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王思远:印度国防参谋长拉瓦特坠机身亡,这事儿重要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思远】

2021年12月8日,印度首任国防参谋长比宾·拉瓦特在搭乘直升机飞往印度威灵顿国防服务学院的途中不慎坠机,经抢救无效后死亡。

事件发生后,印度朝野震惊。表达哀悼和惋惜之余,人们对事故原因提出各种猜想,地方武装击落说有之,军改失利者暗算说有之。最离谱的当属印度著名战略学者布拉马·切拉尼提出的十分具有科幻色彩的阴谋论。切拉尼认为,印度国防参谋长坠机身亡,同2020年台湾伪“国防参谋长”沈一鸣乘直升机坠机身亡颇为相似,因而本次坠机事故恐是中国策划,意在拔除这个对华“强硬派”。种种猜测折射出外界对这位印度国防参谋长的评价,他的离世也不可避免地让印度军改前景和中印关系未来充满想象。

坠机事故现场,图自印媒

印度国防参谋长,有何不同?

从布拉马·切拉尼的角度出发,两位都是国防参谋长,职级类似,最后都是因直升机事故身亡,不免让人浮想联翩。然而,这种穿凿附会不仅体现出这位印度学者对两种军队体制的无知,更是无意中抬高了自家军队的相对地位。

事实上,印度军事体制承袭英国。国防部为国防执行机构,它既是政府行政部门,又是军事最高司令部。国防大臣是国防部最高首长,一般由文官担任。国防参谋长负责与军事战略和作战方针有关的事务向国防大臣提出建议。与台军承袭的德式军事体制相比,“国防参谋长”更像是“国防部长”的顾问,缺乏直接调动三军的权力,只能协调三军行动。

印度独立后,由于担心军队政变,介入文官政治,因此尼赫鲁等印度第一代领导人对军队十分警惕,文官主导的国防部被赋予全面的军政权和军令权,即军队不设类似总参谋部性质的统一领导机构,陆海空三军在国防部直接领导下分别建立各自的行政管理与指挥体系,军种参谋长作为军种最高指挥官,上对国防部长负责,下对本军种行使作战指挥职能。

为了协调各军种活动,印度在国防部内下设三军参谋长委员会,由陆海空军参谋长组成,在兼顾三军的原则下,委员会主席由3人中任职最久者担任。三军参谋长委员会是国防部最高军事咨询委员会,负责就武装力量建设和使用的重大问题向国防部长提出建议。

然而,受国防部管辖、处于权力核心的文官集团并不愿军方代表介入决策层,文官主导的国防部往往直接越过三军参谋长委员会独立行使决策与指挥权,三军参谋长委员会被完全“架空”,成为无实权的协调部门。

1999年5月,印巴爆发卡吉尔冲突,印军指挥体制不顺畅、军种间协调不力等弊端暴露出来。战后,印度政府成立的“卡吉尔调查委员会”和“部长小组”针对三军参谋长委员会功能弱化的问题,提出设立“国防参谋长”一职,并成立“国防参谋部”指挥三军,试图解决三军分立体制带来的弊端。但在国防部保守势力的强烈反对下未能如愿。直到2019年,在强势领导人莫迪的推动下,印度国防参谋长“姗姗来迟”。

印度国防参谋长拉瓦特(中) 资料图来自路透社

首任国防参谋长,什么来路

现年62岁的比宾·拉瓦特出生于北阿坎德邦的拉其普特家庭。父亲曾是印度陆军中将。军校毕业后,拉瓦特在其父亲麾下担任少尉。同其父一样,拉瓦特也曾在印度历史悠久的第11库尔廓步枪团服役,长期负责在边境地区清缴叛乱。1987年中印对峙期间,拉瓦特曾被部署至中印边境一线,准备应对可能的战事。

2015年,为了报复18名印度士兵在曼尼布尔西部被伏击,身为中将的拉瓦特亲自指挥部队越境打击缅甸境内的分离组织。2016年拉瓦特同样参与策划对巴基斯坦境内极端组织的越境打击,广受好评,被誉为印度军中平叛和高空战争的里手行家。也同样在这年,拉瓦特平步青云,官运亨通,先是出任印度南方军区司令,7月升任陆军副参谋长。年底,莫迪政府一反印度军队长久以来的传统,任命拉瓦特担任陆军参谋长。拉瓦特也因此超越资历更加深厚的时任印度东部军区司令拉文·巴克希中将和南部军区指挥官哈里兹中将,成为当时陆军最高指挥官。

这一出人意料的任命引起舆论广泛争议,部分媒体将莫迪政府此举视作“军队政治化”。有人甚至预计拉瓦特退役后将加入RSS,并像印度国家安全顾问阿吉特·多瓦尔和印度外长苏杰生那样,成为印度人民党的议员。2019年底,拉瓦特在莫迪支持下担任印度首任国防参谋长。

事实上,早在担任陆军参谋长期间,拉瓦特就提出了陆军重组倡议。之后不久,印度陆军发布新版《印度陆军陆地作战条令》,提出建立合成化的战斗旅——“综合战斗群”。“综合战斗群”规模小,要素全,反应能力强,可快速进行部署。它减少了指挥层级,指挥效率高。同时,“综合战斗群”合成化程度高,协同更加密切,可作为独立的作战单元遂行作战任务。此外,拉瓦特在重组陆军指挥机构、重新规划陆军军官和士兵发展路径方面也进行了大幅度的改革。

或许是在担任陆军参谋长期间大刀阔斧地推进改革,拉瓦特进入了印度核心决策层的视野。莫迪总理在2019年印度独立日讲话中宣布将设置国防参谋长一职后不久,拉瓦特在12月30日被任命为印度首任国防参谋长。

当地时间2021年12月10日,印度新德里,因坠机事故遇难的国防参谋长拉瓦特的葬礼在当地举行。@视觉中国

任上“大嘴巴”,频频惹争议

设立国防参谋长,旨在统一协调陆海空三军,加强文官与军方之间的沟通,将军方意见直接纳入政府决策体系,改变此前藉由文官出身的国防部长参与决策的情况,以此协调推进酝酿已久的联合体制改革。因此,拉瓦特的主要任务是整合海陆空三军。

上任以来,身为国防参谋长的拉瓦特尽管也曾公开阐述印度军改的蓝图伟业,将印度17个单一兵种司令部合并为4个联合战区司令部。其中,西部战区联合战区司令部将负责与巴基斯坦接壤的边界,军方称之为;北方战区司令部将负责与中国的边境。海上司令部将负责印度洋地区的安全;一个名为安达曼和尼科巴司令部(ANC)的岛屿司令部负责向东印度洋投射力量。

但从实际出发,拉瓦特并未推动印度军改有实质性进展。长期以来,印度空军十分担心将印度“有限的空中资产”划分给不同的战区,导致印度空军的指挥权被架空,因此对联合体制改革颇多顾虑。

2021年7月2日,拉瓦特曾表示,印度空军当下的主要资产就是分布在各主要战区,未来也不可能将所有防空资源整合起来划归空军指挥,印度空军只是“支持部队”,负责在行动中支援陆军和海军行动。这一言论当即引发空军将领不满,印度空军上将RKS Bhadauria表示,空军不是一个配角,在任何一个综合战区都能发挥巨大作用,这绝不仅是支持。

两位高级将领的隔空“互掐”,直接反映出印军因划分综合战区司令部而产生的矛盾。2021年9月,拉瓦特更是无视空军的担忧,考虑将新购进的36架阵风战斗机分别部署在哈里亚纳邦的安巴拉和西孟加拉邦的哈西马拉,以同时应对东西两个方向的威胁。除此之外,拉瓦特还在推进军改的过程中提出削减青年退伍军人补贴,引发退伍军人的广泛不满。因此,在得知拉瓦特坠机后,部分印度退伍军人弹冠相庆,使得不少网民猜测是印度空军背后策划。

尽管拉瓦特在军改问题上“能力有限”,但是在外交问题上他似乎“活力十足”。拉瓦特长期渲染“中国威胁”,不仅给中印关系稳定发展制造障碍,更是给他的外交官同事制造麻烦。

2021年,9月15日,拉瓦特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正在和伊朗交朋友,中华文明和伊斯兰文明之间正在进行某种联合,未来中印将面对“文明冲突”。此番言论引起印度国内外一片哗然。9月16日,正在出席上合外长会的印度外长苏杰生向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表示,印度政府不支持任何“文明冲突论”,与拉瓦特的夸张言论进行切割。

11月11日,拉瓦特再次在公开场合无端炒作“中国威胁”,他公开表示,中国超越了巴基斯坦,成为了印度最大的敌人和安全威胁;并以此兜售三大战区军事改革,以牺牲中印关系和平稳定为代价,为印度陆军在军改中牟利。

从拉瓦特的言行不难看出,身为一名军人,40年的戎马生涯中让他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提倡建立合成化综合战斗群的提议,表明他看到了现代战争的发展方向,认识到了印度军队现代化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但身为一名国防参谋长,拉瓦特缺乏协调三军的宏观视野和工作方法,其思维和眼界始终局限在陆军,无法用平等的心态看待海军和空军,反而阻碍了联合体制改革的步伐。

斯人已逝,未来谁能继任印度国防参谋长这一要职,既决定了印度军改的方向和步伐,也免不了在隔阂颇深的印军内部掀起新一轮的博弈和角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