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枫风:大辞职来临,美国工人真的会觉醒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枫风】

“美国工人们正在战斗!”

“他们正在展示自己的力量!”

这是近期美国社交媒体上常见的口号,“如何对抗老板”成了大家热衷讨论的话题,一个“大辞职时代”(Great Resignation)正激荡着美国劳动者的心。

据美国劳工局统计数据,今年9月美国共有超过440万人辞职,辞职率高达3%,再次打破8月纪录,刷新了有统计以来的最高值。

美国共有超过440万人辞职。来源:美国劳工部

新冠疫情似乎让人“看透了生死”,工人们不再愿意用自己的命为老板积攒财富,马克思笔下工人最原始的不满似乎在积聚,但这会在美国酝酿一场新的“革命”吗?

真的是美国劳动者的“好日子”?

《上帝之城》19章15节,希波的奥古斯丁写下这样意思:人没有权力支配他人,却可以支配非理性的万物,比如野兽等其他生物。

1600年后,西方思想的逻辑基因不断孕育出胚胎,而西方资本成为了可以区分定义人与兽的新神。

在毫无约束的资本逻辑下,无法纳入资本经济循环的人,甚至不如野兽。《从公司到国家:美国制度困局的历史解释》第一章《底色》,已经从公司美国的历史中归纳出一点,北美英属殖民地对印第安人的驱逐灭绝根源在于:印第安人无法纳入其资本经济循环。印第安人拒绝进入英美白人的经济循环,他们有自己的放牧渔猎经济生活,作为自由的原住民,给白人“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因而英美白人让他们失去了家园和土地,惨遭驱逐和灭绝。这就是英美资本主义殖民经济的逻辑。

“大离职”热潮中雇员暂时获得一点利眼前益的人或许不应该过于乐观。当一些滥发的纸钞被如此轻易获得,对于劳动者真正的危机可能反而更近了。美联储长期通过各种套路扩张货币资本,这些短期用来收买劳动者甚至无业者的小钱,在美国极度丰盈的货币资本面前并没有那么“值钱”,特别是再考虑大量的实物产品堵在港口和货船。除此之外,劳动自身价值的角度来看,劳动者被永远排除真正的生成和创造之外,这种长久而根本性的威胁却在迅速增大。

刘慈欣在《赡养人类》描绘了一个达到极致的资产私有化体制下的故事:劳动者被劳动抛弃,最终极端情况下的困境和危机。个人权力和私有产权意识被无限放大和公理化,这是人类和文明的终极死局。当小说中的冲突达到高潮后,一个出奇意料但又看似“合理”的解决办法竟然是让一无所有,连呼吸需要的空气都买不起的穷人坐上宇宙飞船,离开地球。

《赡养人类》

这个结局可不浪漫,并不是犹如“自然选择前进四!”史诗般的感觉。绝大部分人类,仅仅是简单被冷血得抛弃。地球上所有的生产和消费,都不需要他们,他们或许还有自己的住房,但是空气和食物已经纳入私人资本的经济循环。推导至最后得出荒谬感爆棚的一步:劳动者劳动所创造的价值甚至不够支付活动所消耗的氧气和热量。单独和暂时来看,普通劳动者可以通过一些技术性策略赢得“战术性优势”,可以一时很爽,但决不是长久之计,终究还是需要限制资本,以及依靠自身的进步革新。

美国劳动者是否真的觉醒?

美国劳动者也有反思,对资本和资本主义公司组织的讽刺挖苦也非常到位,特别突出表现在文化创意领域,在其大众流行娱乐文化产品中。不像学术体系常常经过精心包装的话术,流行文化和娱乐产品追求市场反馈,在内容上会突出体验,生动直接。

角色扮演类游戏开发商“黑曜石”是写剧本的专家,在其开发的《天外世界》中刻画和描绘了星际殖民资本寡头支配的世界。这个无视人类基本感情和道德,甚至突破客观规律的“董事会公司”在宇宙边缘进行殖民活动,掠夺资源。制作者用大量的人物对话,文档和情节描绘了劳动者的极致窘境,董事会公司控制了所有的时间和消费,像现实中那样抵制“黑五”都是就绝不可能的。

《天外世界》

不过,随着剧情推进,细心观察的玩家就知道制作组还是仅仅停留在嘲讽和挖苦,仍然无法突破自身深层次文化意识形态。和现实中“antiwork”运动一样,作品中的人群自然有不少站出来走到“公司”的对立面的,但这种对抗仅仅局限在避世逃离和帮派斗争的水平上。你会发现他们就算赢得了斗争也会很快变成另外一种皮肤的公司,最终事情没有本质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