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托卡马克之冠:抵制冬奥会?拜登和《大明王朝1566》里的嘉靖一样“聪明”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托卡马克之冠】

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在美国当地时间周一表示,拜登政府将不会派遣美国官方代表团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

CNN报道截图

·“找补”

这是拜登政府一次典型的找补行为,其根本原因在于中美近期的系列磋商中,中国坚决维护了自身的国家利益,拒绝迁就、接盘、照顾美方莫名其妙的内部政治情绪,尤其是拒绝在美国眼下面临极其严重的系统性金融风险问题上做出让美方满意的让步,由此拜登政府开始耍起了巨婴脾气。

需要指出的是,拜登政府很明显想要重演2008年旧事——当时美方不加掩饰地把时任总统布什前往参加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作为一项筹码对华要价,引得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等人群起效仿。而眼下拜登政府还想复制之前那一套,拿参加冬奥会说事,无非是在美国缺乏事实筹码的情况下,只能通过“仿前朝旧例”的方式,试图增加一点议价能力。

这就是典型的刻舟求剑。

且不说眼下的中美综合国力对比远非2008年的局面,美国根本没有资格站在所谓实力的角度对中国漫天要价,仅仅就说眼下美国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和2008年的次贷危机显然不是同一个档次的问题。说句掏心窝子的话,眼下美国的入骨沉疴,就算想救也不是中国能救得了的,恐怕全世界压根就没人能救得了。

另一方面,中国方面很早就明确表示了,这次不打算邀请美国政客参加开幕式,故意没用官方渠道而是用“知情人士透露”就是给美国一个台阶下,相当于提前让美国停止这种凭空制造筹码行为,同时也是善意劝告拜登政府及时停止这种自取其辱的行为以免当众出丑。这是说话留一线,属于高明的政治智慧,让美国把那点穷纂恶算的小心思拿来讨论点正经事。然而拜登政府不听劝,非要强行找补,实在是难看得很。

这里反映出的深层次问题是,美国的政治环境已经距离政治本身越来越远了,政客们从政的主要目的显然不是为了从政,而是为了表演,通过表演留在台上,通过留在台上以食利自肥。至于政治本身是什么?政治本身是为了什么?如何搞好政治?显然不是眼下的衮衮诸公和满堂虫豸所要考虑的。

表演的思路和政治的思路是截然不同的,表演的核心就是动静要大,用现在自媒体和短视频里的话说,就是要“有活”。对于表演者来说,“有活”是生命、是刚需,“有活”才有一切,而至于“活”本身是不是对国家有利,是不是能服务于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服务于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服务于本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不重要。

政客要的是选票,不是公利,政治的目标是让国家活到下个世纪,政客的目标是让自己活到下个星期五。

·“表演”

为什么每逢中国举办盛会,以欧美为代表的各路人马就要出来兴风作浪一番?

根本原因就在于西方的政治环境已经堕落了,政客们的目标已经从搭建一个国家的物质基础、发展上层建筑、涵养形而上学、开万世太平这类传统政治目标,清一色转变为努力活到下一个星期五。那你也想活到下一个星期五,我也想活到下一个星期五,但活到下一个星期五的只能有一个人,怎么办?内卷。

这种政治内卷的直接后果就是表演越来越劲爆,越来越讲究视觉效果,搞政治搞得跟好莱坞一样。

而在中国举办盛会时出来横冲直撞,毫无疑问表演效果十足,一来类似奥运会这样的重大国际赛事本身就自带足够的知名度,尤其是冬奥会。

这里要说一句,冬奥会在美国北方和加拿大等高纬度地区具有极其广泛的社会群众基础,那些地区的民众对冬奥会的关注度恐怕远超夏季奥运会。例如冬奥会重点项目冰球,美国北方和加拿大人对待冰球的态度,可能要胜过英国人对待足球和中国人对待乒乓球的态度,世界最高层级的职业冰球比赛就是北美职业冰球联盟(NHL)。

拜登政府选择这种时候出来搅局,既能充分展现出自己不畏“不可名状的邪恶远东国家淫威”的大无畏勇气,又能及时给自己引一波流量,吸引美国北方民众的关注,还可以给中国拒绝照顾美国的巨婴要求强行找补。在他看来,可谓一举多得。

拜登不傻,他这么做显然是仔细思量过的。因为2022年不仅是北京冬奥会举办年,同时还是美国中期选举年,而中期选举有多重要无需赘言,甚至有只要能控制国会,没人在乎谁当总统之说。

“懂王”同志在上次大选中被美国建制派政客以近乎于政变的方式推翻下台后,拜登上位;他上位之后不仅未能收拾“懂王”留下的烂摊子,反而还让局面进一步恶化了。

以疫情为例,眼下美国因为新冠疫情累计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81万,这个数字已经超出了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越南战争、朝鲜战争、美西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中的阵亡人数之总和了,甚至超过了南北战争中美国南北双方的阵亡人数。

这种事情要是放在中国,你敢想象吗?中国迄今为止因疫情死亡人数5000多人,整个国家尚且颇有悲戚之感,要像美国这样死个几十万人,怕是真要地动山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