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鲍里斯·塔迪奇:一些西方国家抵制北京冬奥会,让我想到1980年的苏联…


12月5日至6日,“2021从都国际论坛”在广州召开,本届论坛聚焦“多边主义2.0版——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合作”。论坛嘉宾、塞尔维亚共和国前总统鲍里斯·塔迪奇(Boris Tadić)就中塞关系、台湾问题、中西交流等议题,以视频方式接受了媒体记者采访。

视频连线采访现场

·越来越近的中塞关系

问:如今中塞关系越来越近,您认为有哪些因素在推动?

鲍里斯·塔迪奇:首先,从历史角度来看,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就已建立了深厚的情感,之后也进行了各项合作。在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我的老师就向我解释了中国、中国的革命,以及中国在那段时间里取得的一切成就。而在最近的20年来,两国也为建立非常密切的关系打下了一些基础。

其次,我们也有共同利益。虽然中国很大、塞尔维亚很小,但在基建领域的合作对两国而言都非常重要。我曾向中国的时任领导人建议在贝尔格莱德合作修建一座跨越多瑙河的桥梁,现在我们有了泽蒙-博尔察大桥(Zemun-Borca Bridge)——它真的非常漂亮,建得也很认真;它不仅为塞尔维亚民众带来方便,也有利于国际运输。现在我们还在共同建设众多不同的基础设施项目,比如修公路。

泽蒙-博尔察大桥设计图

泽蒙-博尔察大桥实景图(资料图/新华网)

我很乐意看到两国在科技领域能有更多合作,并对中国公司在过去多年里取得的成就表示敬意。我仍记得在我担任南斯拉夫电信部长时,中国的华为等公司刚起步,但现在这些公司所获得的成绩远非当初所能比拟。这些成就值得我们尊重并认真对待。

问:塞尔维亚是第一个同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中东欧国家。然而,一些西方媒体不断就环保、人权等问题诋毁中国在塞尔维亚的投资。您怎么看这些观点?

鲍里斯·塔迪奇:有许多谣言宣称中企不尊重塞尔维亚的法律规定。其实不是所有的中企都是这样的。同时也希望所有中企能理解,在塞遵纪守法,这对中塞双方都有益处;如果中企在塞尔维亚表现良好,这也有利于它们进军其他市场。有中企收购了瑞典的车企,并完美地尊重当地的所有规则,这也是我对在塞中企的期待。

问:在经济层面,中国正逐步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想问问您对这策略的看法?

鲍里斯·塔迪奇:中国是世界上少数几个拥有强大国内市场的国家之一,因此中国可以做到专注国内市场。不过,这样一来,中国就可能远离国际舞台;而考虑到中国的经济体量及中国在IT、数字化领域的能力,考虑到中国在世界各个领域的重要地位,中国应尽量避免这点。而且,如果没有像过去几十年那般真正接近国际市场,中国向高水平发达国家进击的道路就会充满曲折。因此可以说,中国关于国内外市场的权衡,事关中国经济的未来,也将影响世界其他地区。

中国在应对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为当时影响全世界的危机找到解决方案——用自身的经济增长助力其他国家解决了一个个具体的问题。为此,我也呼吁我的中国朋友能继续承担起全球责任,不要只关注国内市场。

问:我们知道,塞尔维亚曾积极推动加入欧盟的工作,不过遇到了很多挫折。请问具体都有哪些困难?

鲍里斯·塔迪奇:主要的困难之一是如何在环保、人权、媒体自由等问题上达到欧盟的标准。这些问题对于塞尔维亚和欧盟而言都非常重要,如果我们不在这些领域进行改革,就无法成为欧盟成员国。

在我的政治生涯开端,让塞尔维亚加入欧盟就已是我的政治目标之一;在我任职期间,我们在这事上取得了一些进展;在我卸任后,塞尔维亚的新领导层曾继续推动这项工作;不过后来,相关谈判被停止,事情被耽搁了近两年。我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在欧洲一体化方面能出现一些积极的突破。

问:如果塞尔维亚成功加入欧盟,会对中塞关系产生什么影响?

鲍里斯·塔迪奇:塞尔维亚要想成为欧盟的成员国,就必须调整自己的政策,让自己的政策与欧盟的外交政策相协调。不过,若成功加入,我们希望能为中国与欧洲的合作作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