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华尔街日报》:台湾穿山甲正在和大陆大熊猫展开较量…


(观察者网讯)最萌“外交官”大熊猫遇上对手了?6日,美国《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报道炒作称,中国台湾省的穿山甲正在“动物外交”舞台上,与大陆大熊猫“展开较量”。至于为何得出如此结论,根据报道,是因为穿山甲也当上了“亲善大使”——在短期内注定迎不来大熊猫的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长贺瑞普替该市要到了来自台北的免费穿山甲。

在报道中,对布拉格明年将收到穿山甲一事,“反华”又“亲台”贺瑞普表现得“激动不已”。同时,他还将布拉格盼不来大熊猫的锅全甩到大陆头上,声称大陆曾承诺就熊猫来访一事磋商,“但这一承诺从未兑现”。

而贺瑞普的所谓友人、台北市长柯文哲也来添油加醋,宣称台北的穿山甲向布拉格传递出了友善信号,而且这种友善“不附加任何条件”。柯文哲所谓的“不附加任何条件”,根据报道,其一大概就是大陆每年会向国外动物园收取100万美元的熊猫保育费,而台北不会对穿山甲收取任何费用……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亲善大使”大熊猫面临竞争对手:穿山甲

6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发表了一篇标题为《台湾穿山甲当上“亲善大使”,势与大熊猫一较高下》的报道(英文报道标题如上),作者正是此前被中方吊销记者证的《华尔街日报》美籍亚裔记者邓超。

在文章开头,邓超就对大熊猫与穿山甲这两种动物展开比较:大熊猫“憨态可掬”;穿山甲“全身布满鳞片”,还在疫情之初被科学家怀疑将新冠病毒传给了人类。邓超称,在两者较量中,“让人没什么拥抱欲望的穿山甲似乎是要落败的”。她用上“似乎”,是因为“依然有人喜爱穿山甲”。

邓超提到的穿山甲“粉丝”是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长贺瑞普(Zdeněk Hřib)。来自台北动物园的两只穿山甲将在明年3月送抵布拉格,作为两市结为“姐妹城市”的象征。据报道,贺瑞普(Zdeněk Hřib)对此表现得“激动不已”,并称他儿时在一本图画书里见过穿山甲后,就一直将它们视为世界上最酷的动物之一,“它们看起来就像活的松球一样”。

虽然贺瑞普如此激动,但报道称,布拉格也曾希望“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迎来大熊猫的城市”。而在这个愿望破灭后,贺瑞普将锅全甩到了大陆头上。据报道,一方面,贺瑞普声称,大陆曾承诺就熊猫来访一事进行磋商,“但这一承诺从未兑现”。另一方面,曾在台湾实习的贺瑞普,竟扬言称该市与北京缔结友城关系协定中的“一中条款”令他“气恼”。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这个“反华”又“亲台”的布拉格市长贺瑞普。在2019年1月14日,刚刚上任市长两个月的贺瑞普就声称“一中条款”“实在看不出保留的必要性”,要求布拉格与北京重新协商。同年3月,贺瑞普应邀赴台,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台外事部门负责人吴钊燮等人见面。在此期间,贺瑞普表明希望与台北缔结为“姐妹城市”,台北市长柯文哲则向贺瑞普颁发“台北市荣誉市民状”。

在贺瑞普的一系列操作下,2019年10月7日,布拉格市委会决定单方面终止该市同北京市签署了3年多的友城协议;10月9日,北京市宣布解除与布拉格市友城关系并暂停一切官方往来。2020年1月13日,布拉格与台北缔结为“姐妹城市”。

据台媒“中央社”今年11月15日报道,在与台北市长柯文哲缔结“姐妹城市”时,贺瑞普还与柯文哲签署了“动物园保育合作备忘录”,推动穿山甲借殖计划。《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报道也提到,去年8月,贺瑞普第二次以市长身份到访台北,当时他还去了台北动物园,希望敲定穿山甲的布拉格之行。

在注定迎不来大陆的大熊猫后,贺瑞普替布拉格要到了来自台北的穿山甲。11月13日,贺瑞普在脸书上贴出一对穿山甲照片,宣布明年3月这两只穿山甲将从台北运抵布拉格。他还极力吹嘘穿山甲的独特性,称因为很难养殖,全欧洲只有一家动物园拥有穿山甲,而即将拥有穿山甲的布拉格动物园将变得“独一无二”。

贺瑞普脸书截图

贺瑞普友人、台北市长柯文哲也来借机炒作,宣称台北的穿山甲向布拉格传递出了友善信号,而且这种友善“不附加任何条件”。

虽然双方话说得漂亮,但《华尔街日报》的这篇报道却指出一个问题,即布拉格首先要能养活得了穿山甲。报道称,自2006年以来,台北动物园仅向德国和日本借出过6只穿山甲。其中3只都死了,有一只因年老而死。为此,岛内这次为布拉格挑选了两只最健壮的穿山甲,同时台北正将它掌握的所有关于养育穿山甲的知识传授给布拉格,就连土洞的大小以及最适宜的昼夜温度这些细节也不漏掉。

说完难养活的穿山甲,文章还不忘拉踩一波大熊猫。邓超在文章中写道“大熊猫同样不好养”,并声称它们“出了名的难伺候”,“尤其是让它们交配,更是难上加难。”接着,文章又从费用方面显示了穿山甲的“优势”。文章称,台北动物园保育工作负责人曹先绍说,穿山甲作为大熊猫的“竞争对手”,一个区别在于,大陆每年会向国外动物园收取100万美元的熊猫保育费,而台湾不会对穿山甲收取任何费用。

话虽如此,但邓超或许忽视了大熊猫也常被认为能给动物园带来额外收入这一事实。

2017年6月,旅日大熊猫“真真”生下“香香”,12月香香首次公开亮相时,由于粉丝太多,动物园不得不以抽签方式每天限量2000人,且观看时间不得超过1分钟。而“香香”的影响力不仅限于动物园及周边地区,日本经济学家、关西大学名誉教授宫本胜浩曾做过测算,仅在东京都内,“香香”带来的经济效益就达到267亿日元。

今年1月,英国广播公司(BBC)曾报道称,受疫情封锁影响,英国迫于经济压力,考虑将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的两只大熊猫送回中国。尽管如此,负责运营该动物园的苏格兰皇家动物学会总裁大卫·菲尔德还是表示,希望它们能多待几年。菲尔德的话一定程度上验证了大熊猫的吸金能力,实际上,自从2011年12月底两只熊猫来到该动物园后,单2012年,动物园的年收入就从500万英镑增至约1500万英镑,游客数量增长了51%。

另据《人民日报》11月18日报道,作为传递中国人民情谊的友好使者,中国旅居海外的大熊猫目前已达到69只。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