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被质疑不够反华?佩洛西急了:30多年来我是中国最讨厌的人


【文/观察者网 刘骞】

如今,反华政客也开始“内卷”了。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竟也被质疑过分“讨好中国”。

据美国保守派媒体福克斯经济新闻(FOX Business)报道,佩洛西在当地时间12月3日接受采访时,被质疑故意不让众议院对所谓的“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进行投票,有共和党议员表示,佩洛西一旦觉得“有利可图”,便会快速地“迎合中国”。

对此,佩洛西感到有些离谱,她辩解称“过去30多年,我在中国可一直被认为是最不受欢迎的人啊”。

题为“佩洛西被提问中国问题后发飙”,福克斯经济新闻报道截图

报道称,自今年7月14日美国参议院通过“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以来,众议院一直未就该法案进行投票。美国共和党反华议员卢比奥认为,这是民主党当局为了在气候变化方面与中国进行合作,而内部达成一致意见,故意“不作为”。

另一位共和党议员盖伊·瑞森绍尔(Guy Reschenthaler)表示:“拜登政府和南希·佩洛西日复一日变得越来越荒谬,他们阻碍有关维吾尔问题的立法是十分可耻的。”

他还指责美国气候特使约翰·克里以“谈论气候变化”的名义坐私人飞机环游世界,对所谓的“新疆议题”全不关心。并且质问佩洛西,气候变化与“新疆议题”,两者到底谁更重要?

对此,佩洛西称共和党人的指责“完全不是真的”。

她辩解称:“在过去30多年中,我在中国一直被认为是最不受欢迎的人,甚至他们用了比这更严厉的词,原因就是我这些年对于中国人权问题的攻击。所以那些(共和党人所说的)绝对不是真的。”

现年81岁的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图自澎湃影像

当被问及众议院为何不对涉疆法案进行投票时,佩洛西表示,众议院在去年9月已经通过了自己版本的“防止强迫维吾尔劳动法案”。而下周众议院将就此法案再进行一轮投票。

根据美国立法程序,某一法案必须要在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别投票通过,然后经总统签署批准才能成为法律。此外,参议院和众议院可以分别提出各自的法案,再就两者之间的差异条款进行协调,最终经总统签署批准、成为法律。

报道指出,佩洛西计划的是参众两院提出各自的法案,但是两院之间并无明确计划对这两个版本的法案进行协调,所以还是无解。

最近一段时间,美国国内一直有人拿涉疆法案“做文章”,批评民主党当局对华“软弱”。

美国《华盛顿邮报》12月3日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声称拜登政府官员一直在“悄悄告诉立法者们放慢脚步”,暂缓“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的立法流程。

文章援引政府消息人士证实,美国副国务卿舍曼(Wendy R. Sherman)在10月同另一位民主党参议员杰夫·默克利(Jeff Merkley)通话时明确表示,美国政府倾向于采用更有针对性和更慎重的方法来确定哪些商品是“强迫劳动”的产物。她还告诉默克利,获得盟国的支持是关键,比单边行动更有效。

文章总结道,拜登政府明面上支持通过涉疆法案,但实际上在要求民主党人淡化它。

当地时间2021年12月3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就11月就业报告发表讲话。图自澎湃影像

不过这些都不能说明拜登或佩洛西是在“讨好中国”。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11月18日,美国总统拜登明确提出,由于所谓的“新疆人权问题”,考虑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而佩洛西早在去年5月18日美国国会两党听证会上,就以中国“侵犯人权”为由,呼吁美国对北京冬奥会进行“外交抵制”,是最先提出“外交抵制”北京冬奥这一概念的人。

对于美国国会以所谓人权问题通过涉疆法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早就指出,美方反复炒作所谓新疆“强迫劳动”问题,真实目的是扰乱新疆繁荣稳定,剥夺新疆群众的生存权、就业权、发展权,是在搞强迫失业、强迫贫困,充分暴露了美方企图以疆制华的险恶用心。在人权问题上,美方没有任何资格充当“颐指气使的教师爷”。

此外,有消息人士称拜登政府可能以“不派官员参加”的形式抵制北京冬奥。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对此表示,北京冬奥会是全球冬奥运动员和冰雪运动爱好者的盛会,不是政治作秀和搞政治操弄的舞台。一届成功精彩的奥运会需要的是冬奥大家庭的共同努力,而不取决于个别国家官员是否出席。我们希望个别国家摆正自己的位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