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曹野蛮:西方不认同清零政策,因为算了一笔账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曹野蛮】

新冠病毒新变种奥密克戎在短时间内遍及五大洲,现在全球已有近20个国家和地区发现该变种,各国纷纷陷入了恐慌之中。

相比之下,我所在的中国依旧表现淡定,保持自己的防疫节奏,这让欧美国家多少有些酸,CNN甚至声称中国是在“孤立于世界”。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中国的情况与外国的情况不同?中国人是否有处理新冠疫情的优越方法?如果外国能够看到,为什么他们不走中国的道路来拯救自己?

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可以接触到中国有多少人感染了新冠病毒以及有多少人死于新冠病毒的数据。

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它,并与他们自己国家的数据进行比较。他们可以看到中国正在做一些正确的事情,因为与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相比,中国的感染和死亡人数要少得多。然而,尽管知道这一点,大多数西方国家似乎仍对中国行之有效的零容忍政策不感兴趣。

在西方国家中,只有两个国家直到最近才采取了与中国非常相似的策略——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可最近几个月,甚至连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放弃了零感染政策,尽管这个政策很有效。

他们将抗疫策略从“零容忍”改为“与新冠病毒共存”的主要原因,是目前几乎所有西方国家都在经历传染性更强的德尔塔变异病毒,还要应对新的奥密克戎。它现在在世界各地占主导地位,更难控制,也更难获得有效疫苗。基本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都厌倦了将这种感染拒之门外的想法,现在他们认为这已经不可能了,他们希望疫苗能够保护他们。

我认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决定做出改变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关乎金钱。关闭边境每天要花费澳大利亚3700万美元,而在封锁期间,新西兰的国内生产总值( GDP )下降了12.2%。现在,新西兰正在经历自 2008 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的一次巨大衰退。

零感染政策在西方世界几乎没有被使用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这项政策要求长期关闭边境,这在西方世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这将极大地影响经济,损害国家的经济发展。

关闭边境的经济代价是所有西方国家都无法接受的。他们非常犹豫,因为他们不愿意放弃游客或留学生。事实上,一些欧洲国家并没有试图关闭边境,而是试图吸引更多的游客。比如在塞浦路斯,如果你在他们国家度假时感染了新冠病毒,他们将支付医院治疗费用。

另一件事是,西方人永远无法接受封闭的边界,即使这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这就是中国人和西方人的区别,中国人把安全放在第一位,愿意牺牲一切来实现它,西方人永远不会牺牲个人自由,这对他们来说比生命和安全更重要。

大多数西方国家没有采用零容忍政策的另一个原因是,西方国家的普通公民缺乏合作意识,也不愿意听取政府的意见。

当新冠病毒首次出现时,包括中国在内的整个世界都感到震惊。但是,如果你比较一下中国和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反应,你会发现中国恢复得非常快。

中国政府似乎从一开始就知道该做什么。尽管他们也没有料到世界范围内的大流行会突然出现,但他们并没有像西方政府那样惊慌失措。相反,他们在一开始就提出了一个计划,并一直坚持到今天。这一切也要归功于中国人的集体意识,因为大部分中国公民都尊重他们的政府,遵守所有的限制而不制造麻烦。

西方政府从未真正有机会从最初的恐慌中恢复过来,因为他们的公民并不真正关心政府告诉他们做什么,如果政府建议他们做什么,普通西方人会做完全相反的事情,只是为了证明他们不是“政府的羊”。由于这种行为,当今西方世界的大多数国家陷入了混乱。

自从新冠疫情蔓延开来,大多数外国人的正常生活都被打破了。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甚至没有为此指责新冠疫情,而是指责本国政府。

每次我和父母通电话时,我妈妈总是问我中国发生了什么事。中国人还需要戴口罩吗?中国的餐馆和商店关门了吗?中国人需要接种疫苗吗?我妈妈总是抱怨她需要戴口罩,或者卫生法规,或者说政府正在敦促人们接种疫苗……

自从病毒大流行开始,我就一直在中国,但我却很少听到中国人抱怨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