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白宫找到美国肉价飙涨“罪魁祸首”:肉企“四巨头”中间商赚差价


【文/观察者网 冯智源】

自新冠疫情“横扫美国”以来,美国肉类价格疯涨。这种“肉类通胀”对美国消费者造成了严重打击,不少民众只好纷纷寻求购买廉价肉及其替代品。另一边,美国市场上的肉制品企业也不停诉苦:供应链问题、劳动力问题、其他行业通胀……这些都成了它们义正言辞“甩锅”的理由。

然而,白宫当地时间10日发布简报称,美国市场上的四家大型肉企财报显示:自疫情暴发以来,这些巨头们利用其在美国市场上的支配力“呼风唤雨”,推高肉价并压低农民养殖户的收入,导致它们的净利润率已至少翻了三倍,毛利也集体增长了120%。尽管因美国人买不起肉导致销量减少,但肉企巨头们的利润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不过,“北美肉类协会”(NAMI)认为白宫是在“鸡蛋里挑骨头”。该协会主席波茨(Julie Anna Potts)拉来了一个数据来证明食品行业的“良心价”——过去12个月内,美国的天然气和能源价格上涨了近60%,几乎是食品通胀率的10倍。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等人10日通过白宫简报“炮轰”大型肉企 截图自白宫网站

白宫:肉企“四巨头”是“罪魁祸首”

斯科特(Terretta Scott)是美国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一位数据分析师。《华尔街日报》上月报道称,她近期注意到了附近商店内牛肉价格的飞涨,见此情形她只好选择不给自己和女儿买牛肉,而是用相对便宜的冷冻鸡胸肉来代替。

她的个例只是美国社会的缩影。自疫情爆发以来,许多美国人逐渐开始买不起肋眼牛排,于是纷纷吃起了便宜的牛肉馅;还有消费者从牛肉转向了鸡肉或猪肉等较便宜的替代品,或选择更廉价的带骨鸡肉取代无骨鸡胸肉。

不仅仅是美国,彭博社上月援引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称,该国上等牛排的价格仅在此前12个月内就上涨了至少20%,达到了自1995年以来的最高价。

就在美国民众将目光投向市场上的大型肉企时,它们纷纷借着令拜登都“头疼”的供应链、劳动力、通胀等美国社会问题来为自己的涨价行为找借口。就这样,肉企巨头的甩锅言辞随着美国财经媒体的报道而传遍了世界。

一整块牛排售价124加元 图自彭博社

在此背景下,当地时间12月10日,白宫向美国市场中的肉企巨头们“开炮”了。

以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布赖恩·迪斯(Brian Deese)为首的顾问团在白宫简报中称,“自疫情暴发以来,大型肉类加工企业利用其在美国市场上的支配力,推高肉类价格并压低农民养殖户报酬,导致巨头们的净利润率已至少翻了三倍。”

被迪斯他们“点名”的是美国市场上的“四巨头”——全美最大的肉企 “泰森食品公司” (Tyson);总部位于堪萨斯州的“海滨公司”(Seaboard);世界上最大的肉类生产商巴西“JBS”以及巴西牛肉生产商“Marfrig”。

这些企业控制着美国牛肉、家禽和猪肉55%至85%的市场。它们的最新财报显示,自疫情以来,它们的净收入增长了500%,毛利则集体增长了120%;毛利润率上升了50%,净利润率则上升了300%以上。

白宫简报称,正如某家大型肉企在其收益电话会议上对其投资者们所说的那样,他们对产品的定价“超过了其较高的销售成本(COGS)”。若将今年第四季度数据与去年同期相比,该公司的牛肉产品价格飙升了超过35%。销量减少了,利润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超市肉类柜台前的美国消费者 图自《华尔街时报》

于是,白宫就使用了“罪魁祸首”(culprit)一词来描述这些肉企巨头的行为。

“如果成本上升是推动肉价上涨的原因,那么二者抵消后,利润率数据应该与此前大致持平。”白宫称,相反,大家看到的是:占市场主导地位的肉企巨头们利用其支配力,来为自己攫取越来越高的利润率。

“肉眼可见的肉价飞涨不仅仅是市场中供求关系导致的自然结果”,在一个没有竞争的市场中,寡头企业利用市场支配力“呼风唤雨”肆意定价,这就导致“上至美国经济,下至普通消费者、农场主和农民利益受损”。

与此同时,迪斯等批评肉企巨头的美国政府“经济参谋”也没有忘记借此“拍拜登的马屁”——他们称,“这就是为何拜登-哈里斯政府将‘促进竞争’作为其经济议程的核心。”

“美国政府已宣布采取强有力行动,以打击非法价格垄断,还在肉类加工领域投资了数亿美元以创造竞争环境,并为受疫情影响的小企业提供超过10亿美元的救济金。”

他们认为,在竞争环境下,肉类企业们不会像“四巨头”那般滥用市场支配力来“掘金”,因为市场最终会选择那些并未提高利润率的竞争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