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3.8亿美元!美体操队前队医性侵案受害者达成和解


(观察者网讯)12月13日,由美国女子体操队前队医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性侵案所引发的,长达5年的法律拉锯战终于告一段落了。

根据法庭文件,共有超过500名受害者寻求赔偿。根据受害者们与美国体操协会、美国奥委会和残奥委会及其保险公司达成的和解协议,她们将得到高达3.8亿美元的赔偿。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据《华尔街日报》12月13日报道,当天,美国体操协会、美国奥运和残奥委员会及其保险公司同意出资3.8亿美元,与纳萨尔性侵案的受害者达成和解。这也是有史以来,为性虐待受害者提供的最大赔偿金额。

根据和解方案,美国体操协会将直接出资约3400万美元,再加上向美国奥运和残奥委员会贷款600万美元,用于赔偿。

共有超过500名受害者寻求赔偿。其中就包括美国体操名将,西蒙娜·拜尔斯(Simone Biles),以及艾莉·雷斯曼(Aly Raisman)和麦凯拉·马罗尼(McKayla Maroney)等奥运金牌得主。

作为和解的一部分,美国体操协会与美国奥运和残奥委员会及其保险公司同意将部分董事会席位指定给性侵受害者,并推行其他旨在保护运动员未来免受性侵犯的新政策。

这样一来,这场长达五年的法律拉锯战终于画上了句号。

案件主角,现年57岁的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曾在密歇根州立大学和美国体操协会长期供职,1986年开始担任美国体操国家队的运动训练师。在密歇根大学工作期间,身为医学副教授的纳萨尔是该大学女子体操队的队医,同时也为其他女子运动队提供医疗服务,纳萨尔也在美国体操队长期担任医生,曾是四届奥运会美国女子体操队的随队医生。

2017年11月22日,美国女子体操队前队医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在法庭上

在数十年的职业生涯中,纳萨尔多次以治疗名义性侵体操选手,其中包括大量未成年人。1997-2015年间,曾有7名女性向教练、训练员、校方甚至是警方提及纳萨尔的不当行为,警方也曾两度调查纳萨尔,但都不了了之。

2014年,密歇根州立大学曾对纳萨尔发起调查,但最后依旧认定纳萨尔是清白的。

直到2016年,媒体的大量报道,以及运动员站出来指控,才引起了检方追查。多达156名受害者作证称,曾遭到纳萨尔性侵,其中包括雷斯曼、马罗尼、维贝尔等美国奥运体操冠军。证词显示,纳萨尔在长达几十年的行医生涯中,以“医学治疗”为幌子对100多名女性进行了性侵害,受害者几乎都是未成年人,有的受害人只有6岁,有些性侵犯甚至是在父母在现场的情况下发生的。

2017年11月22日,纳萨尔承认,性侵了七名未成年人,其中三人未满13周岁。2017年12月7日,拉里·纳萨尔因持有儿童色情物品,被联邦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0年。2018年1月24日,纳萨尔因为多项性侵罪名,被判监禁40至175年。

值得注意的是,纳萨尔此前逍遥法外多年,联邦调查局(FBI)难辞其咎。据《纽约时报》透露,早在2015年,就有运动员向联邦调查局(FBI)报告了纳萨尔性侵一事,但始终没得到及时回应。

今年9月,24岁的拜尔斯在作证时说:“我想明确一点,我认为这是拉里·纳萨尔的错,但也是纵容和实施其虐待的整个系统的错。”

2021年9月15日,美国华盛顿,因不满FBI对纳萨尔性侵案件调查结果,美国体操队员出庭作证。图自视觉中国

2015年,当时19岁的美国体操运动员马罗尼,给联邦调查局探员打了三个小时的电话,描述她遭受的虐待。马罗尼说,当她说完时,探员答道,“就这些吗?”她说,对方缺乏同理心让她感到崩溃。

“FBI不仅没有上报我被虐待的事,而且当他们终于在17个月后记录我的报告时,他们对我讲的内容提出了完全不实的说法,”马罗尼作证时说。“他们选择对我所说的内容撒谎,保护一个连续猥亵儿童的人,而不是保护我以及无数其他人。”

另一位性侵受害者,艾莉·雷斯曼(Aly Raisman)也控诉称:“FBI让我感到我的虐待是无所谓的,不是真的。”

对此,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A. Wray)承认该部门对此案处理不当,并向受害者道歉。他说FBI解雇了一名早期参与此案的特工,也就是和马罗尼通话的迈克尔·兰格曼(Michael Langeman)。

但这一回应显然无法让人满意。对此,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Patrick Leahy)表示,雷的回答不会给体操运动员带来任何安慰,远远不够。

他说,体育和政府官员以及任何对纳萨尔的虐待“视而不见”的人都应该面临刑事指控。“很多人都应该坐牢,”莱希说。

13日,一位受害者的律师称,和解是“历史性的”,接下来,他们将继续对未能调查的官员“追求正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