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周小明:在WTO改革问题上,中国如何摆脱被西方带节奏的困境?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周小明】

记得1999年11月15日,我同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就匆匆去外经贸部上班。到单位一看,朱镕基总理到部里来了,着实吃惊不小。

当时,我是外经贸部交际司的负责人。交际司的主要职能之一是协调部里的外事礼宾和重大外事活动。美国代表团从11月11日开始同中方举行中国入世谈判,五天里,双方舌枪唇剑,争得脸红耳赤,谈判多次几近破裂。美国代表团几次威胁罢谈,闹着要回国。石广生部长也多次气得拍桌子。15日一早,美国代表团的行李就往机场送了,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等人打算上午在外经贸部谈判结束后直奔机场。

1999年11月15日,中美签署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双边协议。这是时任中国外经贸部部长的石广生与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等在协议签署后举杯祝贺。图自新华社

朱镕基总理到访外经贸部实属突然,外经贸部事先没有接到通知。总理亲自到部委同外国人谈判,更是史无前例。朱总理这一“非常态”到访的背后是中国领导人对加入世贸组织的决心。江泽民总书记等国家领导人坚信: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改革开放。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可以有效锁定中国前进的方向。也就是说,入世后,无论中国决策层发生怎样的变化,世界风云如何变幻,中国这艘巨轮也不会轻易改变航向。

那天,朱总理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同美国人讨价还价,并就中国入世达成协议,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扫除了最后的主要障碍。

未来十年,中国与世贸的关系怎么走?

无疑,入世对中国近二十年中的蜕变起到重大作用。它推动中国快步走向世界,也推动世界涌入中国,成就了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和全球主要外资来源的地位。它倒逼中国改革,推动中国经济体制的不断进化和完善。入世更是为中国经济插上翅膀,助力中国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那么,在今后的岁月里,世贸组织和中国又会擦出什么火花呢?中国的崛起需要稳定的国际环境,而世贸组织正是一个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机构,在全球贸易中发挥着基础性的保障作用。虽然近几年世贸组织饱受美国的打击,但它在全球范围内仍广受尊重,世贸组织的规则得到普遍执行,连美国也不得不有所顾忌。世贸组织对贸易保护主义形成制约,不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使得丛林法则难以兴风作浪。

如今,中国的出口总额在世界各国排名中多年稳坐头把交椅,进口位居第二,相信很快也会成为第一。但是,如果从人均进出口额来看,中国的进出口业绩就不那么显著。中国的人均水平还不及世界平均值。中国人口占全球总额的18.6%, 而进出口只占15%。作个简单粗暴的比较,中国的人均进出口额只有美国的1/4,同日本或者德国比,就更加相形见绌了。诚然,中国经济体量巨大,国内市场宽广,自给自足的能力远非其他国家所能比拟。但是,中国在扩大对外贸易方面,仍大有可为,进出口质量提升的潜力尤其大。在中国对外贸易迈上新台阶方面,世贸组织的保障作用是不可或缺的。往大里说,世贸组织对中国经济的持续高质量发展,可以起到一定的保驾护航作用。中国仍像当年那样需要世贸组织,而且需要的程度并不亚于当年。

对中国而言,世贸组织还有特殊意义。近年来,欧美纷纷出台歧视中国企业的政策 。比如,欧盟计划对国有企业并购欧盟境内的企业进行额外审查。这样一来,中国国企并购欧盟企业时就会受到欧盟的特殊“关照”。世贸组织规则的基石是“非歧视”,也就是对所有成员要一碗水端平,不能厚此薄彼,不可对成员区别对待。欧盟提出的挑战,最终也可能只有通过多边贸易体系来解决。

其实,世贸组织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塑造作用也为其他国家所看重。10月中旬,美国贸易代表戴琪在日内瓦的演讲中信誓旦旦地表示,美国非常重视世贸组织。美欧日企图利用世贸组织改革之机,按照自己的愿望,重塑多边贸易体系,使其更好地服务于各自的利益。

美欧日世贸组织改革的关键诉求是制定“21世纪的贸易规则”。它们认为,世贸组织规则的缺失让中国钻了空子,占了它们的便宜。戴琪曾自吹自擂,美国在世贸组织打赢了所有同对华诉讼案。但是,美国依然严厉抨击世贸组织的上诉机构,因为美国赢的只是个案;在对待中国经济体制方面,世贸组织没能满足美国的诉求。

美欧日就国有企业和工业补贴等领域,为中国量身定制了“21世纪的贸易规则”,并准备将这套东西引进到世贸组织,从而在制度上给中国戴上桎梏,捆住中国的手脚,压抑中国制度优势的发挥,削弱中国的国际竞争力,最终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

为此,美欧日图谋把它们与中国的矛盾乔装成中国与世界之争,把中国推到所有成员的对立面,拉拢、煽动发展中成员,孤立中国。比如,戴琪污蔑中国的发展是建立在损害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利益的基础上的。此外,美欧日还企图绑架中国,迫使中国为世贸改革买单。它们将世贸组织改革成功与否同中国的立场挂钩,散布中国的让步是世贸组织改革的关键,以便让中国承担世贸组织改革不力的责任。

可见,如果美西方的图谋得逞,世贸组织可能变成中国这艘巨轮前行中的暗礁险滩。世贸组织改革关乎中国未来的国际发展环境,也关系到今后中国在全球治理格局中的地位和影响力。

因此,中国要更加主动地参与世贸组织改革。积极参与贸易规则的制定是不够的, 更重要的是要当规则制定的引领者。中国必须提出自己的贸易规则,而不是仅仅在美欧日炮制的规则上讨价还价。只有这样,才能摆脱被带节奏的困境,化被动为主动,真正有效地参与全球贸易规则的重构,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真正占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