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俄罗斯一票否决联合国气候决议草案被“围攻”,中方说明弃权理由


【文/观察者网 鞠峰】

当地时间12月13日,一项联合国气候与安全问题决议草案被俄罗斯一票否决,该决议历史上首次试图将气候变化和“国际和平与安全”联系在一起。15个安理会成员中12个投出赞成票,俄罗斯的否决遭到“围攻”。美方特使再次“代表普世价值”,控诉俄罗斯“让世界失望”。

中方在投票中弃权,中国特使指出,不应把气候问题“泛安全化”。

据美联社12月13日报道,这项气候与安全问题决议草案由现在的轮值主席爱尔兰和尼日尔提出。草案呼吁将“气候变化对于(国际)安全的影响”纳入安理会管理冲突的战略以及维和行动或政治任务中。草案还要求联合国秘书长将与气候相关的安全风险列为预防冲突的“核心工作”,并定期对如何在特定热点地区应对这些风险做报告。

爱尔兰驻联合国特使杰拉尔丁·纳森 (Geraldine Byrne Nason) 表示,联合国安理会“早就应该”处理这个问题。

俄罗斯驻联合国特使瓦西里·内本齐亚举手反对草案 图自外媒

草案称,更强的风暴、海平面上升、频繁的洪灾、旱灾以及气候变暖的其他影响,可能会加剧国际局势紧张感和冲突,并可能“对全球和平、安全与稳定构成重大威胁。”

这项决议草案获得联合国113个成员支持,包括15个安理会成员中的12个。印度投反对票,有一票否决权的俄罗斯将草案否决。中方弃权。

俄、中、印等国特使普遍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放在更大的框架下处理,例如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将气候变化纳入安理会的职权范围,只会加深上个月在苏格兰格拉斯哥举行的气候谈判所指出的全球分歧。

俄罗斯驻联合国特使瓦西里·内本齐亚 (Vassily Nebenzia) 指出,该决议是为富裕西方国家干预他国内务提供借口。决议草案将“一个科学和经济问题变成一个政治化的问题”,把安理会的注意力从引发各地冲突的“真正来源”转移开。

“这种方法将是一颗定时炸弹,”内本齐亚说。

据《纽约时报》报道,这也是安理会今年首次一票否决一个草案。支持该草案的多国外交官们表示,193个成员中至少113个支持这项决议,俄罗斯否决的,是一个得到广泛认同的决定。

爱尔兰特使纳森对记者表示,爱尔兰和尼日尔都“极度失望”,“我们非常清楚,这项决议是有历史价值且至关重要的。”尼日尔大使阿卜杜·阿布里也称,“否决权的力量可以阻止草案获得批准,但它无法掩盖现实。”

此外,爱尔兰和尼日尔特使对一票否决权发出质疑,称这项权力“是不合时宜的”。“如果安理会不去适应气候变化等新挑战,将永远无法履行其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使命。”

美国对俄方的立场发出猛烈批评。美国驻联合国特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说,称俄罗斯阻碍决议的行为“令世界失望,毫无道理。”

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坚称,气候危机正是安全危机,而且是“这个时代最紧迫的危机之一”,只有安理会才能确保将气候变化对安全的影响纳入预防和缓解冲突、维和、建设和平、减灾和人道主义响应等关键工作中。

“所以我不得不说,我们对俄罗斯阻止安理会采取这一重要步骤来应对气候危机的后果感到失望,”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宣称,“今天,该决议的否决让世界失望,采取这一行动是没有道理的。”

她强调,今天绝大多数安理会成员都支持了该草案,这个趋势“无法被阻止”。


美国驻联合国特使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发言 视频截图

然而,中国和印度对“把气候和安全联系起来”的想法表示质疑。印度驻联合国特使提鲁穆蒂强调,气候议题应该放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讨论,这更为合适。

“安理会需要的,不是政治表演,”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说。他指出,气候变化可能影响和平与安全,但不应把气候问题“泛安全化”

张军说,气候变化是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不可持续发展模式的产物,只有在绿色转型和可持续发展的进程中,这个问题才可能得到根本解决。气候变化可能影响和平与安全,但气候与安全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比较明确的是,同气候变化这一宏观概念相比,环境退化、旱涝灾害、粮食短缺、资源分配不公等,是可能引发紧张和冲突的更加现实和直接的因素。从气候变化到安全风险,到底有什么样的传导机理,目前还远远没有搞清楚。分析气候因素对安全风险的驱动作用,一定要结合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才有可能得出有现实意义的结论。

“决议草案对上述这些重要问题都没有涉及,这显然没有把握住讨论这一问题的方向,有失公平。中方感到关切的是,如果沿着这个方向走下去,将为发达国家摆脱历史责任、拒不履行承诺提供新的借口。”张军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