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清华大学教授潘庆中:“一带一路”我们做得好,欢迎欧美来竞争


【文/观察者网 丁悦】“‘一带一路’我们做得好,欢迎欧美来竞争。”

12月5日,“2021从都国际论坛”在广州从都国际会议中心开幕,聚焦“多边主义2.0版—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合作”。6日,论坛期间,观察者网特邀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常务副院长潘庆中教授就多边合作、中美经济发展、“一带一路”等议题进行解读。

谈及中美关系,潘庆中表示,美国已经明确表明,中国是战略对手,短期内改不了。但保护主义是不可行的,我们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了,美国现在也要考虑改革开放。

近期,美国与欧盟分别出台了“重建更好世界”以及“全球门户”计划,外媒普遍认为这是为了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对此,潘庆中表示,“咱们可以从正面看这个问题,美欧的全球基建计划对全球经济发展是好事,正常的市场竞争,不是恶性对抗,对我们的‘一带一路’也是促进,也有利于更好的高质量发展。”

对于央行6日宣布降准的消息,潘庆中认为,“美国可能很快退出QE(量化宽松政策),但我们明年货币政策应该整体是稳定的,不会太激进。大方针是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

以下为现场实录。

12月6日,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常务副院长、“一带一路”研究院副院长潘庆中出席从都国际论坛并发言。

观察者网(以下简称“观”):疫情以来,全球经济遭遇供应链危机,部分国家港口堵塞,商品紧缺,推动消费价格上涨。请问各国需要采取哪些措施应对危机?

潘庆中:咱就举美国,你说关税25%,大幅增加供应链环节的成本,伤害这个链条上很多商家,最终也让消费者受害。如果他们政府收的那部分税,再给无效率的使用,或浪费了,那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还伤了N多人的脚。回到常识比较好,“贸易让每个人受益”。这是短期影响,中期就是通货膨胀,而且已经开始有通货膨胀的苗头了。成本上升肯定是推高通胀的原因之一。

第一(美国)要调整。我们现在的开工率这么高,中欧班列开了这么多,今年前10个月内,中欧班列超过1.26万列,运输货物数量达121万标箱。2020年全国中欧班列共开行1.24万列,同比增长50%;发送113.5万标箱,同比增长56%。年度开行数量首次突破1万列,单月开行均稳定在1000列以上。这么大面积地开,百分百可以提供这种需求,你看市场,都是中国的产品。但问题是现在有些国家实行保护主义政策。这些国家的政策应该做适当的调整。

第二个,结构性的问题,咱们常说“比较优势”,有的国家它可能缺这个,有的国家缺那个,所以不光中国、美国这两方,很多国家是一样的。这次从都国际论坛主题,多边主义合作,核心内容之一就是取长补短,合作共赢。

第三个,中国仍然在积极走出去,包括“一带一路”。“一带一路”继续坚持做下去,更加务实、高质量地做下去,从成长期进入成熟阶段。这样既调节了总量,也优化了结构,更好的做好资源分配,达到分享,共享。

观:您提到了关税问题,此前美国放出风声称,有可能会降低部分领域的关税,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个说法?您如何看待中美贸易谈判的前景?

潘庆中反正一点点谈呗。它谈它的利益,我们是胸怀天下的,我们的产品,我们从供给方面来讲,我们都是open的,都是开放的。

美国它肯定要有它各种利益的考虑。第一个,美国已经明确了,中国是战略对手,短期内改不了的,所以它本身就有打压成分。

再一个,在经济上,美国想保护自己国内的一些东西,可以保护,有没有用?保护主义早就被正反两方面的经验证明是不可行的,包括美国自己的发展历史证明,所以要开放。

我们改革开放40多年,现在美国是不是也要改革开放?

所以坚持双方谈下去,还是乐观的,就是商量着办,谈着办,办着谈。

观:您前面也提到了“一带一路”倡议,现在美国也要推出“重建更好世界”基建计划,欧盟也出台了“全球门户”计划,外媒普遍认为这两个基建计划是为了抗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请问您如何看待美欧的全球基建计划?

潘庆中:咱们从正面去理解它,我认为这是好事。

为什么是好事?市场就要竞争嘛。市场竞争除非出于其他的目的,它主要就是为了发展经济。都是为了把这事做好,为了把整个全球的供给抬起来,为了疫情之后,把经济恢复好,发展好。它搞什么都没关系,搞得多,有竞争,促进我们改进,能够发展更好,加快做到高质量。

对这一点,我们要从积极的角度去看,我们不从对抗的角度看,把自己的事做好,是关键。

观:那我们如何去应对呢?

潘庆中:我们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而且我们刚才说的高质量,包括具体建设项目,包括金融运作,包括抗风险,包括五通这些方面,短期长期考虑,都要比以前做的更上一个台阶。

8年多过去了,“一带一路”要上新的台阶,实现项目的高质量,不是仓促上马,而是要评估,要高质量。有了高质量的话,竞争也不怕。

我举个以前的例子。我们当时在白俄罗斯建设产业园,搞得好,欧洲企业、美国企业都来入园了,德国还是产业园的股东。

我们做得比其他人好,政策优惠,上乘的、优质的服务,巢做得好,凤不就找你来了吗?

另外,我觉得我们都要找common interests,共同的价值观,共同感兴趣的点。减贫,绿色发展,共同对付气候变化,这都是共同的价值点,这方面我们一致,一致就大家一起做,先做起来。

2020年12月23日,中国援建白俄罗斯的中白工业园中白科技成果产业化创新中心交付白方并正式投入运营。图自新华社

观:近期,部分欧美媒体声称,“一带一路”项目存在所谓“债务陷阱”,请问您如何看待此类观点?

潘庆中:做生意肯定有债务,对吧?经济总要有债务,要看那个比例是多少。企业会有债务,国家会有,美国也有债务,哪个国家都有债务,欧洲债务也多了去了对吧?债务本身是经济的一部分,是经济发展的杠杆。重点是债务比例不能太大,也不能出现呆账。

目前按照数据来看,不是大数。今后是不是大数?那就要看我们控制风险的能力。有些投资是短期,有些投资是长期,长期的债务,比如修基建,包括高速公路、铁路、地铁,这些债务现在衡量不了,但要控制风险。经济范围内的债务,只要比例合理范围内且可控都可以。

12月6日,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常务副院长、“一带一路”研究院副院长潘庆中出席从都国际论坛并发言。

观:“一带一路”是多边主义的重要实践之一,本次论坛的主题也是实现真正的多边主义,请问您如何看待真正的多边主义?

潘庆中: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多边主义2.0”或者“真正的多边主义”,真正的多边主义是大家一起做,多边受益,而不是单一的。以前多边主义它可能相对的,有些人他自己受益,不管别人,有些人没受益甚至受损,真正的多边主义是让更多国家和百姓受益。我们希望的多边主义是大家都能够受益,找到共同点。坐下来好好谈谈,一定有共同点的,因为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特点,都有它的优势,所以才叫comparative advantage,比较优势。各自取势,共赢。

观:真正的多边主义和以前所说的多边主义,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潘庆中:区别的话,我觉得一个是参与的国家会越来越多。以前5个国家就算多边了,但是现在越来越多,就说“一带一路”,从65个国家变成了175个国家,这是数量上的多。

再一个就是质量,现在的多边主义,我们更注重于经济发展,对老百姓是否受益方面。要求同为主,更强调是大家的合作,经济上的合作。

政治上的这些指责,都不应该在新的多边主义里头。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发展历史和文化,每个国家的发展都是不同的,你要强调相异,永远合作不了。我们日常生活当中都知道,你天天讲不同的地方,化学反应很快就停止了,怎么能走到一起,怎么能够成为朋友,这不可能的,对吧?一定要求同存异,一定要讲大家共同的点,所以多边主义合作,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在更上了一个台阶的路上。

观:最后一个是国内话题。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1年12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本次下调后,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4%。您如何看待此次降准?

潘庆中:现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逻辑上肯定是刺激经济,但是一降准,资金充裕后,还要控制风险。这个央行都做得非常好,都很慎重。

我觉得明年货币政策应该整体是稳定的,不会太激进。美国加息,准备结束QE(量化宽松),中国不会持续逆着来,这样对人民币汇率压力太大。可能财政政策会稍微积极一些。大方针是积极的财政政策,稳健的货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