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陈言:在台湾问题上,日本早已对中国“磨刀霍霍”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

12月2日,笔者摘下耳机时,看到窗外夜幕早已降临。

笔者在日本“国际亚洲共同体学会”年会上,需要压轴发言,自然也就认真地听了全天大会的所有发言。台湾问题本来并不是会议的中心议题,但前一天(12月1日),原首相安倍晋三通过视频参加和中国台湾的相关会议时,谈到“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就是日美同盟有事”,成了这天年会上的热点,参会的人做了一些评论。

安倍通过视频参加会议的现场图片(图/台湾中时新闻网)

刚刚从电脑上拔下耳机插头,手机就响了。一位给内阁做了几十年外交政策建言的日本朋友,打来了国际电话。

“日本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本来是清晰的,但这些年开始走模糊路线,现在安倍公开谈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就是日美同盟有事,该是再度让日本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清晰起来了。”从东京打来的电话,显然认为白天会议上专家学者们的议论没有说到点子上。

“外交部部长助理华春莹昨晚(12月1日晚)紧急约见了日本驻华大使垂秀夫,中国媒体报道称,她就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发表涉华错误言论提出了严正交涉,中日关系再度紧张了起来。”笔者把北京的情况在电话里简单说了一下。

“是呀。安倍作为以外交为特长的政治家,选择这个时候谈台湾有事,既能表明日本在台湾问题上不再模糊,又能给岸田(文雄)内阁、林(芳正)外务大臣添乱。”电话对方谈的“添乱”,确实是参加学会的学者在讨论时没有谈及的内容。

岸田内阁的成立,结束了2000年以后安倍麾下的清和会对自民党政治的垄断。自民党另一个派阀宏池会,其会长现在是内阁总理,其派阀的重要人物林芳正曾经做过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一定程度上了解中国。

如果仅因为这些,就期待中日关系在两国就要迎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的时候有所修复,可能期望过高。实际上,不论是小泉纯一郎连年正式参拜靖国神社,还是安倍时期调整台湾战略,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联合声明中的这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重申: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日本充分理解和尊重中国的这一立场,并坚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立场。”——在今天的日本早被遗忘。

日本在台湾问题上对中国的“充分理解和尊重”,在经过战略模糊后,已经走到了相反的一面,日本在军事方面已经为参与台海问题做了新的准备。

“有事”的战争含义

“有事”一词在现代汉语中的含义和历史上这个词的原本含义,在侧重点上有着很大的不同,在日语中基本上还是使用古代中文的“用兵”“军事”的原意。

12月1日,安倍晋三参加台湾民间智库“国策研究院”论坛时,通过视频的方式做了主旨演讲——“新时代的日台关系”。

安倍参加台湾相关的视频会议截图

“‘尖阁诸岛’(中国的钓鱼岛群岛)、与那国岛和台湾很近。武力进攻台湾就会对日本引发重大危机。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就是日美同盟有事。”安倍任首相期间,尽可能不接触台湾方面的人员,但现在可以口无遮拦,图穷匕见。

当参会的台湾学者问到林芳正外务大臣访华一事时,安倍回答:“日中关系十分重要,需要进行外长间的对话,但据我所知访华一事还什么也没定。”作为曾经竭力阻止林出任外务大臣的人,安倍这句话给人的感觉是,没有自己的指令,其他人想在中日关系的改善上做出点什么,那肯定会让他一事无成。

对台湾方面的心情,安倍非常关照,“日本对中国该说的就得说,这样才能发展日中关系。同时,使用对区域和平与稳定有益的形式,推进我们的工作。”说白了,日本发展和中国大陆的关系不会损伤台湾方面的利益。

如果中国武力解放台湾,安倍认为这“将影响世界经济,让中国受到损伤。我们在充分显示经济力量、军事力量方面的决心的同时,要让中国知道如果以本国利益为重的话,必须让‘中台’(大陆与台湾)关系保持和平。”

就台湾加入CPTPP一事,安倍明确表示:“支持台湾参加,台湾有十二分资格。”而且在参加世界卫生组织(WHO)等国际组织的资格问题上,安倍认为“台湾应该拿到相应的发言权”。

安倍的这番发言,不但表明了在军事方面要使用日本的力量,而且会通过日美军事同盟来保卫台湾;在国际组织等方面,通过扩大中国个别地方政府的参与程度,实现其分裂中国的目的昭然纸上。他脱口而出的“有事”一词,有着军事、经济等方面的准备,分裂中国的用意十分突出。

很多时候在日本国内选举的演讲会上,日本政客在回答本国媒体的外交提问时会信口开河,对自己的言论不负任何责任;但在和日本之外的地方举办的讨论会上,日本政客在发言时还是比较谨慎的。尽管安倍这次没有直接谈对华发动战争,但通过“有事”一词,有意要实现威慑一些国家、从而振奋某些团体的目的。

在军事上,日本也确实做了相当多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