容行业乱象频发,因整形引发并发症的患者越来越多。

今年,又有不少患者向媒体反馈在接受整容手术后出现了长期疼痛,不得不接受进一步治疗后,10月份,当地几家媒体联合推出了一部医疗纪录片直指行业乱象。

纪录片中,调查员花费了一年时间监督了100多个ins上活跃的整容类的本地账号,其中最活跃的丹尼尔·兰泽(Dr. Daniel Lanzer)和阿罗诺夫(Daniel Aronov)二人。

兰泽是墨尔本一家诊所的经营者,也担任整容医生,媒体发现,早在2002年,就有患者向法院起诉,她在兰泽那里做了缩胸手术,但是做完后的两年,一直感受到剧痛无比,后来不得不去接受矫正手术,起诉结果是,患者赢了,法院判兰泽赔偿相关损失。

但在一段宣传视频中,兰泽却信誓旦旦称,“在我30年的行医生涯中,从未有任何监管机构就我的手术方法或病人护理提出过不利于我的裁决或建议。”

丹尼尔·兰泽

阿罗诺夫“正巧”就在兰泽的诊所工作,由于经常发布没有打码、逼真的整容视频,他光在Tik Tok平台上就有1300万粉丝,是当之无愧的“网红”。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患者杰奎琳讲述了她的故事,她做了面部抽脂手术,当阿罗诺夫将她下颌和颈部多余的脂肪抽出后,她已经感觉到自己不太好,有“创伤”,然而,做了一半,阿罗诺夫突然将她晾在了手术台上,走到旁边的房间里去查看自己的小视频了,从那里传来“不行,我不想要这一段,剪辑掉好了,重新做一次”的声音。

回忆起这段经历,杰奎琳印象深刻,“那一幕深深刻在我脑海里,我躺在那里颤抖、震惊、痛苦,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而他却跑去门的另一边拍Tik Tok,试图娱乐公众。”

一般来讲,下巴抽脂是可以要求局部麻醉或全身麻醉的,杰奎林为何会清楚地记得当时手术中的场景呢?调查发现,当时那场手术,诊所根本就没有给她麻醉,原来,这家诊所经常会采取不用麻醉师等偷工减料的方法来节约成本。

后来的检查发现,本次手术还给杰奎琳带来了精神损失。

纪录片中,不少病人质疑,他们是否是在为医生的收益而忍受着痛苦。视频播出后,在澳大利亚引发了热议,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有100多名患者积极联系媒体谈起自己在这家诊所的遭遇。

一名患者抱怨,她在阿罗诺夫那里做完拉皮手术后,感觉到有点痛,下巴似乎也有点肿,但医生却仍旧不管不顾,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她的手术视频。

患者艾米则透露,她并没有允许阿罗诺夫在网上分享她的手术视频,但后者仍旧分享了。她还给记者看了一条短信,里面阿罗诺夫准备给她邮寄一个起钉器(手术拆线用的),让她自己在家拆线。

纪录片播出后不久,兰泽的诊所也暂停营业,但没过几天又偷偷开门了。当地时间11月16日,一女性做完腹部抽脂手术后,在家里血流不止、情况危急被送往医院,有医生感慨,“她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目前,当地相关部门已经对兰泽的诊所展开了调查,兰泽同意在调查期间暂停营业。而阿罗诺夫在某新闻节目中只是称,自己已经辞职了,打算休假一段时间。

当地时间11月30日,悉尼先驱晨报报道称,澳大利亚医疗从业者管理局已经禁止阿罗诺夫进行整容手术、外科手术,至于一般性的患者治疗,必须在严格的监督下进行。该管理局还要求阿罗诺夫删除社交媒体平台上所有与整容、外科手术有关的视频。

观察者网查询发现,目前,阿罗诺夫的Tik Tok账号已经被封,而在其ins上,类似的短视频也被删除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