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沈逸:前日本首相大放厥词背后是蠢蠢欲动的右翼战犯基因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最近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现出了较为惊人的活跃度,在多个场合就台湾问题大放厥词:

先是数周前在一场台湾民间智库会议上声称,“台湾有事”即“日本有事”,也就是“日美同盟有事”;

13日又现身一日本电视台节目,表示台湾突发事态影响日本安全;

14日在一场于台北举办的安全论坛上强调,“当台湾及其民主受到威胁时,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严峻的挑战,而对日本更是如此”,并表示大陆若武统台湾,将会是“自杀”行为。

综合来看,安倍基本的话术框架具有非常典型的“狐假虎威”的特点:用“日美同盟”背书,说着华盛顿方面都不敢说的狠话,加上其前日本首相的身份,用日美军事介入的说辞,公然干涉中国的内政与核心国家利益,气焰相当嚣张。

安倍晋三接受新闻节目采访(资料图/日媒)

人们比较好奇的是,安倍晋三这位2020年刚刚因为疑似大肠癌“病退”的前日本首相,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1954年出生、迄今为止不满70岁的安倍是因为灵敏的政治嗅觉感到又有复出的机会了,还是有些更加深层的基因,或者更加直白地说,潜伏在安倍体内来自日本甲级战犯家族的某些基因又开始蠢蠢欲动,所以用这些看上去非常不符合谨慎、保守、暧昧的日本传统政坛风格的荒诞言论,来为某些势力的重新崛起在张目?这显然是值得仔细分辨的。

熟悉安倍晋三的人都知道他来自日本的政治世家。从历史上看,这个政治世家的背景,对安倍晋三最深刻的影响,或许主要不是日本政坛的人脉,也不是连出多任首相的荣耀,而是深入基因的专属于日本战犯一代的记忆,一种独特的日本右翼的血脉与基因的传承:

安倍晋三的外祖父是从巢鸭监狱被释放的甲级战犯岸信介,除了从战犯变成日本首相的传奇经历,岸信介更值得关注的是他曾经有过的外号“昭和妖怪”,而这个“妖怪”说的是岸信介在中国东北的各种作妖。

1917年,岸信介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同年,进入农商省,在该省文书科、临时产业局等处任事务官,农商省分拆后进入商工省。

1925年后历任商工省工务、文书和统计科长,1935年升为工务局长;在此期间,岸信介以文职官员的身份,私下与日本右翼势力大本营军部发展出了密切的关系。

1936年,岸信介基于政治精算,辞去了在日本政府内部的职务,直接跑去了日本在中国东北扶持的“伪满洲国”,开始了新的冒险与投机生涯。

凭借与日本军部高层的特殊关系,岸信介很快与当时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满洲国总务厅长星野直树、满铁总裁松冈洋右、满洲重工业开发株式会社会长鲶川义介等四人,并称为“满洲五巨头”。比较其他四人,岸信介最大的法宝就是在中国通过大肆种植和贩卖鸦片,来搞活日本制造的所谓满洲国的所谓经济,再加上其个人性喜渔色,喜怒无常,所以很快也拿到了“昭和妖怪”的绰号。

岸信介和3岁的安倍晋三(资料图/日媒)

1939年从中国东北调回日本国内之后,岸信介非常自然地和东条英机凑到了一起。1940年,岸信介任日本商工省次官、1942年出任东条英机内阁商工大臣,曾在昭和天皇的对美宣战诏书上副署。

等二战结束,岸信介顺理成章地被定为甲级战犯关入巢鸭监狱。但极具日本右翼极端分子灵活身段的岸信介毫无心理负担地找到了脱身之策,即与美方合作,根据美方要求提供东条英机的相关材料。

美方很快看上了这个身段灵活,知道怎么为美国提供周到服务,且具有强烈反共倾向的日本政客,美国情报机构的评估报告将其看作是“创造一个服从美国的日本”的最佳人选。由于得到了在战后日本事实上享有太上皇地位的美国的信任,岸信介从巢鸭监狱释放后,平步青云,很快成为日本政坛的风云人物,直到成为日本的首相。

需要说明的是,岸信介骨子里是坚定而典型的日本右翼,后世旁观者看来极为不堪的舔跪美国的各种表现,对日本右翼来说,无非是依附强者,保存生命,再随时准备等强者力弱时反戈一击的标准战术。

所以,作为日本的首相,尽管与美国的合作极为顺畅,但是岸信介仍然在1960年1月19日主持推动了《日美安保条约》,通过与美国签订新的美日安保条约的方式,将悬挂在日本右翼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即驻日美军“镇压日本国内暴乱”的所谓“镇暴权”条款,实质性地从条约中移除了。