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郑毅:美欧钢铝关税声明为啥扯上中国?还得从他说起……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郑毅】

最近,美国政府与欧盟共同发表了有关钢铝关税、全球产能过剩及碳排放强度安排的联合声明:自2022年1月1日起,美欧同意每年为欧盟对美出口的54种钢材产品、两种原铝产品和14种铝制半成品分别提供330万吨、1.8万吨和36.6万吨的免税进口配额。声明还强调,双方将在全球钢铝产能过剩和碳减排领域协调政策,建立统一战线,共同应对中国的挑战。

美欧为何会在此时出台这样的联合声明?为何还要扯上中国?一切还得从特朗普说起。

美国让步也不亏

2018年3月8日,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公告,由于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根据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于2018年3月23日正式生效。

另外,美国还在主要的板材产品上对相关国家实施包含加征关税在内的反倾销和反补贴措施。

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于2018年3月23日正式生效。来源:央视新闻

受美国加征关税的影响,欧盟对美国的钢材出口量由2017年的322万吨骤降至2020年的165万吨。

欧盟当然不会坐视自己吃亏,在钢铝关税问题上,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共识,欧盟已准备于今年12月1日起大幅提高一系列美国标志性产品,如哈雷-戴维森摩托车、利维斯牌蓝色牛仔裤和肯塔基州波旁威士忌的关税。

欧盟是这些美国产品的最大海外市场。在美国的选票政治中,不能不对此有所权衡。国内各种有影响力的利益团体间可能存在不同的诉求,美国政府为了选票,必须协调利益,调整包括对外政策在内的各项政策。

钢铝关税协议一方面保护了这些美国产品的欧盟市场和相关行业的就业机会,另一方面,也利好美国的用钢、用铝大户,如汽车制造业和建筑业,它们是钢铝关税协定最直接的受益者。

近来,这些行业饱受美国钢铝供应短缺之苦。目前美国不仅平均钢材价格远高于国际市场,而且由于产能饱和订单的交货期长达4个月。高钢价虽然提升了美国钢铁制造商的短期利润,但损害了美国用钢制造业的竞争力。

目前美国钢铁企业的产能利用率和利润水平都达到了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最高水平。华尔街预测美国钢铁公司(USS)今年的利润将高达55亿美元,超过特朗普四年总统任期内的总和,而该公司的盈利水平通常在美国的主要钢铁制造商中敬陪末位。

钢铁业赚翻了要让它收敛点,但也不能对它造成过大的冲击。这恰是美国在这笔交易中的另一个重要考虑。

进口钢材的动机有价格/品种驱动和供应链偏好两种类型。前者是因品种和/或价格原因而选择从国外进口钢材。而供应链偏好则指钢材用户,如汽车制造商在新的海外产能投产后,因合规可靠的本地供应商缺位,而将其国内的钢材供应链延展至国外产生的钢材国际贸易。

在美国的主要钢材进口来源国中,来自欧盟的钢材多数属供应链偏好,这与欧盟的钢材生产成本与美国接近但欧洲在美国的制造业有大量投资有关。

巴西是世界上钢材生产成本最低的国家之一,巴美的钢材贸易是典型的价格/品种驱动类型;而美国进口自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材则是两者兼有。

在世界主要的产钢经济体中,美国的钢铁生产成本在世界上位列前茅,而欧盟的钢铁生产成本与美国最为接近。美国这次选择从欧盟进口钢铁,而不是从“朋友圈”中钢铁生产成本更低的经济体,如巴西和乌克兰进口钢材,就是要在增加美国市场供给的同时,减少进口对美国钢材价格冲击的风险。

由于在增加进口钢材的来源和时间选择上,充分考虑了美国钢铁制造商的承受力,这次美欧钢铝协定获得了代表美国钢铁业,以及对美国贸易政策具有强大影响力的美国钢铁协会(AISI)和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SW)的一致谅解。

11月15日,美国国会通过了1.2万亿美元的跨党派基建拨款法案,该法案将进一步刺激美国的钢材需求,为拜登政府在钢铁业赢取更多的支持。

全球产能过剩

美欧钢铝关税声明中提及的全球产能过剩,对钢铁业而言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美国和欧盟对这一议题的重视实际上反映了各自钢铁业无力应对全球竞争,而不得不寻求政府保护的现状。美欧都已跨越钢材消费的峰值多年,钢材消费量已多年呈停滞状态。

而中国的钢铁需求仍未达峰值,经济上也与美欧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美欧的过剩产能与中国的过剩产能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美欧的过剩钢铁产能是长期的且不再具有市场生存能力的。

而多数中国的过剩钢铁产能源于周期性和阶段性的供需错配,有望在需求繁荣期到来时或经济发展中消解,因此,试图限制中国的钢铁产能损害了中国的发展权。

但欧盟深知其成员国在开放的钢铁贸易中不占据竞争优势,为保护本土钢铁产业,欧盟必须采取贸易保护手段。为此欧盟按季度为每个外部钢材出口国设立钢材出口到欧盟的限额。2017年以来欧盟对含中国在内的六个国家的钢材实施了反倾销措施外,还单独对中国的钢材实施反补贴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