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张维为《这就是中国》第124期:美式反恐,越反越恐


“美国发动的所谓‘全球反恐战争’,带来了越反越恐这样一种局面。背后是美国这个国家缺少智慧。”

“一个意图毁灭伊斯兰文明的元凶,居然在伊斯兰世界反恐,号称‘要启蒙野蛮民族,建立新的天堂般的民主社会’,你觉得这不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美国是否会放弃它武装干涉他国的霸权反恐思维?”

在东方卫视12月6日播出的《这就是中国》第124期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院长张维为教授和还有来自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的特邀研究员,同时也是上海社科院宗教学研究室主任邱文平老师,从历史角度来分析伊斯兰世界对所谓“恐怖主义”的心态,以及“美式反恐”以狼狈结局收场的原因等话题。


张维为:

20年前发生了“9·11”事件,恐怖分子劫持了民航班机撞向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双子塔,造成将近3000人死亡。一个月后,美国以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庇护“9·11”策划者“基地组织”为由,发动了阿富汗战争。美国推翻塔利班政权和2011年击毙本·拉登后,美国军队还是继续留在阿富汗,扶植亲美傀儡政权,企图永远地控制阿富汗。

2003年,美国又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与“基地组织”有密切联系等等捏造出来的借口,发动了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政权。美国还以铲除恐怖主义的根源为名,推进所谓的“中东民主进程”,造成了利比亚、叙利亚等中东、北非国家的内战。

2003年,美国以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发动伊拉克战争。来源:纽约时报

从阿富汗战争爆发,到今年8月美国从阿富汗狼狈撤军,美国的反恐战争造成了多少生灵涂炭,多少流离失所,真是罄竹难书。据公开统计,美军入侵阿富汗后,当地3万多平民百姓惨死,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伊拉克战争中约20万到25万平民百姓死亡,伊拉克境内至今仍然有2500万枚地雷以及其他爆炸物尚未移除。美国一手炮制的叙利亚危机,直接导致38.7万人死亡,670万人无家可归。

2021年8月31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声明称,今天1800万的阿富汗人,也就是阿富汗人口将近一半需要人道主义援助才能够幸存。

美国的所谓“全球反恐战争”,还使国际恐怖主义有增无减,它不仅催生了一个新的国际恐怖主义组织——“伊斯兰国”极端组织,而且使欧美国家频繁发生“独狼式”的恐怖袭击事件,其中大部分“独狼式”的恐怖分子都受到“伊斯兰国”的这种意识形态的影响,“美式反恐”为什么越反越恐?我想主要是下面四个原因。

阿富汗危机:2021年9月月,数百万人的粮食供应可能告罄。来源:联合国

第一,美国始终没有认清恐怖主义问题的根源,它无法采取标本兼治的方法,恐怖主义具有多重根源,比方说宗教原教旨主义问题、失业问题、贫困问题、文盲问题,西方与伊斯兰之间长期存在的宗教文化政治冲突等等问题。这也包括长期以来美国“一边倒”地支持以色列中东政策,这是美国与伊斯兰国家关系持续紧张和中东地区普遍存在着反美仇美情绪的一个主要原因。

第二,美国错误地认为美式民主模式适用于所有国家,企图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国家打造“民主样本”,结果自然是严重水土不服。美国把民主简单等同于多党制加普选制,结果摧毁了这些国家内部的、部落之间、教派之间、族群之间这种敏感的平衡,结果造成了连绵不断的内斗和内战。

第三,美国只知道以暴制暴,结果是无数生灵涂炭,使中东地区反美情绪更加高涨,使美国在中东失去民心,也使恐怖主义蔓延的土壤更加肥沃,恐怖活动更加猖獗。

第四,美国一贯奉行双重标准,谋求自己的一己私利,将反恐全面地“政治化”和“工具化”。如果美国人被杀害了,那是恐怖主义行为,如果是中国人被杀害了,那和恐怖主义无关。

美国还热衷于利用恐怖组织来遏制他国,2020年,美国时任国务卿蓬佩奥,就把曾经被联合国定性为恐怖组织的“东伊运”移出了恐怖组织名单。美国打着所谓“宗教自由”,“保护少数民族人权”的旗号,抹黑中国新疆地区的反恐和去极端化的行为,而且直接地间接地支持分裂中国的各种极端势力。同样为了推翻叙利亚的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美国又暗中支持“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包括向它提供武器,结果使“伊斯兰国”组织迅速地壮大。

恐怖组织“东伊运”被移出了恐怖组织名单。来源:美国国务院

不久前北约前秘书长索拉纳也撰文反思美国反恐战争失败的原因,指出美国本应该在反恐斗争中与阿富汗周边的中国和俄罗斯合作。但美国没有这样做,如果美国选择与中国合作的话,至少可以在阿富汗做成一批发展项目,帮助阿富汗人民改善生活;如果美俄合作,至少可以让更多的资源从北面通道进入阿富汗。

两年前,我和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在广州进行过一次比较深入的交谈,他对我说他个人和塔利班的关系有时候好有时候坏,但他个人认为塔利班不是恐怖组织,不向外输出宗教,他们完全致力于阿富汗国内的斗争。卡尔扎伊说,他们不是瓦哈比教派(瓦哈比教派是伊斯兰教中的一个极端主义教派,与许多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活动联系在一起),该教派传入中国新疆后,也催生了新疆的一些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行为。

卡尔扎伊觉得美国人的战略很混乱,一会把“基地组织”看做是恐怖主义组织,一会把塔利班看成恐怖主义组织,这表明美国对阿富汗内部的情况的了解是一种非常漫不经心的态度,一切都是围绕美国自身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