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港媒专栏犀利点评:“民主病夫主办民主峰会”,这是美国“民主”出现严重错误的征兆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最好的民主不一定是最强大的,最强大的民主不一定是最具代表性或最实用的,尽管从绝对的主导地位来看,它很可能声称自己是如此这般。”下周(12月9日、10日),美国拜登政府即将在华盛顿举办所谓全球“民主峰会”(Summit for Democracy)。

对此,12月2日,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著名专栏作家卢纲(Alex Lo)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题为“民主病夫主办民主峰会”(The sick man of democracy hosts a democracy summit),对这场会议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有意思的是,卢纲在文中用两个命题和两个反命题形成两个对照组,从两个方面作出了分析,由此指出:全球的“民主倒退”与中俄等国无关,主要是由美国及其盟友造成的;美国的“民主”早已陷入困境甚至是失败,与其在国外强加武力输出“民主”,倒不如在解决本国国内问题上下功夫。

文章认为,美国主办这场“民主峰会”,反映出的是这个国家的“民主”出现了严重错误,美国人需要意识到这个问题,并纠正错误。而对于这场“民主峰会”,中方也已明确表示,它与民主没有半点关联,美方策划举办的所谓“民主峰会”本质是策动世界分裂,注定没有前途。

香港《南华早报》专栏作家卢纲发表评论文章

卢纲首先指出,拜登政府“攒局”这场“民主峰会”,从一开始就引发了大量怀疑的声音,这听起来更像是“沆瀣一气”,至于想要针对谁,不言自明。一般而言,民主的实践过程始于国内,但如果失败了,政客们可能会找一个或多个“外部敌人”来分散公众的注意力。

此处,文章提出了一个叫做“民主赤字”(democratic deficit)的概念,如果真的如此,那如今的“民主氛围”是比10年前或20年前要更加稀少的。尽管如此,这次美国还是邀请了多达140多个“国家或政府”参会,但并非所有的“民主国家或政府”都是一样的。

比如,有些比其他的更好或更实用,而有些则只是名义上的“民主”,但把它们计算在内还是有用处的。就像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说过的那句话:“他也许是个混蛋,但他是我们的人。”(He may be a bastard,but he’s our bastard.)

文章作者认为,在美国主办这场“民主峰会”的背后,有两种没有被提出来的假设值得去挑战,因为在他看来,它们是不合理且不真实的。作为长期学习康德和黑格尔哲学的人,卢纲把这两种假设写成了两个命题,并分别提出了自己的反命题,以形成两个对照组。

命题一:自冷战结束以来,全球民主正在倒退,需要美国来扭转它。

反命题一:如果真的出现民主的倒退,美国对此比任何“独裁或专制政府”都更应该负责任。

命题二:美国是全球最重要的“民主国家”,其领导地位至高无上。

反命题二:民主在美国本身就在倒退,它不是任何国家的榜样。

将这两个对照组摆在一起,卢纲认为,美国其实正在破坏其国内外的民主,并对这两个对照组分别作出了分析。

对照组一

根据瑞典非盈利机构“多元民主”(Variety of Democracy,V-Dem)跟踪各国民主程度得出可量化指标,并经由《纽约时报》分析后发现,自2010年以来,美国及其盟友在很大程度上经历了“民主倒退”,和美国的非盟国相比,这些国家在司法独立和选举公平等方面的倒退速度实际上是对方的两倍。

该报告发现,美国的绝大多数盟友国家在过去十年里没有经历“民主进步”,反而许多它的非盟友国家取得了“民主进步”,其中指出:“这表明,世界上大部分的‘民主倒退’不是外国势力强加给‘民主国家’的,而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联盟网络’出现了腐化。”

在土耳其、以色列和菲律宾等国,一种“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兴起,其国内的政治分裂,狂热的领袖造成了制度的衰落。在这份名单上,当然也可以加上美国,它的警察力量变得军事化、监狱系统腐败而残酷、系统性种族主义导致少数族裔(尤其是非裔)的公民权被剥夺、各级法院的选举权被削减,法官的任命变得政治化等等。

2020年5月底,美国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杀”,继而引发国内“黑命贵”等一系列反种族主义抗议。图自澎湃影像

“多元民主”用几十个指标得出了一种“自由民主指数”,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及其盟友的得分没有显示出太多倒退迹象,但在本世纪的头十年,得分开始有所减少,进入2010年,情况开始恶化,美国及其盟友不但对全球民主的增长贡献极少,更令人震惊的是,有36%的“民主倒退”与美国盟友有关。

“根据‘多元民主’的数据,平均而言,美国盟友国家的倒退速度几乎是其盟友国家的两倍……这一数据与美国所宣称的假设是相矛盾的,即这一‘民主倒退’趋势是由中国和俄罗斯推动的。”

卢纲表示,公平地讲,“民主倒退”不能都归咎于美国,其中也有其盟友国家的一些国内原因,但需要确定的是,向美国靠拢的国家经历了最多的“民主衰退”,而那些靠近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的国家则没有。

“至少,我们需要修正长期以来有关‘民主的传播’这一内容,以及美国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假设。”文章这样写道。

对照组二

在这一对照组中,究竟是认同命题二,还是认同反命题二,大多数年龄在18岁到29岁之间的美国年轻人已经选择了后者。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政治研究所本周公布的一项新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这一年龄区间的美国年轻人,对本国的民主状况感到担忧。其中,超半数(52%)的人认为美国的“民主”陷入了困境,或者是彻底失败的。

与此同时,约35%的人认为,在他们的有生之年,美国可能会发生第二次内战;还有四分之一的人表示,在其人生中可能会见证美国一个州脱离联邦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