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胡春春:是否对华强硬,德国估计比我们还焦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胡春春】

11月24日,德国有意联合执政的社会民主党、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经过34天的谈判,终于达成并公布了长达177页、52000个单词的联合执政协议,题为《勇于进步:为了自由、正义和可持续性的联合》。单就篇幅而言,这份三党协议并不是两德统一以来历届联合政府的执政党所达成的内容最为详尽的协议。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所谓的“联合执政协议”(德文Koalitionasvertrag用的是“协议”、“合同”一词)只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从1961年以来形成的一种习惯做法,其本身的法律地位一直存在争议。可以肯定的是,所谓的联合执政协议是无法通过民法或者行政法诉讼来达到执行目的的,其性质更接近于政府组建和工作中的政治性“意向声明”。

从左至右分别为:绿党主席贝尔伯克、哈贝克,社民党候任总理肖尔茨、自民党主席林德纳(图/德媒)

这份联合执政协议分为九个部分,除了第一部分引言、第二部分跨领域的概论(“国家现代化、数字化新起点和创新”)、第九部分政府和议院党团的工作方式等程序性内容之外,从第三到第八部分都是针对环境、劳动、家庭、内政、外交和财政等分领域的执政愿景。

对于执政协议的内容,国际的观察者首先感兴趣的是德国新政府的总体执政目标,以及在对外政策方面的表述。美英的观察者已经第一时间宣称德国新政府“求变”,而“中国和俄罗斯处于德国新外交政策的聚光灯下”,更有人迫不及待地期望德国的对华态度出现“更为强硬的转向”。

德国的外交政策在未来的四年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吗?

我们的答案是: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答案?这要从德国新政府的执政目标,以及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所必需的内部和外部条件,同时还要结合德国的外交传统来进行分析。那些所谓的“聚焦中国论”和“对华强硬论”,更多是一叶障目或者陷入了意识形态化的执念。

首先,德国未来四年的联合政府执政的理念是进步观。

所谓的进步,既指向期望德国国家、经济和社会能够进一步发展的实质性因素,也指向刻意与过去十几年以联盟党为首的联合政府划清界限、从而彰显新政府存在感的形式性因素。

而支撑这种进步观的,是在国家、经济和社会建设方面需要取得实实在在的成绩,为此新政府立下了不可不谓雄心勃勃的计划,比如2030年成为一个环保、能源与经济转型的重要目标节点。

也就是说,在还剩下不到8年的时间内,德国计划实现能源去碳化,而今年上半年德国尚有27%的电力来源于燃煤发电;到2030年,德国应该成为“世界领先的电动汽车市场,保有电动车数量至少达到1500万辆”,而德国截至今年10月1日的纯电动车才保有51.7万辆、混合动力车49.4万辆,全国每年的新车销量约300万辆。

此外,新政府誓言每年实现新建40万套住宅,以缓解德国住房市场的紧张状况;实现国家管理、经济和社会生活的全面数字化,推动数字创新,而按照柏林“欧洲数字化竞争力中心”今年9月份发布的报告,德国的数字化发展指数在欧洲也属于落后之列。

所以,德国政府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除去自身的努力不论,德国在一个全球化的背景下为了实现所期望的进步,最不需要的可能就是外部环境的干扰。

德国新政府尚未就职,就必须要处理当下最大的经济和社会危机即新冠疫情在德国的第四波爆发。仅仅为了应对疫情,德国也更需要国际间的协调与合作,而不是在外交政策上另起炉灶,更不是选择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主动开展国家或者集团间的对抗。所以从德国新政府的任务逻辑顺序来看,无论如何外交政策的调整——如果有方向性调整的话——都不是重中之重。这也是“外交政策”部分处于联合执政协议第七部分最后章节的理由。

看来,某些国际观察者对于德国上演外交转折大戏的愿望注定要落空。

其次,我们不妨假定这份联合执政协议是一份德国政府未来四年需要不折不扣执行的政策纲领,至少是原则性文件。那么,中国在其中处于怎样的位置?

协议一共15次明确提到中国,其中“China”(中国)单独出现或在合成词中出现12次,“chinesisch”(中国的)单独或在合成词中实际出现3次,包括“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因并列而按照德语习惯省略的1次。“中国”作为关键词出现的频率,仅次于“欧洲”,而多于“美国”和“俄罗斯”。

这并不能说明中国对德国有压倒一切的重要性,而更多反映了德国新政府对中国以及双边关系认知的复杂性。

在15次直接提到“中国”的地方,其中1次事关德国高等教育需要加强所谓“中国能力”建设,1次涉及经济领域的中欧全面投资协定,其余13次全部属于中德双边关系领域。如果说在这其中有什么“新意”的话,那就是德国未来的执政党更加强化了对中国“三个角色”的定位,即中国同时是德国的伙伴、竞争者和制度性对手。

在这个充满了认知错乱的结构中,联合执政协议中提到了属于中国内政的台湾、新疆、香港等问题。那么,德国在新的外交政策宣示中干涉中国内政,我们如何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