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帕特里克·孟迪斯&陆安宁:世界各国需要的不是民主峰会,而是经济发展


【文/帕特里克·孟迪斯、陆安宁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在国会审议《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USICA)》的同时,乔·拜登政府正准备于12月9-10日在华盛顿举行第一次民主峰会。来自100多个民主政府(包括非常小的国家)的代表正打算集中精力维护自由世界的民主价值观,以遏制日益强大的独裁政权并直面中国的挑战。

伍德罗·威尔逊总统曾提出过一个著名的民主世界愿景,他说美国将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以“使世界安享民主”。随着中国崛起并向全球扩张,这个世界是否仍能安享民主?

中国被出卖了

在威尔逊说出上面那番话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后殖民时代国家和新独立国家来说,这些话都是空洞的承诺。新成立的中华民国已经失去了民主理想,并不再对西方思想感兴趣,这主要是因为《凡尔赛条约》将德国占领下的山东省转交到了日本手中,以换取东京站在盟国一边参加一战。当这一既不公正也不民主的事件被中国人所知后,由北京学生发起的五四运动爆发了,后来,中国共产党于1921年诞生。

一个世纪以后,中国虽经历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凡尔赛条约》带来的痛苦与耻辱仍让中国人铭记于心。对中国的领导人来说,西方推崇的“民主”理念不过是控制中国,压制中国复兴的借口。

考虑到这些历史剪影,中国真地会挑战民主理念和美国领导吗?

《凡尔赛条约》损害了中国的利益 图源:资料图

直到最近,美国还在享用着与北京建立友好贸易外交关系带来的红利。但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有着相似民主理念的领导人开始意识到中国有可能威胁到现存的民主自由世界秩序。

重建更美好的世界(B3W)

即将出台的《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USICA)》预计将整合一系列针对中国的法案。其中包括《无尽前沿法》、《战略竞争法》和《应对中国挑战法》等。长达2276页的USICA法案旨在保持美国对华技术优势,其预算为2500亿美元。该法案包含各种计划,如在国内制造半导体和要求联邦资助项目“购买美国货”以提升美国的民族主义。

在国际上,拜登政府领导七国集团一众民主国家与“一带一路”倡议展开竞争。美国主导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被称为“重建更美好的世界(B3W)”。借助《2021年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USICA)》,华盛顿打算与七国集团国家展开更大规模的合作,统一愿景,充分发挥海外开发金融工具的潜力。这些金融工具包括美国开发金融公司、美国国际开发署、进出口银行、千禧挑战公司、美国贸易发展署以及交易咨询基金等辅助机构。这项价值40万亿美元的计划提出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愿景,旨在帮助发展中国家与七国集团政府建立伙伴关系,到2035年时满足发展中国家的部分需求。

但问题依然是:对中国的崛起,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是否反应晚了?

即便是美国牵头与英澳订立三边安防协定可能也迟了一步。核动力潜艇和其他新兴技术,如网络能力、人工智能、量子技术和额外的海底能力,预计要到2040年才能交付。到那时,中国很可能已经将其技术能力和经济繁荣加速提升到了更高的水平。美国的确是有远见的。中国想要借助其“一带一路”战略,完成其在军事上和经济上主宰世界的使命。

与所有国家贸易,却不与任何国家结盟

任何国家想要追求军事进步、人类发展和社会福利,经济都是驱动力。正如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提醒的那样,美国应该追求“和平、商贸和与所有国家建立真诚友谊,但不与任何国家结盟”。

然而,在当前形势下,美国与中国的经济竞争变得越来越具有挑战性。例如,截至2021年,美国欠中国1.1万亿美元债务。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估算,国会议员兰迪·福布斯(Randy Forbes)计算出华盛顿每天要向中国支付近7400万美元的利息。

此外,中国有107项双边投资协议生效。此外,中国还谈判了24项自由贸易协定(FTA),其中16项协定已经签署和实施。而另一方面,美国只与20个国家签署并生效了14项自由贸易协定。

中国与外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图源:新华网

然而,“一带一路”倡议并没有取得完全成功。由于缺乏透明度和问责,许多国家取消或限制使用来自中国的资金。

此外,中国还面临内部治理问题和边界冲突。国内挑战包括人口老龄化、少数民族问题、人权问题、房地产问题以及像收入不平等这样的结构性问题。

就地区而言,中国与14个邻国中的大多数都存在领土争端。其中包括钓鱼岛(日本)、南海(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其他国家)及其喜马拉雅山边界(不丹和印度)。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在这些争端中扮演的角色尤其引人注意。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可能会继续在喜马拉雅山边界争端中牵制印度的军事力量,以消耗印度的国家资源,并遏制其参与四方集团的印太战略。

尽管存在边界冲突,但中国一直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且印度是贸易逆差国。然而,在2021年,美印双边贸易额超过了中印贸易额,且印度是入超国。这一趋势可能会进一步巩固这两个全世界最庞大和最强大民主国家间的关系。

现在向何处去?

所有这些证据表明,为了制衡中国,除了提供军事和安全保障之外,美国还需要提供替代经济选项。

美国领导下的B3W愿景似乎太过渺茫。发展中国家的现实需求则更加紧迫。为了赢得外交竞赛并与世界各国建立信任,中国承诺在已允诺的2亿剂新冠疫苗之外,再向非洲国家提供10亿剂中国产疫苗。对此,美国购买了超过10亿支辉瑞针剂,预计到2022年底会将它们分发到100多个国家。

美国现在已经认识到战略性国家和小国家的重要性。中国早就认识到了联合国体制(联合国安理会除外)内 “一国一票”的价值。事实上,北京在联合国外交中,特别是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联合国专门机构中,一直奉行小国战略,以促进中国的国家利益。

美国和G7民主国家现在已经认识到了中国这一精明的联合国战略。大约30个人口在100万以下的小国被邀请参加此次民主峰会。

每个民主国家的行为处事都是以国家利益为重,而国家利益的核心主要是经济利益。对那些想要发展自己的“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中国的经济激励措施似乎很有吸引力。如果美国开始提供替代中国方案的经济计划,这将有助于民主价值观和自由的蓬勃发展。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二战后提出马歇尔计划,重建西德、意大利、其他西欧国家和日本。

事实上,经济复苏将有助于威尔逊主义保持生命力。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国家利益”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